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最强对手

张清明顺着声音方向望去,只见右手边大概四五米远的地方蹲着一个人影。

那人的左手按着一团黑影,右手握着一把银光闪闪的短刀,看样子他是要结果什么东西的性命。

看见这一幕,张清明的心里顿时生出了一丝警惕。

这里是什么地方,那可是墓地啊!

什么人会三更半夜的在墓地杀生呢?

想到这,张清明的手里已经悄悄捏好了一张破煞符。

“唧唧吱……”

这个时候,张清明竟然在前方听见了那蛐蛐的声音。

但是蛐蛐只叫了一声,便被前面拿刀那人一脚给踩死了。

“哪来的烦人的东西,吵死了!”

那人用力碾了碾脚底的蛐蛐,眼神中流露出一道凶光。

这个时候张清明已经往前又走了两步,已经完全看清了这边的状况。

只见蹲在地上那人五十多岁,地中海的发型在空中随风飘动,身材略显臃肿。

他左手按着这的那团黑东西,赫然是一条小黑狗,嘴里还被塞着一个馒头,眼中满是绝望的神色。

张清明不知为何,看见这黑狗竟然觉得非常亲切,好像认识它许久了似的。

“好了,不能再耽搁了!记住了,下辈子投个好人家吧!”

那人说着右手的刀冲着黑狗咽喉就刺了过去,小黑狗的绝望的眼中流下了晶莹的泪珠。

“住手!”

千钧一发之际,张清明快步上前抓住了那人的手腕。

“你是谁啊?大半夜的来这做什么?难不成是盗墓贼的?”

蹲在地上那人抬头看着面色不善的张清明,非常生气地瞪着他说道。

张清明冷漠的看着那人,左手发力将其给拽了起来说。

“我来这是找个人,不知道你见过没有?”

那人听见张清明这话浅浅一笑,左手拎着狗、右手缓缓往自己这边挣着。

“大半夜来墓地找人?你怕是找鬼吧?”

那人脸色满是嘲笑的意思,好像丝毫没把张清明放在眼里。

张清明不想跟他啰嗦,直接开门见山地问。

“你是什么人?大半夜在这做什么?”

那人手臂力气很大,张清明用尽全力竟然也没拉扯过他。

因为拉扯的关系,那人无意间瞥见了张清明左小臂上的那条黑线,随即他便嗯了一声。

“看来你没多久时间了?”

张清明见这人竟然能看懂自己的阳寿线,心里再次对他吃惊了几分。

“你究竟是什么?”

张清明右手的破煞符已经注满了真气,就等着他奋力一掷了。

这个时候那人右手将刀一丢,然后用力掰扯开了张清明的左手说。

“年轻人,不要紧张!这里虽然是墓地,但是比外面任何地方都干净。别怕,我是人。”

那人一句我是人,当即让张清明起了身鸡皮疙瘩。

鬼有什么好怕的,人心才是最可怕的。

“在下龙虎山张清明,道号玄黄子,不知阁下名号是……”

张清明清楚感觉的到,这人的实力绝对不在自己之下,甚至他隐约觉得这人的实力该是和自己爷爷一个水平的。

那人听见这话呵呵一笑,随后松开自己的右手说。

“好说,好说!我是终南山的云机子,名叫刘老六……”

听见这话以后,张清明全身忍不住颤了一颤。

因为刘老六这个名字他以前经常听爷爷提及过,说他是自己这辈子最大的对手,也是爷爷这辈子最烦的一个人。

想到这里,张清明不禁更加戒备了起来,右手轻轻一翻已经将破煞符换成雷劫符。

这些小把戏自然是逃不过刘老六的眼睛,所以他当即呵呵一笑提起手里的黑狗说。

“你看看……我都告诉你别紧张了,怎么还这么草木皆兵的呢?想收拾你早动手了,还用跟你说这么多嘛!来,见者有份,狗肉爱吃吗?刚抓的,老新鲜了……”

张清明听见这话先是一愣,然后冷哼一声说。

“狗最通灵性,我从来不吃……”

他这一句话还没说完,刘老六左手一使劲竟然捏断了小黑狗的脖颈。

“那太好了,这些肉可都是我的了!”

张清明还在为这狗感到可怜的时候,刘老六却已经蹲下身子捡起了短刀。

“走吧,你来这么晚哪道菜都赶不上热!那些人已经都不在这了……”

“那些人是谁?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张清明一脸严肃的看着刘老六说道。

刘老六坏坏一笑,满是狡猾的看着张清明回了一句。

“想知道啊?想知道请我喝酒啊,狗肉配酒,越喝越有……走走走……”

张清明还没想好该怎么应对的时候,那刘老六铁钳似的手掌已经抓住了他的手腕。

见此状况张清明当即想甩出手里的雷劫符,但是他还没来得及出手,那刘老六又再次开口说话了。

“收起你那些娃娃把戏,过家家似的小孩玩意也好意思拿出来丢人?赶紧走吧,等会狗肉凉透了就不新鲜了……”

说完这话,刘老六拉着张清明快步往墓地外走去。

张清明肯定不想坐以待毙,但是当他把雷劫符甩出去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周身的真气竟然一点都运转不起来了。

难道这油腻大叔扣住自己手腕的时候,顺手还封住了自己的周身真气吗?

想到这里,张清明脸上立刻滴下了一颗冷汗。

这刘老六虽然脚上只穿了双人字拖,但是走起路来的时候却是健步如飞。

即便他手里还拖着一个大小伙子,那走起来的速度也绝对比一般人跑起来快多了。

十几分以后,两人到了距离墓地五公里外的一处田地里。

这里田垄旁边有个两米高的简易木屋,应该是夏天看田用的。

刘老六将死狗和刀子往地上一丢,然后将张清明也推过去说。

“把狗收拾收拾,我去生火烧锅,等会让你尝尝什么叫人间美味!嘿嘿嘿……”

说完这话,刘老六进了木屋开始丁铃当啷的忙碌了起来。

张清明趁着这个档口准备运气反抗,但在原地忙活了半天依旧是什么真气都没感受到。

这一刻张清明彻底有些慌了,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老头用了什么手法,也不知道自己到底什么时候中的招。

“行了,别瞎折腾了!你陪老头我吃顿火锅,我把你心里的疑问全给你解开……别墨迹了,赶紧地收拾狗肉!”

刘老六拎着一口脸盆大小的黑铁锅走了出来,一脸玩味的看着张清明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