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麻烦不断

张清明听后冷冷一笑,右手捏了一个指诀,左手拿出一张请神符说。

“既然话都说到这份了,那就别浪费时间了。挑一个吧……”

无量大王看着张清明手里的黄符一阵皱眉,因为他从这符纸的气息上能感觉到非常强大的能量。

“挑一个?挑什么?”

张清明冷冷一笑,一字一顿的说。

“满天神佛,随便挑一个。”

话说到这里,无量大王已经知道张清明手里拿着的是什么了。

“请神符?你这跟耍赖有什么区别!有本事……”

“这就是本天师的本事!”

无量大王真想给自己找个台阶下的时候,昔云突然鬼魅一般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张清明见状暗叫一声不好,下一秒鱼肠剑就刺入了无量大王的后腰。

“该死!”

无量大王吃痛往旁边一躲,然后右手突的变长五根黑色利爪,冲着昔云的面门就抓了过去。

昔云的速度很快,咻的一下消失在了原地,等再出现的时候无量大王右手臂已经又挨了一刀了。

“可恶!本王今天非吃了你不可!”

无量大王转身,脑袋瞬间变大了十几倍,那嘴张的也有脸盆大小。

他的样子看起来凶狠,但是却没有伤到昔云分毫,因为她的动作实在是太灵活了。

一咬没中,无量大王瞪大血红的眼睛,准备吐出毒雾气进行范围性攻击。

张清明见状左手一翻,将天师符换成了噤声符。

然后,他闪电般到了无量大王身前,啪的一下将符纸贴在了大嘴上。

瞬间无量大王的嘴巴紧紧闭合在了一起,任由他怎么努力都张不开了。

没一会,张清明便看见无量大王的眼睛变成了绿色,耳朵也开始丝丝冒出绿烟来。

原来是无量大王的毒雾已经提到了嗓子眼,但突然闭嘴以后无处宣泄,便开始有些上头了。

看见这般情景,张清明右手连掐数个指诀,然后甩出一张送神符。

“走你!”

一声轻喝之后,无量大王当即被一股奇大无比的吸力给吸出了店铺,瞬间消失在了茫茫黑夜之中。

他的几个小喽啰看见这情况,吓得立刻抱头鼠窜,很快魒字当铺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昔云看见无量大王消失的方向轻轻叹口气说。

“这大块头看着也不怎么能打嘛!”

张清明听后呵呵一笑,边往外走边说。

“那是他没想真打,不然你连他三招都接不住!好了,我有事出去一下。记住了,千万别出店门。今天晚可能不太平……”

昔云嗯了一声,然后转身去电脑那边追肥皂剧去了。

张清明刚刚走出店铺,王敢当和熊金就小跑的赶了过来。

“小哥真牛批啊!打阴帅跟打儿子似的,佩服,佩服!”

“我可没这么丑的儿子,你也少吹捧,那是他没想真惹事。不然,这半条街明天都得重建才行。”

熊金听见这话忍不住回头看了看身后的街道,联想起张清明说的话不禁打了个寒颤。

“我滴乖乖,这些东西还真不好招惹啊!”

张清明刚准备上车,忽然他口袋里有个东西震动了一下,随即他便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纸人。

那小纸人一阵扭曲后噗的一声就自燃了起来,将旁边的王敢当和熊金看的呆住了。

“怎么回事?买到伪劣产品了?咋还自燃了呢!”

王敢当没心没肺的吐槽,熊金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胖哥,这该是又出什么事了吧?”

张清明长叹一口气,一脸不爽的抱怨说。

“我就说不能多沾染因果,你看这事情一个接一个的,真是个多事之秋啊!”

“又怎么了?需要胖爷帮忙的话,你尽管开口!”

“那好吧,是海家那边又出事了,但我现在过不去……你和熊金跑一趟吧,给你几张保命符。”

说完话,张清明从兜里掏出一叠黄符递给了王敢当。

王敢当接过黄符嘿嘿一笑,有装批的机会他怎么可以错过呢!

不过熊金就真的有些怂了,连忙找借口就想溜,但王敢当哪能轻易放过这个免费劳力啊。

于是,那胖子伸手一把搂住熊金,一边忽悠一边将他往车上拽。

“胖爷我上天能摘星,下海能捉鳖,但就是不会开汽车!你就跟着胖爷当个司机,然后等着吃香喝辣就行了……海家骗来的钱,咱们四六开怎么样?”

熊金还没来及的说什么,就被王敢当抓了苦力跟着走了。

两人走后,张清明也准备出发,不过在大半夜的是没法打车了。

于是,张清明只好掏出一张黄符捏在手里,而后右手捏了个指诀朗声念道。

“天地有威,间空有度,寸许缩进,飞光神行!缩!”

随着咒语念罢,张清明将手中黄符往眉心一点。

唰的一下,张清明化作一点金光消失在了原地。

几秒钟后,张清明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墓园外面。

到了这里之后,张清明观察了一下四周的情况。

在没发现什么异常后,他当即从怀里掏出了玻璃罐子,放出了那金色头的蛐蛐。

蛐蛐跳出来之后叫了两声,然后引导着张清明快速往墓园深处走去了。

这深夜之中的墓园寂静的让人心慌,放眼望去数不清的墓碑总给人一种后面藏着什么的感觉。

张清明虽然是艺高人胆大,但是此时独自一人走在这里还是忍不住有些忐忑。

“唧唧吱……”

蛐蛐的叫声好像急促了几分,张清明听后立刻加快了些步伐。

这青石子铺成的小道走起来特别的硌脚,道路两旁冰冷的墓碑一块接一块地从余光中闪过。

突然,张清明的脚步在一块墓碑前停了下来。

因为这块墓碑上的照片看起来太熟悉了!

“这怎么可能!”

张清明站在墓碑前面,看着那个笑得非常灿烂的可爱脸蛋,忍不住紧紧皱起了眉头。

这墓碑上的照片不是别人,正是整天神出鬼没的马寒灵。

看着这里的照片,联想起她之前的一切,张清明瞬间有些吃不准了。

如果说她是鬼的话,那为什么自己一点都没察觉出来呢?

张清明刚刚准备往深处思考,附近却忽然传来了一阵轻声的低语声。

“多吃点吧,吃饱了好上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