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正邪之战

张清明虽然看着这神秘的管家说话平和,但却很清晰的在他身上感受到一股冰冷的杀气。

这是他这么多年来遇见的第二个高手,第一个高手还是昨天遇见的刘老六。

他们两人肯定都已经到了大天师的境界的,不过让人无法理解的是,为什么他们都会主动找上自己。

“第一个问题,你这次是冲海家来的,还是冲我。”

张清明看着管家直接了当的问出了疑问。

管家听后呵呵一笑,然后耐人寻味的盯着张清明回道。

“之前是冲海啸天来的,不过现在我们对你更感兴趣。”

张清明立刻在这句话里听出了关键点,他说的是“我们”而不是“我”,这说明他身后肯定有一个组织。

“烂尾楼的天煞七星阵也是你们的手笔?”

张清明眼神中也充满了肃杀的神情,盯着管家非常严肃的问道。

“我就知道张老头的孙子不可能是泛泛之辈,果然还是被你发现了吗?没错,就是本尊的杰作。”

管家听后却是嘿嘿一笑,然后用手轻轻抚摸自己的胡须回道。

“天煞七星,乃是聚煞聚阴夺他运势的邪阵,你们到底是在为谁做事?做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就不怕天谴吗?”

张清明声音越来越大,瞪着管家义愤填膺地说道。

管家轻轻活动了一下脖颈才缓声开口。

“你们这些外人根本不懂,好人要历经九九八十一难才能成仙成佛!但是恶人放下屠刀便能立地成佛,杀人成佛的道理像你这种人是很难理解的……”

张清明听了这些歪理邪说突然一愣,这不就是大乘教的教义吗?

“你是大乘教的余孽?”

张清明再一次开门见山的问了一句,管家却是嘿嘿一笑说。

“对了,我们宗主让我替他给你带句话。谢谢你帮忙救他出来,等他恢复好了会主动登门答谢的……”

管家说完这些话竟然阴森森地怪笑了起来。

张清明这才明白,原来那天血新娘的棺材竟然没砸死那个妖人。

“废话少说,今天你便可以带我去找他。”

张清明说话的时候已经左腿前弓、右腿后撤,摆出了一副要出招的架势了。

管家见状轻蔑一笑,然后慢悠悠的边卷衣袖边开口说道。

“你最多也就是小天师境吧?这点实力也敢跟本尊过招?若不是宗主交代留你一命,本尊早就……”

管家话还没说完,张清明忽然化作一道金色的闪电攻了过来。

原来在对方还在啰啰嗦嗦没完没了的时候,他已经悄悄用金光神咒先发制人了。

张清明手脚功夫那可真是了得,一拳一脚间都是力达万钧。

管家明明比他高了两个等级,但现在却是不敢正面硬接下他任何一招。

此时的张清明周身金光护体,一会天罡北斗步、一会八卦游身掌、一会罗汉伏魔拳的,打的那叫一个犀利凌厉啊!

管家别说还手了,只是看那些招式就有些发懵了。

对手使出的招式有的他能叫的上名来的,有的根本就不认识。

但是管家非常笃定,这些招式随便挨上一下就够要他半条命的!

管家连续翻转七个跟头才终于摆脱了纠缠,趁着这个空档立刻插嘴问了一句。

“你这些古武术都是在哪学的?”

张清明摆出一招托举昆仑的架势站定,一边快速调整自己的气息一边半开玩笑地回答。

“都是跟鬼学的,怎样?”

管家听见这话竟然信了八成,因为现在还会这些功夫的人那可真是凤毛麟角了。

这小子这么年轻就学会了众多佛、道家的绝招,肯定不是人能教会的。

管家见情势不妙,立刻开始双手捏诀大声爆喝。

“天地不仁,阴冥幽幽,戮血屠人,方修佛心,征煞御鬼,卫吾之道!”

这一通咒语念罢,管家周身立刻开始围绕出一团黑气。

张清明清楚的感受到,那是天地间最阴邪煞气。

这种煞气蕴含极为强大的暴戾,不在尸骨成山、血肉变海的地方是万难练出来的!

有了这团黑气加身,管家终于有了跟张清明一战的信心。

“臭小子你尽管放心,本尊会给你留口残气的!”

说完这话,管家化作一道黑光冲了过去。

一瞬间,黑与金、正与邪狠狠碰撞在了一起。

张清明凭借手下功夫招式一再变化,竟然短时间内跟比自己高两个等级的高手打成了平手。

管家这时也有些恼羞成怒,明明对付的是一个小天师,为什么却感觉这么费力呢?

心怒则急,心急则乱,心乱则战不利。

在两个打了十几个回合之后,管家一个不留神竟然被张清明一脚踹了中心胸。

只见管家砰的一声撞碎了窗户,呼的一下从二楼坠落而下。

张清明见状立刻一个健步追了出去。

这个时候负责在外面执勤的两个警察也快速围了过来。

管家落地之后吐了一口鲜血,因为不想给教会招惹更多麻烦,所以他一骨碌爬起来之后立刻奔向了远处的雨雾之中。

张清明抬步直追出十几里路,但终究还是被管家给跑掉了。

等他再回到别墅的时候,这暴雨也已经完全停了下来。

将江米雪第一个迎了出来,看着浑身湿透的张清明紧张问道。

“凶手人呢?”

张清明无奈地叹了口气,然后缓缓摇了摇头。

江米雪见状立刻明白了一切,于是立刻招呼葛壮壮开始全城通缉管家。

张清明则是一步一步,慢慢走回了虞敏的房间前面。

咚咚咚……

轻轻敲门之后,张清明对着里面正声喊道。

“好了,现在我们该解决一下剩下的事情了。”

他这话刚刚说完,旁边房间的门忽然打开了。

海愉心一脸愤慨的瞪着张清明吼道。

“你做什么?不要打扰我妈休息!别以为你帮警察查案子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张清明听见这女人的聒噪声心里很烦躁,于是立刻右手一翻射出了一根银针。

银针扎入海愉心脖颈处的穴道,瞬间让其昏迷了过去。

这个时候虞敏的房门呼的一下被打开了,然后门框上的镇煞符嘭的一声就炸开了!

一声惨叫之后,张清明清楚的看见一个黑影,正在以肉垫的形式抱住摔倒的海愉心。

紧接着一股滔天的怨气席卷开来,张清明的耳中能清楚的听见那个黑影类似疯狂的怒吼声。

“不许伤害我的愉心!任何人都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