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被赖上了

马寒灵说完这话竟然转身就走了,王敢当疼的抱着脚龇牙咧嘴的。

“我招谁惹谁啊?”

张清明根本不理会那边的事情,依旧自顾跟昔云聊天,根本没有任何要追的意思。

“昨天晚上店里有什么麻烦吗?”

昔云听见这话以后,转身走回去拿起一个老旧的铜盆说。

“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就是替你收了一个盆。”

张清明听后微微一皱眉,然后接过盆看了看说。

“这是晚清时候的东西,不值什么钱。你收他做什么?”

“有个老太婆说来当东西,我就帮你收了。”

听见这话以后,张清明的眉头皱的更紧了一些。

“是不是一个百年的老鬼婆?拄着根枯木拐杖?”

昔云听后缓缓点了点头。

“对,就是她。她说跟你很熟的,还说静候你的佳音。”

听见这话以后张清明右手轻轻扶住额头,一脸无语的表情。

“她连续来过三个月了,我一直都没接她的买卖。怎么才一天就被你……”

王敢当不知道在哪找来了一罐鱼子酱,一边用勺子往嘴里塞一边问道。

“怎么了?那老东西很难缠吗?要不要我帮你解决一下,百年的道行不算什么难事……”

张清明长长叹了一口气,然后转身往沙发上一坐,拿起桌上的香烟点着一根才开口说。

“你们都不知道,她之所以一直不肯轮回,是为了一个不见不散的承诺。要找到一个七十年前的男人……”

王敢当端着鱼子酱坐在旁边,昔云也缓步走到了跟前。

“找一个人而已,有那么难吗?”

张清明转头苦涩一下,吐出一口白烟才再次开口。

“她找了七十年都没找到,你觉得这个人还活着的可能性大吗?注定是一场空的事情,何苦牵扯这段因果呢!”

王敢当听见这话忍不住下方了勺子,一脸好奇的盯着张清明问道。

“你为什么对这个因果特别看重呢?你才多大啊,干嘛在乎这些东西。”

“我的事情,你们不需要懂。你需要什么,我怎么才算报答你的恩情?咱们做个了断吧……”

王敢当听了这话连忙往嘴里又塞了两勺鱼子酱。

“老子把你当兄弟,你却想跟我了断!真是看错了你了,我告诉你,咱们的因果大了去了,这辈子很难了断了……所以啊,胖爷我以后就吃你的、喝你的、住你的,就是赖上你了!哈哈哈……”

说完这话,他起身将空罐子丢在桌上,然后转身去厨房了。

“晚上想吃什么,胖爷手艺好的很!”

张清明懒得理他,而是转头看向昔云说。

“今天帮你超度吧,送你去轮回。”

昔云听后立刻戒备的往后退了两步,然后瞪着张清明非常不满的说。

“男人果然没有一个好东西!”

“不是,你能别好的不学,专挑坏的学吗?”

昔云根本不理会他,说完这话转身也走开了。

张清明看着这俩难了断的因果,忧愁的忍不住躺在了沙发上。

“就说不能多管闲事,越管闲事麻烦越多,这到时候万一……”

刚刚自言自语了一句,张清明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喂,二叔啊!有什么指示吗?”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充满磁性的男中音。

“你爷爷可能出事了,我和你三叔已经在处理了。你最近开店的时候注意点,如果有什么消息的话记得及时通知我。”

听见这话以后,张清明呼地一下从沙发上坐了起来,脸上满是震惊的表情。

“我爷到底出什么事情了?你们在哪?我现在打车过去找你们!”

“少来添乱,老实看好店就行了。还有,这件事情先不要告诉你爸,等我们查出什么眉目再找他商量。”

“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我三叔才回去一趟我爷就出事了?你们到底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电话那头传来一声短暂的叹息,然后张清明二叔才再次开口说道。

“应该说,你小子究竟有什么事情在瞒着我们?”

二叔的这话一出口,张清明立刻愣在了当场,竟然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

还好这个时候,听筒传来一阵嘟嘟声,是有新的电话打进来了。

“先不说了,我还有个电话!你们有什么消息及时告诉我!”

二叔一句话没说就挂了,然后张清明立刻接听了新的电话。

“张大仙,有个消息我思来想去还是觉得应该告诉您一声……”

电话里传来的是熊金的声音,张清明听见这话以后又是眉头一皱。

“有话就说,有屁就放。我现在忙的很!”

“是是是,就是我刚才跟几个朋友吃饭,听说了你插手海家的那些事情……”

“少啰嗦,直接说重点!”

“好好好,重点就是海家的事情你最好别管了,这里面的水深得很!他们豪门之间的恩怨,根本不是我们这个级别的老百姓能管得了的。”

张清明听见这话以后眼珠左右转动了一下,然后他话锋一转开口问道。

“他们小区烂尾楼的事情,你了解多少?”

这话一出口,熊金那边立刻沉默了起来,过了一会熊金的声音才再次传来。

“这个事情说来有些话长了,这样吧,晚上我去您店里详谈行吗?”

“行,你只要不怕那些东西,尽管来。”

“您可别吓我了,我知道只要有您在,我一定能够逢凶化吉!有您在我就不怕!”

“算你小子有见识,那晚上见面再说吧。”

熊金还想多寒暄了两句的时候,张清明就无情的先挂断了电话。

“最近的事情怎么那么多呢,一桩桩一件件的……不是好兆头啊!”

刚刚抱怨两句,厨房传来了王敢当的声音。

“晚饭得了,都过来吃饭吧!”

张清明肚子不争气的叫唤了一声,然后利索的起身往厨房方向走去了。

另一边,城郊的一处高档墓地。

红衣女罗刹和一个独臂的男人正在缓步往里走去。

“我之前就告诫过你,非要吃亏以后才长记性吗?坏了主人的大事,你想拿几世的命来赔?”

独臂男人表情冷淡,但话里话外却透着一股肃杀的意味。

女罗刹咬了咬嘴唇停下了脚步,然后转身开始往回走。

“我的任务我会想办法完成,不需要你操心!”

两个身影就此分道扬镳,各自消失在黄昏墓园之中。

他们刚刚离开,张正水拿着一个罗盘走走停停地转入了墓园。

“该是这里了,但具体位置怎么就定不下来呢!古怪,这里肯定有古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