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管家老何

张清明看着管家进入房间,思维立刻快速运转起来。

这家伙先是将自己家小姐抛出来,然后自己又做出非常可疑的事情。

“我倒要看看这家伙到底要搞什么鬼!”

说完这话,张清明掏出自己的罗盘认真观察起来。

可是因为外面强烈的雷暴雨天气,罗盘指针开始混乱了起来。

罗盘不行就只能用其他的办法了!

收起罗盘,张清明掏出一张黄纸开始折叠起来。

没一会的功夫,一只千纸鹤便出现在了他的手掌之中。

“北帝勅吾纸,书符驱鬼邪,敢有不伏者,押入丰都城。急急如律令。寻!”

咒语念毕,张清明当即将一丝真气灌入千纸鹤中。

瞬间,那纸鹤便活了起来,小脑袋左右望了望就展翅飞了起来。

纸鹤先是在走廊里飞了一整圈,而后又在所有房门前停留了片刻,最后他停在了最意想不到的一扇门前。

“怎么会是她!”

说完这话,张清明右手成剑指一指那千纸鹤。

被指中后纸鹤当即自动展开,重新变成了一张符纸贴在了门框上,那是一张镇煞符。

咚咚咚……

张清明走到房门前轻轻敲响了门,过了好一会房门才被人在里面打开。

“你来做什么?难不成是怀疑我吗?”

虞敏一脸厌烦的瞪着张清明说道。

张清明听后也不啰嗦,自顾自的推开房门就走了进去。

左右打量一下,见没什么异常之后才转身说。

“不要心虚嘛,我只是过来例行询问一些事情。”

“心虚?有什么好心虚的!我看心虚的人应该是你才对!整天装神弄鬼的!”

虞敏就站在门口表情非常不自然地开口说道。

张清明看出她心里有鬼,于是直接了当的开口说。

“你有什么冤屈可以跟我说,如果能帮的话我一定会帮你的,我以天师的名义保证!”

虞敏听了这话以后表情先是犹豫了一下,然后强装镇定的开口说。

“我不需要你帮什么忙,我只想你能尽快离开这里!我们家的事情不需要你插手了,我自己能搞的定。”

“你能搞定?靠什么,靠那些粪土一样的金钱,还是靠那个假道士玄印子呢?”

张清明毫不留情地说出了残酷的真相。

虞敏这个时候应该也知道只是靠自己的能力是不行的,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不愿意选择相信张清明。

看着虞敏一脸为难的样子,一瞬间他好像明白了些什么。

于是上前一把抢过了虞敏的手机,简单打了一串文字后才将手机还了回去。

“你在这里好好想想,我等会再来!”

说完这话,张清明大步走出了房间,只留下站在门口发呆的虞敏。

出了虞敏的房间,张清明径直朝着管家所在的房间走去了。

“看来还非得先拜访拜访他才行了,能够要挟主家的下人怎么可能那么简单呢!”

张清明边走边自言自语说道。

虞敏接过手机以后站在门口,盯着手机上的文字发了十几秒的呆。

“我去帮你解决掉麻烦,你想好等会要不要说实话。”

这是张清明留在手机上的话,虞敏看见之后心绪非常混乱。

这时,一个阴森沙哑的声音缓缓传来。

“你是不是相信他的话了?”

这声音不是从其他地方传出来的,而是从虞敏口中发出的。

虞敏此时眼中满是黑气,神情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自言自语着。

“不要相信任何人,连老何都能背叛我,还有谁是可以相信的?我们只能相信自己……”

沙哑的声音说完之后,虞敏又恢复了自己的声音。

“可是他之前救过你的性命,如果这次他能来的及时一些的话,兴许还能救活你……”

“除了你,我谁都不会再相信!听我的……”

说完这话,那房门嘭的一声轻响,在虞敏没做任何动作的情况下,竟然诡异地自己关上了。

张清明自然是没有看见这一幕的,因为此时他已经走到了管家所在的房间前面。

照例一张镇煞符先贴在门上,防止有东西偷跑出来,然后他才缓缓敲响了房门。

咚咚咚……

三声沉闷的敲门声响起,那房门竟然自己缓缓打开了。

“没锁门?”

带着这小小的疑问,张清明轻轻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这是一个不大的房间,只有三十多平,四面墙有两面摆放的都是书架,该是间书房。

管家正坐在书桌前自斟自饮着一瓶XO,表情好不惬意。

“来了?快进来坐……”

管家放下一杯酒,转头笑吟吟地看着门口说道。

张清明也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人,但是在与管家此时对视的时候竟然有了一些心悸。

那是怎样的一双眼睛呢?

十八层地狱里的恶鬼,也没有他这样阴寒、鬼魅的眼睛。

十万罗刹鬼精也难找出一双他这样贪婪、嗜杀、冷漠的眼神。

好像这天地万物之中,就没有一个能让他泛起怜悯之心的存在。

“你到底是谁?”

张清明紧张的看着管家,语气严肃地问道。

管家看了他一会,然后缓缓露出了一丝奸诈的微笑。

“你果然没听我的话,还是没去小姐的房间看看对吗?”

管家答非所问的说了这么一句,这让张清明的心里有了一丝不好的感觉。

“你到底想做什么?”

张清明情急之下往前走了一步,正好两只脚都迈进了书房内。

管家看见之后呵呵笑了起来,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后才开口说。

“没什么,就是在那设了一个简单的陷阱而已!你要是去了,还能有个美人陪你上路……但不想你却选择跟我这浪费时间……呵呵呵,都一样都一样……”

管家非常得意的边喝酒边说道。

张清明右手一翻,已经将一张困神符握在了手心里面。

“你是买了双保险吧?不管我是去找她,还是来找你,结果该都是一样的。现在可以说了吗?你到底是谁?到底想做什么?”

张清明一脸戒备地看着管家问道。

管家见状呵呵一笑,将手中的酒杯缓缓往桌上一放。

“困神符对老夫可不好使啊,还有更厉害的本事吗?如果没有的话,那咱们可以先心平气和的聊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