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龙眠墓园

张正水拿着罗盘刚刚踏进墓园,一阵莫名的危机感就爬上了心头。

这里看不见的地方,好像有无数的眼睛在盯着自己看,而且每双眼睛后面都像是藏着让人不寒而栗的杀意。

“站住!你是什么人?”

两个身穿保安制服的人快步走了出来,每人手里还拿着一根电棍。

张正水快速将罗盘收了起来,然后笑呵呵地站在原地点着了一根香烟。

“没什么,就是想我妈来了,所以来这看看她。”

张正水这话说的半真半假,真的是他的老母亲新墓地就在这里买的,假的是他们还没找好日子迁坟呢。

“出去出去,现在已经下班了,晚上禁止扫墓活动!”

一个保安立刻没好气的轰赶起来,另一个走到张正水的身后,竟然形成了一个简单的包夹之势。

“什么破规矩,你们龙眠山的人管的是不是太宽了?我在这花了几百万是为了看你们脸色的吗?”

张正水说的龙眠山就是这座墓园的名字,它是本地距离市区最近,同时也是全市最奢华的墓园。

这里每平米墓地已经被炒到了八万一平,一般小户人家最多能在这买个放骨灰盒的位置。

“你买的时候没看过购买须知吗?一定要无条件遵守墓园的规定和管理,如果不愿意遵守的话,就麻溜的把墓迁走!”

保安的态度非常强硬,根本没有任何商量的意思。

张正水看见这两条看门狗这么凶狠,对墓园里的情况更是好奇了几分。

难不成在这豪华墓地里还藏着什么秘密?

想到这里,张正水一边假装认怂往回走,一边开始琢磨怎么从其他地方溜进去。

这龙眠山也算一座颇具规模的小山,上面有大小四座陵园。

山脚下两座,半山腰和山顶各自有一座。

半山腰和山顶的属于同一个公司开发的,叫做龙眠园。

张正水被禁止入内的那一个正是半山腰处的,此刻他已经钻进了马路边的山林,开始朝着墓园方向摸索而去。

这个龙眠园规模很大,装修也非常奢华,像极了古时那些王公大臣的陵墓。

但让张正水不能理解的是,他转了整整一个大圈,却没有发现任何一个能顺利溜进去的机会。

“我靠,一个墓地周围竟然安装了几十个摄像头,还有七队保安无间断巡逻,这是怕摸金校尉来偷骨灰盒吗?不正常,太不正常了……”

张正水站在一处视线比较好的地方打量着前方的墓园,眼神中的狐疑之色越来越重。

忽然,一阵阴风从旁边刮过,刺骨的寒意吹的他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张正水当即警惕了起来,右手伸进兜里立刻捏紧了一张破煞符。

“呜呜呜呜……”

一阵女人的凄凉的哭声忽然在不远处响起,张正水闻声缓缓转身去看。

只见大概十几米外,有个红色的身影正在缓缓靠近。

她边哭边走,好像是一个迷路的可怜人。

张正水见状冷冷一笑,然后转身正面向了红色身影。

他也不说话,只是安静的看着她越来越近。

“能帮帮我吗?我是外地来这旅游的,下午上了山后就迷路了……”

说话的时候,那身影距离张正水已经不足五米,所以她的样子都能看的清楚。

只见这是一个二十出头的漂亮女人,身材高挑、丰满婀娜,穿了身红色连衣裙,和黑色高跟鞋。

只是看身材和打扮的话,一般人肯定会把她当成不干正经生意的放纵女人。

但是张正水不是一般人,他看的出来这根本不是人。

只见眼前的女人脸色惨白如纸,眼神死气沉沉毫无生气,最突出的是那一张血红双唇。

这怕是刚刚饮过血的嘴吧,不然世上难有口红会做到这般鲜艳。

“那你还真是兴趣特别啊,喜欢来别人家的墓地旅游?”

张正水毫不客气地拆穿了对方的谎话,但是那女人却没有任何慌张的意思。

“人家又不知道这里是墓园,看着山脚下古香古色的建筑,还以为这里是什么景区呢……”

这会的功夫,红衣女人距离张正水已经不足三米了。

“是吗?那我送你回去好不好?”

“好啊,人家好怕怕呢……”

说着,那女人就要往张正水的怀里钻,但是迎接他的却是一张破煞符!

砰的一声炸响,那女人直接被打飞出去五六米远,俊美的脸蛋也被炸得血肉模糊。

“该死!要你偿命!”

说着,红衣女人身形一闪,快如疾风的冲着张正水就冲了过来。

“三清神威,道法乾坤,天尊无量,破邪正道!”

一阵咒语念完,张正水双手左右开弓,多枚铜钱像子弹似的射了过去。

红衣女人身形虽然够快,但依旧被其中两个铜钱打中了身体。

一声惨叫传来,女人不得不停下攻击,转向不远处的树后躲藏起来。

张正水右手捏着铜钱,一步慢过一步的朝着她靠近而去。

“怎么了可怜人,我还想送你走呢!赶紧出来啊!”

张正水一边用声音吸引对方注意,一边快速向前跑了一步,随后手中两枚铜钱再次飞射而出!

“空的?”

这树后竟然空无一物,张正水整个人也愣在了原地。

随即整个树林上方窸窸窣窣的开始有东西落下,张正水见状本能的想退出去,但是任凭他跑的多快都没法走出那片小树林。

“鬼打墙!”

这个念头刚刚生出来,他的眼前就飘落下了一个东西。

那是一张纸制的铜钱,是古代出殡时候才会使用的冥币。

它只有小孩巴掌大小,雪白雪白的好像一个放大的雪花。

看见这东西后,张正水忍不住回身去看。

只见整片树林已经完全被这种东西覆盖满了,树上、地上、花草上都落在这种雪白的纸钱。

“到底是什么鬼东西在捣乱?速速现身出来!”

张正水见跑不了索性就不再跑了,他站在原地手中再次捏了一张天师符。

忽然,一个忽远忽近的女人笑声在树林里响起。

那声音尖锐刺耳的厉害,怎么听都不像一个正常的人能发出的声音。

俗话说的好,不怕鬼哭就怕鬼笑。

张正水这个时候脸色也紧张了起来,他知道这次可能是遇上凶东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