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查找凶手

张清明心里知道,那个鬼东西就藏在这些人里。

不过此时的局面有些复杂,对他有敌意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所以,张清明现在分不清哪个人是想趁机挑衅,哪个是心怀鬼胎。

分不清是人是鬼,张清明索性就不再理会,转身走到虞震山开始查看伤情。

这家伙躺在地上哭喊连篇还真不是假装的,那脑袋上的伤口却是挺严重的。

随即他翻手变出数根银针,连续在虞震山几处要穴道扎了下去。

银针下去之后不久,虞震山的喊叫声就停下了。

这个时候管家拿着医药箱走了过来,包扎伤口、止血抹药的活干得利索非常,一看就是学过医的老手。

“好了,放心吧!死不了,都是皮外伤而已。”

张清明拍了拍手站起来说道。

虞震山被扎了那几下后感觉舒服多了,也不觉得脑袋那么疼了,于是心里那股怨气立刻又涌上了脑门。

“谁稀罕你救,这给我扎的什么玩意?该不是想谋害我吧?我告诉你,想都别想!快叫救护车,警察快抓人!刚才肯定有他的同谋想害我,快点去抓人啊!”

虞震山胡搅蛮缠的时候,还没忘了找警察抓凶手。

不过刚才场面实在是有些乱,所以在场的警察也都没看见是谁动的手。

于是,一瞬间整个大厅的人再次吵闹了起来,场面再次陷入了混乱。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忽然传来一阵巨响!

耀眼的闪电先一步撕破了昏暗的天空,轰鸣的雷声后一步响彻整片天地。

别墅内所有人都被这声惊雷吓了一个激灵,接着黄豆大小的雨点开始密集的砸向地面。

突如其来的一场暴雨让别墅里的人都暂时安静了下来。

江米雪趁着这个难得的机会开口说道。

“好了,暴雨停下来之前,任何人都不许离开这栋别墅。我想现在大家都有必要冷静一下。海太太,这里的房间应该够多吧?我希望每个人都能,单独呆在一间房内。”

虞敏听见这话先是微微皱了下眉头,然后缓缓点头对管家说。

“安排一下房间,叫杨立明医生来一下。”

管家点头说了声好,然后开始配合江米雪开始将人逐一安排到独立的房间里面。

等人全部安排好之后,江米雪回到客厅找到了正在打电话的张清明。

“人已经全部安排好了,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做?”

张清明挂断电话转身看向江米雪答非所问的说。

“我的爷爷和三叔还没有任何消息,你那边有消息了吗?”

“没有,不过我已经跟同事打过招呼了,一旦有消息会第一时间传过来的。你还是专心先解决眼前的事情再说吧,还有两个半小时,你真的确定能找到凶手吗?”

江米雪满是期待的看着张清明说道。

她这个时候已经有赌的成分了,遇见特殊的案件她准备放手搏一把。

即使失败了,她最多也是被投诉一次而已,并不会有太大的损失。

“凶手就在这间别墅内,不过结果可能跟你想的不一样……”

张清明看着她非常认真的说道。

江米雪知道张清明的意思,他肯定又要拿那些鬼神之说来应付自己了。

于是,江米雪直接了当的开口说。

“我要的是实实在在的凶手,不是虚无缥缈的传说!熊金那个案件到底是怎么回事,到现在你还没给我一个明确的解释呢……等这个案件解决了,你必须给我一个合理的说法。”

张清明听见这话脑袋立刻就大了起来。

这两个案件的真相他根本没法解释,如果真把事实摆出来的话,自己铁定会被当成神经病关起来的。

所以,张清明只能故意岔开话题。

“先忙完这边的事情再说!对了,是不是烂尾楼那边出什么事情了?刚才听见你几个同事在谈论那边的事情……”

“不该问的事情不要问,管好自己就行了!知道多了没好处……”

江米雪翻了一个白眼,直接没好气的说道。

张清明见两个人再谈下准得吵起来,于是直接大步往楼上走去了。

“你去干吗?”

“帮你找凶手啊!”

“要不要我帮忙?”

“不用,你帮忙看前后门就行了。”

跟江米雪简单说了两句,张清明就快步上了楼梯。

此时,别墅内的所有人都被安排到了二楼和三楼的客房之内。

张清明需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分辨出,谁是人谁是鬼!

“黑云遮天,阴雨蔽地。还真是好大的手笔啊,为了掩护自己的气场还真难为这东西了!到底多大的怨气的,能这整这么大的阵仗……”

刚刚说完这话,当即窗外传来一阵电闪雷鸣的动静。

然后张清明突然感觉身后站了个人影,随即立刻转身看去。

只见头发已经发白的管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自己的身后。

刚才自己说的那些话,肯定都被他给听去了。

“你怎么在这?”

张清明直接问出了心里的疑问。

管家不紧不慢的走近了一些,然后表情冷峻的盯着张清明看着缓声说。

“我知道你才是最有能耐的人,什么玄印子、什么胖道士都是假的。只有你才是真正有本事的师傅……”

说完这话,管家就站在原地盯着张清明看。

他眼神中满是深邃的东西,给人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

“你也是名修士?”

张清明发现管家身上有微弱的道家真气流动,所以直接将心里的猜测说了出来。

管家听后微微点了点头,然后小声的说。

“小时候跟山上的老道练过几天功夫,但绝对没有阁下本领精深。所以您就直说吧,我家老爷究竟是怎么死的?”

张清明盯着这半百的管家看了半天,实在分析不出来他到底是忠是奸,所以只能非常应付的耸肩回答。

“案件还在调查之中,我也拿不准,只能先查查再说!”

管家见张清明根本不相信自己,于是缓缓点头说。

“那我给你一个线索吧,我们小姐的行为这两天非常反常。如果你想调查的话,可以先从她这边试试。”

说完这话,管家径直从张清明身前走过,冲着走廊最里的房间走去了。

张清明就站在原地看着,脸上满是惊疑不定的表情。

因为那间房的隔壁就是发生命案的地方,这家伙当着自己的面去那里到底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