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钟魂泄煞

张清明原本只是在虞敏身上感受到了亡魂的怨气,初步断定从衣帽间逃出的黑影是附在她这里了。

但是刚才一瞬间他才发现,原来这个亡魂的怨气竟然这么重,已经到了一个变成恶煞的临界值。

张清明不敢再刺激他,因为他觉得这个怨魂还渡。

“别误会,我只是让她睡着了,并没有伤害她。你的这些事情总不想让她看见吧?海啸天先生……”

他这话一说完,那团沸腾的黑气立刻就平静了下来,慢慢地显现出了一个清晰的身影。

这个黑影不是海啸天本人还能是谁呢?

“你就是我老婆口中说的小神医?”

海啸天的亡魂缓缓转头,盯着张清明问道。

张清明轻轻扬了扬下巴,冲着房间里看着开口说。

“先把人放到床上吧,咱们的事情等会再说!我在老地方等你……”

说完这话,张清明转身缓步朝着事发房间走去。

几分钟后,海啸天的亡魂也缓缓飘进了这里。

这时张清明正站在半开的窗户前抽烟,感觉到海啸天进来后便开口说。

“他天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海啸天听见这话苦涩一笑,而后慢慢说起了当时的情况。

那天,海家刚刚托关系将他保释,他就躺在这里休息着。

入夜以后,海愉心前来看望他。

但这个时候,海啸天不知道女儿已经被人控制了。

女儿挥刀刺向了自己,海啸天惊恐的大声呼叫。

不过外面的人好像什么都听不见似的,在长达十几分钟的时间内,海啸天只能凭借自己的能力对抗变了个人似的女儿。

海愉心嘴里发出阵阵沙哑的低吼,好像体内藏着什么恐怖的怪物。

海啸天纵横商场半生,也算是见惯了稀奇古怪的事情。

但是当时女儿发疯一样的行为,还是惊吓到了他。

他不是怕自己被女儿杀死,而是怕没法顾及周全女儿的安全。

张清明听见这里就大概明白是什么一切了。

海啸天本是有活命的机会的,但是为了自己的女儿他选择留下来周旋。

“那么大的怨气,究竟是怎么来的?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吗?我可以帮你……”

张清明这么多年来,还是第一次主动愿意牵扯别人的因果。

不过海啸天听后却是有些不以为然,他一边在房间内飘荡一边桀桀怪笑起来。

“你帮我?我不需要你帮我,我感觉自己现在充满了力量!都说人比鬼可怕,那是他们没遇见厉害的……我想去复仇,那简直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说到激动之处,海啸天释放出了极为恐怖的煞气。

瞬间整个房间里邪风大作,甚至整个房间都在他的狂虐下开始摇晃起来。

张清明却依旧平静的站在窗口看向窗外,而后掏出一根香烟缓缓点着抽了起来。

不过在他掏出烟的时候,有个泛黄的纸团掉在地上轻轻往后滚了几下。

“别这么自信,你这点道行还真没到可以为所欲为的程度!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将要面对的是什么,听我一句劝,早点投胎去吧。我渡你……”

张清明面无表情的看着窗外说道。

海啸天听了这话后,却受到了什么刺激似的,立刻低吼着、狂啸着向张清明冲了过去。

张清明还是没有任何动作,只是地上那个纸团呼的一下自动展开了。

轰的一声响,黄纸里映射出一座金光形成的大钟。

“硄……硄……硄……”

悠扬、沉闷、雄浑、洪亮,又带着一丝神圣、绵长的钟声忽然响了起来。

瞬间整个房间内四下回荡的全是这种钟声,海啸天就被罩在这口大钟的下面,非常痛苦的抱头畏缩在地上。

这个时候张清明才缓缓转身蹲在地上开口说。

“这么一点小手段就受不了吗?我这还只是一缕钟魂而已,如果遇到真正的法宝,你早就魂飞魄散了!还觉得自己很强吗?”

海啸天身上的煞气一点一点被净化,身上的黑气也开始快速消散。

“不,不要!我不能失去这些力量!我需要它们!你不能!”

张清明根本不理会他的哀嚎声,只是静静的看着他一点一点恢复成正常的半透明状。

当所有煞气和怨气被净化后,张清明捏了一个指诀轻声说了声收。

瞬间金色的大钟消失了,房间再次恢复了安静,只剩下匍匐在地的海啸天的亡魂在低声抽泣。

张清明就蹲在他的旁边,等他好受了一会才掏出三炷特制香掉着插在了地上。

“好了,一切都过去了。想想还有什么想交代的,能帮忙的我一定会帮。”

海啸天在吸食了一会香火后,情绪终于稳定了下来。

他盘腿坐在地上轻声叹了口气,然后一脸严肃的转头看向张清明说。

“救我的家人,他们不会这么轻易罢手的!请你保护好我的妻子和女儿……”

张清明听后缓缓抽了口烟,吐出一个烟圈后漫不经心的说。

“烂尾楼的打生桩的事情,你到底知不知道?”

海啸天听见这话瞬间表情难看了起来,眼中满是躲闪的神情。

“那个……那个是我一时糊涂,听信了老何的蛊惑。他说那个能转财运,改命数……所以……对不起。”

张清明听后转头冷眼瞪了他一下,然后缓缓起身说。

“跟我道歉有什么用,你该去跟那些枉死的孩子道歉!现在就去!”

海啸天听了这话浑身一抖,然后抱着张清明的大腿哀求起来。

“不能啊,他们现在都比我凶。我去了之后肯定会被撕成碎片的!我求求你,我不想永不超生啊!”

“你不想?那些孩子想吗?他们才多大,你怎么能做这么丧尽天良的事情!人做错事情,总要付出代价的。”

张清明一脚将海啸天踢开,然后转身大步往外走去。

这个时候海啸天瘫坐在地上继续哀求起来。

“我知道你两个朋友在什么地方,我可以帮你救出他们!他们还没死,还有救的!但你必须也要救我!我不能去烂尾楼……”

海啸天脸上满是期待和恐惧。

他期待的是张清明能开恩妥协,恐惧的是会受到阴间酷刑。

“一码归一码,恕罪是必须的。你不去,他们无法往生,别再继续作孽了。不然我也帮不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