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铜钱卜卦

张清明看见这人以后额头立马升起几条黑线,不开心的神色立刻跃然面上。

“三叔,你能不能靠谱点啊?我都回来了,你才到啊?”

原来刚来的这人正是张清明的三叔张正水,是南沪市水产界的一个大佬。

“三爷?怎么是您啊!”

熊金看见张正水以后显得特别激动,连忙挤过去大献殷勤。

张正水看见他以后有些意外,微微皱眉冷声质问。

“怎么是你小子啊?怎么,是你跟我大侄子过不去的?本事不小啊,敢在太岁头上动土了……”

熊金听见这话连忙点头哈腰的解释起来,可是话还没说几句秦慧心再开口说话了。

“干嘛在门口说话啊,都进来说吧!他三叔,你怎么也有空来呢?”

张正水看见她才想起来侄子交代的事情连忙找借口说。

“没什么,我就看看他们两个人相处的怎么样了!那姑娘您也见了吧?还满意吧?”

秦慧心听了这话立刻明白了,于是笑呵呵的说。

“原来里面的姑娘是你介绍的啊?我说老三啊,你这事可有点草率了!清明他身上可有婚约呢……”

“大嫂,这都什么年代了?已经流行自由恋爱了!这事还是看咱们清明的才是。那个谁,把你的人都弄走,别在这碍眼。”

熊金立刻点头称是,然后吆喝着赶走了自己的手下。

一分钟后,剩下的人都坐在了张清明家的客厅里。

张正水看见坐在轮椅上的熊金,瞅着满身绷带的王敢当,又瞧了瞧脸色煞白的昔云。

这小子最近到底惹出什么大祸了?

该不会又去地府踢馆了吧!

想到这里,张正水缓缓转头看向张清明。

张清明此时正巧也看着他,两人立刻用眨眼暗号交流了起来。

“这到底什么情况啊?”

“别问这么多了,先把我妈想办法弄走再说!”

“我能有什么办法?”

“你没办法来做什么?快点吧,再说下去肯定穿帮了!”

张正水无奈的重重一拍大腿,然后起身笑着对秦慧心说。

“大嫂,我最近正想去找您呢,前几天刚寻到了一个偏方,有可能对大哥的伤病有效果。”

秦慧心听见这话以后立刻点头应了声好,然后张正水就掏出一张方子递到了她手上。

“这是我托瀛洲的朋友找到的古方了,还没来得及实验,您看……”

“我回去慢慢试,你留在这陪他们几个说说话吧!”

嘱咐完这句话,秦慧心就着急地跟几人告别离开了。

送走秦慧心后,张正水转身看着张清明几人立刻冷着脸问道。

“你们几个到底怎么回事?谁能站出来说明一下吗?”

他这话刚说完,熊金从轮椅上缓缓站起来说。

“三爷,这事还是让我来说吧!一切都是因为我那天多喝两杯引起的……”

熊金老老实实的将事情说了一遍,还添油加醋的顺带夸了一把张清明勇猛无敌。

王敢当听后紧紧皱眉,一脸厌恶的看着他粗声说道。

“你拍马屁我不拦着你,但你顺脚把胖爷踩几脚是几个意思?你个没良心的别忘了,最后是胖爷我拼着命将你俩背出来的好不啦!白眼狼,就该让你留下给那血骷髅当上门女婿,没良心!”

听见王敢当这顿数落,熊金顿时脸色有些不好看了。

于是他连忙过去赔不是,抱拳作揖的在那感谢。

“胖哥!你以后就是我亲哥行不行?您可以去打听打听,我熊金在道上也是能叫的上号的人!这背信弃义,丧良心的事情绝对不会做!以后只要胖哥吩咐,我熊金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好兄弟!讲义气!有情义!”

两人四手相握,眼睛里竟然有了惺惺相惜的神情。

张清明看着这俩活宝唱大戏似的表演,忍不住拿起沙发上的靠枕就丢了过去。

“你们俩够了啊,别在这耍宝了!”

熊金和王敢当对视一眼同时呵呵傻笑了起来。

张正水听完这些事情以后一言不发,右手掐指简单算了一下后才开口说。

“你们几个遇到一起,绝对不会是什么偶然!天底下就没有什么事情会是纯粹的偶然!肯定有事儿……”

说着,他从兜里缓缓拿出了一个巴掌大小的龟壳和三枚乾隆通宝的铜钱。

“哎呦,三爷可是多年没开过卦了!今天咱们算是赚着了,等着涨见识吧!”

“有这么神吗?胖爷我小时候又不是没学过,一次都没算准过。这可没科学依据了!”

张清明听见胖子说出这话差点笑喷出来,他一个茅山道士竟然跟大家讲科学依据?

昔云瞪大了眼睛,满是好奇的盯着龟壳和铜钱看。

“这是什么东西?他要拿王八的尸体做什么?”

听后张正水立刻尴尬的咳嗽几声,张清明见状连忙坐到她身边做起了义务解说员。。

张清明解释说,卜卦这事最早的时候能追溯到周文王时期,初始被称为龟卜之法。

后来经过千年改良,经历蓍草之法,最终演变成如今的摇钱之法。

这卜卦铜钱数量是大有讲究的,之所以要选三这个数,其一是因为它内蕴易的三易,即变易、不易和简易。

铜钱经千万人手,是为变易;其价值恒定,是为不易;其简化交易流程,是为简易。 其二,铜钱有正反面,字为阴、背为阳,合于阴阳,其造型是外圆内方,象征天圆地方,并且外圆为天、内方为地、用钱为人,合于三才。 其三,三枚铜钱每个均为两面,合于“三天两地而倚数”。

数目为三个,每次便只有四个结果合于四象;起好一卦要六次,共十八个正反面,又合于“十有八变而成卦”。

张清明在跟昔云解释的时候,王敢当和熊金也是听的非常入神。

“原来这算卦还有这么多讲究呢?我就说能涨见识吧!”

“我了个靠,这次我真是丢人妈妈给丢人看门,丢人到家了。”

张清明不想理会这俩哼哈二将,连忙转头看向自己的三叔。

此时他已经起好了三卦,正在起第四卦。

几人看着张正水的脸色难看,心里不禁同时咯噔了一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