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不放一人

江米雪终于追上了张清明,然后一把将其拉住严肃喝道。

“你到底搞什么鬼?刚才在房间里到底发了什么?你不许有所隐瞒!”

张清明知道这个女人性子太倔,而且还特别不愿意相信一些没有科学依据的说辞。

所以,他准备直接开门见山的跟她谈一次。

“江警官,这个世界上不是什么事情都能找到一个靠谱的科技依据的。所以很多事情我没法跟你解释,当然我也不需要你去理解那些事情。”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该不会又想整牛鬼蛇神那一套吧?这都什么年代了,少来这套。”

江米雪一脸厌烦的说道。

“那这样吧,你给我三个小时时间,我帮你找到凶手。”

张清明不想浪费时间,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三个小时?你想做什么?”

江米雪看着他一脸狐疑的说道,眼神里充满了不信任的神情。

“你别管我怎么做了,三个小时以后我把凶手给你找出来,剩下的事情你自己看着办。但有一条,你得让你的人在三个小时内守好前后门,不许放走任何一个人。”

张清明说完这话转身就往楼梯走去,江米雪微微皱眉满是好奇地看着走远的背影。

葛壮壮这个时候快步走了过来,神秘兮兮的小声说。

“江队,刚才跟潘哥他们聊天,烂尾楼那边好像出问题了……”

江米雪听见这话有些惊讶,然后转身看着葛壮壮小声问道。

“潘龙那边出什么问题了?总不能比咱们这边还邪门吧?”

“还真被你说着了,我听说昨天晚上那边死了一个看护现场的辅警……”

“怎么死的?是凶杀吗?”

“是摔死的!全身粉碎性骨折,脑袋都碎成三瓣了……”

“那楼也不算矮了,如果是头着地的话,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呀!”

“你听我说完啊,他是在地下二层摔死的……”

“地下二层?那不是一个停车场吗,最多四米多高,怎么可能摔死人!”

江米雪非常惊讶的说了这么一句,葛壮壮听后只是抿着嘴瞪大眼睛在那缓缓点头不语。

一瞬间,江米雪立刻也意识到了不对劲的地方。

一个人能把头骨摔碎裂,至少也得是从几十米高的地方坠落才可能形成。

四米高的地下室,人不管从什么位置往地上摔,都不可能摔成刚才说的那个样子。

“这里发生的事情一个比一个邪门,看来都很难办啊!”

江米雪说完这话,突然想起来张清明的嘱咐。

于是,她立刻招呼葛壮壮按照要求去布置人手。

这个时候,张清明已经将大厅里的十几个人召集在一起了。

“大家都配合一下,我有几个问题想问一下!”

他这话一出口,虞震山第一个不乐意了。

“你算个什么东西?这里轮得到你说话吗?你自己的嫌疑还没洗干净吧?竟然跑来问我们话了!”

他这一带头,瞬间其他人也开始纷纷指责起来。

一时间场面变得混乱不堪,张清明并没有被乱哄哄的场面影响,依旧在仔细地观察每一个人的反应。

“都不要吵了!是我让他协助警方办案的,他问的问题就代表我要询问的问题。大家还有什么意见吗?”

江米雪大声喊了这么一句,立刻让乱哄哄的人群安静了下来。

虞敏这个时候站出来看着江米雪不满地问道。

“你有什么权利让一个嫌疑犯来质问我们?你们局长呢?我要见他!让他亲自来跟我谈。”

江米雪看见这富家太太要耍威风,立刻冷冷一笑说。

“海太太,这里的事情由我全权负责。在初步侦探结果出来之前,没必要请示上级领导插手。再说了,我们局长也是非常忙的,总不能出点小事就往现场跑吧?”

“行,你不去找是吧?我自己找!我还真不信了,在南沪这块地方,还能让你们两个家伙只手遮天!”

虞敏见江米雪一点面子都不给,于是立刻拿起自己的手机气呼呼地说道。

不过她电话拨出去很长一段时间都没人接听,这样让现场气氛一下子就尴尬了起来。

张清明见状连忙上前一步轻声开口说。

“大家也别紧张,我就想问几个简单的问题,又不找你们要家里保险柜密码,都紧张什么啊?”

虞震山听见这话立刻抓住了话柄,跑到江米雪身前就胡搅蛮缠了起来。

“你听见吗?他还想要我们家的保险柜密码!他就是想图财害命,你们怎么还不抓人啊?先抓回去好好审审啊!问问他为什么要害死我姐夫!”

张清明听了这话还没什么反应,忽然人群里突然就丢出来一个东西。

啪的一声响,虞震山的脑袋竟然被砸破了。

这个时候张清明才看清楚,那原来是一个瓷器花瓶。

这花瓶个头可不小啊,足足有半米长啊,没把人砸死就算这小子命大了!

“救命啊!砸死人啊!快救命啊!”

虞震山抱着满是血的脑袋躺在地上哭嚎不已,一屋子人瞬间也都乱了起来。

有去打电话号叫救护车的,有去跑去拿医药箱的,还有想趁机对自己发难的,整个客厅里的局面变得慌乱不堪。

好在江米雪带来的警察人手不少,在她的强势干预下局面很快就得到了控制。

不过张清明始终没有找到是谁引发了混乱,在场的人也声称没有看见谁丢的花瓶。

虞震山的伤势有些重,需要去医院缝合伤口才行。

所以,虞敏强烈要求送人去医院治伤,但是却被江米雪严词拒绝了。

“你有什么权利不让我们出去?他才是犯罪嫌疑人,我们都是受害者家属!你应该控制的人是他,不是我们!”

海愉心情绪非常激动,指着张清明就大声嚷嚷起来。

其他人也大都围了过来,要求江米雪给一个说法。

江米雪答应过张清明,说三个小时内不让任何人出去就一定会做到。

葛壮壮这个时候将她拉到门口,小声劝说了起来。

“江队,这小子受伤可不轻啊!别说三个小时了,有一个小时就该失血过多了……这万一要真出了人命,那咱们可担不起这个责任啊!要不,先让受伤的走?我一路跟着总行了吧!”

葛壮壮的话让江米雪也有些犹豫,随即她转身缓步走到了张清明的身旁低声轻语了几句。

张清明听后呵呵一笑,他这个时候已经完全可以确定,那团黑影就附身在某个人身上了。

这个时候他是想急需脱身,所以才会一手缔造了刚才的事情。

“放心,一点小伤而已!我来帮他治,但是人一个都不许放!”

张清明这话说得声音很大,立刻引来数道凶狠、仇恨目光的注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