第55章 家里好热闹

王敢当听见这话以后一阵尴尬,张清明看见他的窘态立刻掏出手机说。

“就住院费的事情,吵吵啥啊?这钱我先替他垫上。”

说着就要给护士转账,护士却说自己只是来下通知的,交钱得去收款台。

两人无奈,只能重新折返回去大楼里缴费。

王敢当也没跟张清明客气,直接拍着胸口保证以后一定把这钱还他。

处理完医院的事情,张清明直接带着王敢当回了家。

刚刚打开房门,立马就听见了里面传来阵阵悦耳的笑声。

“我老妈挺高兴啊!三叔就有办法……”

结果推门进去以后,张清明根本就没看见自己三叔,只有昔云和老妈坐在客厅聊天呢。

此时的昔云已经换下一身白衣,穿上张清明的白色运动装,那头上的长帽和脸上的遮脸帘也已经不在了。

只见她有着白皙的鸭蛋脸,眉下是莹然有光的眼眸,乌亮的长发随意散着,透着一股说不出的魅力。

“这死尸还真的个美人胚子啊!”

张清明站在门口嘀咕了这么一句,立刻就被耳尖的老妈听见了。

他这个老妈叫秦慧心,并不是张清明的亲妈,而是张道金十年前续娶的妻子。

她就是一个普通的家庭妇女,只知道家里经营一家夜间开张的当铺,根本不知道真实的门道。

不过秦慧心对张清明那可真叫一个好,为了照顾好他愣是一直没生自己的孩子。

“臭小子,站在门口嘀咕什么呢?快进来!”

张清明呵呵一笑,闪身先让身后的大胖子走了进来。

“小哥,你这家还挺宽敞啊!我住哪间房啊?”

王敢当进去以后就开始四下打量起来,但是当他看见昔云的时候却是整个吓得往后跳了一步。

“我了个靠!怎么还追到这来了?”

昔云的服饰虽然已经换了,但是她身上散发出来气息是变不了的。

所以对于有道行的王敢当来说,一眼就认出她就是当初在地宫追杀自己的白影。

“小哥,你不知道色字头上一把刀啊?怎么什么东西都敢往家领啊!她可不是人!”

“我知道,你小点声!我妈还在呢,她可什么都不懂。闭嘴!”

听见张清明说这话,王敢当才注意到这个房间还有一个人。

于是他立刻变了副嘴脸,乐呵呵的主动上前伸手说。

“这位是咱姐吧?你们一看就是亲姐弟,这鼻子和眼睛跟你简直一模一样!”

秦慧心听后先是一愣,随即乐开了花似的大笑了起来。

“我有这么显年轻吗?清明啊,你这朋友可真会说话!哎呦,这身上怎么还有伤呢?快坐下说话,清明快速给这位有眼光的帅哥倒茶!”

王敢当听后立刻笑的更欢实了,立刻又是追击几句彩虹马屁。

张清明直接翻了一个白眼,然后冲着昔云就勾了勾手指。

昔云傻傻的眨了眨眼睛,起身跟着他就走进了厨房。

“我妈什么时候来的?你们都说什么了?”

昔云歪着脑袋想了想才说。

“来了有半个时辰了,她问什么我就说什么。不过她好像不相信我的话,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还不算太坏,以后别跟我家别人说太多事情,要懂得保护自己的秘密知道吗?”

“是吗?那需要我杀你妈灭口吗?我今天在电视里学会了三十四种密室杀人手法!”

张清明听见这话以后整个人都愣住了,少儿频道啥时候教这种东西了?

“等会,你今天看什么电视节目了?怎么还学会密室杀人了?”

“就是那个名侦探柯南啊,你让跟着好好学习的不是吗?”

“我滴个苍天啊!你玩死我算了……”

抱怨完一句,张清明从冰箱拿出两瓶可乐走了出去。

“家里没烧热水,凑合喝点这个吧。”

张清明手里的可乐还没递给王敢当,门口就传来了门铃声。

“我这三叔还真会马后炮!”

嘀咕完一句话,张清明放下可乐就转身去开门。

但是门打开后看见的却不是他三叔,而是一帮不认识的男人。

“你们找谁?”

张清明有些紧张,不知道对方是哪一路的人。

随即,那帮人后面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都给我让开,都一边去!”

这话一喊完,张清明眼前的男人左右分开,让出来了一条路。

熊金被人用轮椅推着来到了他的面前,只见这小子眼圈黝黑、脸色蜡黄,完全一副大病初愈的模样。

“是你小子啊,搞这么大阵仗找我做什么?”

张清明没好气的直接问了一句,熊金见好像有什么误会,连忙让人搀扶着跪在了地上。

“恩人啊!救命之恩,永生难忘!我熊金这条命以后就是您了,人也是您的了!”

这话听着意味不对啊,难不成这小子想来个以身相许?

“等等,你可拉倒吧!咱们男人之间少来这套!有事说事,别给自己找揍啊!”

张清明的话非常不客气,熊金听后却摆出了一张橡皮脸。

“是是是,大哥您说得太对了!我今天来主要就是想表达自己的谢意,您救我的经过都听说过了……感动啊!真的感动!您需要什么尽管说,我熊家不说是南沪首富吧,但是也颇有资产!只要您开口,我倾家荡产也满足你。”

张清明听后呵呵一笑,然后缓缓点头说。

“那我要你现在就转身走,马不停蹄的走!别给我添乱,救你就是顺手的事情!”

两人还在门口啰嗦的时候,房间里等的不耐烦的秦慧心走了出来。

“清明啊,这又是怎么回事啊?今天怎么来这么多朋友啊?”

张清明见状连忙转身走向熊金,在他身前小声警告。

“咱们的事情,一个字不许跟我妈说!听明白没有?”

熊金听后立刻用力的点了点头,然后笑呵呵的看着秦慧心说。

“阿姨,今天是我生日!我们约好来这过生日的!是不是?”

一帮小弟听老大这么说,立刻配合地拍手唱起了生日快乐歌。

一瞬间,张清明感觉四周的气氛尴尬到了极点。

这个时候,电梯忽然又打开了。

只见一个穿着中式休闲服、戴着蛤蟆黑墨镜,留着一头狼尾发型的中年人走了出来。

“哎呦我去,迎接我需要这么大阵仗吗?有点受宠若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