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铅花聚顶

玉石般的阶梯在无边漆黑的黑暗中延展开来,景凡只是一步步的走着,在这个枯燥的过程中没有风景而言,也没有声音可闻。

景凡试着大声询问,可再也没有收到回应。

这里体会不到时间的流逝,甚至连空间的变幻都察觉不到。当景凡向后回望的时候也只能看到远处延伸而来的玉石阶梯。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这难道是天梯秘境的古怪?”景凡百思不得其解。

也不知过了多久,景凡只是执着且木讷的前进,一步一步,仿佛要走到世界的尽头。

亮光!

景凡的眼前突然出现了一抹小到不可查的亮光,接着身体传来对于风的触觉,微微的有些凉意。“凡哥!你终于醒了!”

景凡面前的一切景象轰然破碎,仿佛在梦中惊醒,景凡的第一念头就是:这难道是梦?

没等景凡细想,身体各处传来痛觉信号,同时景凡恢复了对于身体的控制权。

睁开了沉重的眼皮,眼前是一堆篝火,紧接着莫空的身影映入眼帘。“还好还好,不枉我花了一枚天星血湖丹,凡哥的命总算保住了。”莫空惊喜的声音传来,让景凡感到莫名的心安。

景凡虚弱的开口道:“我睡了几天了?”“三天三夜。”莫空伸出了三根手指头,“整整三天三夜啊,可把我担心坏了。”

景凡微微一笑,开始检查起自身的伤势,令景凡不可思议的是,全身的伤势竟然好了七七八八。五脏六腑都覆盖了一层血红色的晶体状物质,仿佛撒了一片妖异的星辉。

随后景凡开始检查丹田,令景凡欣喜的是那厚厚的丹田壁终于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巨大的丹田内空间,这个丹田内空间的大小足足是凝真境丹田的数十倍之多。

破丹境修士比凝真境修士的强大之处很大一部分就在于丹田的巨大容积。如果把凝真境修士的丹田比做小池,那么破丹境第一重修士的丹田就是巨湖,而到了第九重,破丹境修士的丹田已经是一片汪洋大海了。

当然了,除了真气数量,质量也会增加,不过没有数量上这么恐怖罢了。

一朵小小的九彩旋风在空旷的丹田中心旋转,一丝丝的灵力围绕着它,仿佛恒星周围的无数星体做着旋转运动。

“阿空我先修炼一会,恢复一下身上的伤势。”景凡对着莫空说到,随后控制着真气开始运行。

莫空点头,道:“我去给你弄点吃的,马上回来。”说罢,立马跑了出去。

真气开始在体内沿着风元决功法的运行路线开始运转,手中的灵石内不断出现灵气从手上的经脉进入景凡体内。

这时候景凡的丹田展现出狂猛地吸力,对于天地灵气的吸收速度快了数倍。十条经脉对于灵气的吸收速度可以说很快了,但仍无法满足丹田的需求。

不行!破丹境的丹田内空间如此巨大,对于灵气的需求太多了,我不能待在山洞里了。

一个闪身出了山洞,来到了山林里,盘腿坐下,景凡不得不把身上所有的回气丹,灵石都拿出来,以此获得很多的灵气供应。

看来风元决对于灵气的吸收速度还是太慢了,景凡内视之下,灵气进入体内再被炼化成风元决的风属性真气,紧接着被九彩风灵淬炼,导致十多份灵气才能转化成一份真气,效率太低了。

灵石一颗接一颗的失去光泽,变为废土,回气丹很是全部吞下肚子,才勉强跟的上真气的转化速度。

景凡只能全力吸收天地灵气,在这灵气充沛的山林之中,灵气从四面八方不断涌来,在景凡周围形成一片白雾,这是气态的灵气浓度过高而成。

可以察觉出每个毛孔都在贪婪的吸取周围的天地灵气,这些灵气四肢百骸涌入筋脉,迅速被炼化成景凡本身的真气。

更让景凡欣喜的是,巨量的灵气在洗刷他的肉身经络,每寸肌肤,每滴血液,每块骨骼都受到了灵气的冲刷,变得更加强韧。

同时景凡也在积极引导这股强大的灵气,慢慢排除体内的杂质,淬炼身体。

回来的莫空背上扛着一头独角野猪,看到被白雾包裹的景凡流露出惊讶的神色。此时景凡如同被白茧包裹的虫蛹,在那白茧上面灵气缭绕,勾勒出一朵花的形状。

莫空盯着那朵灵气化成的花,一道道灵气围着灵花旋转,流动,仿佛有了灵性。

“这是,人花?”人花,即三花聚顶的铅花,可以说出现灵花异象,这么必定是天才,不是普通天才,而是史诗级天才,每一个出现灵花聚顶的修真者都是人中龙凤,天才翘楚。

除了冠以人字的铅花外,还有地之银花,天之金花。

此时在这黑夜之中,铅花绽放着独特的铅色灵力光华,显得及其神秘,又有一种独特的灵性。

莫空微微一笑,心想:“没想到凡哥还是史诗级天才,如果把他拉入我凌霄仙门,那么师傅肯定给我很大的赏赐,嘿嘿嘿。”心念至此,莫空笑出声,又赶紧闭嘴。把独角野猪扔进山洞,随后做起景凡的护法者来。

终于铅花慢慢化作一股灵气流,在景凡的百会穴进入体内,狠狠的冲刷经脉身体,又逐渐被景凡炼化吸收。

黎明很快到来,当第一束光照在景凡身上的时候,景凡似有所感,睁开双目,两道灵芒闪烁,远处的老树被精芒射出两个指宽的空洞。

“呼!”景凡一步越出数十米,向着瀑布而去。

“太舒服了!”景凡露出笑容,将身上的污秽清洗干净。水花在棱角分明的肌肉上滑落,看起来有种唯美的力量感。

景凡只感觉每条肌肉中都蕴含着爆炸性的力量,仿佛体内藏着一头猛兽。不仅力量,而且在感知力上也强大了很多。此刻景凡只感觉周围的一切水石草木虫都毫发可见,视野异常清晰。

同时景凡也发现了一项奇怪的能力,对于风力的特殊感知。

曾经自己对于周围风力气流的感知停留在被动感知上,只有当风力传出声音,或者引起景凡触觉的时候,景凡才会察觉。

而现在,景凡发现,在一定距离内,风力一旦波动,就算景凡闭着眼睛,没有引起景凡感觉系统的感知,景凡仍能察觉到。

一定范围内一切风力气流的轨迹都在脑海中纤毫毕现,对于风力的感知力敏锐数十倍不止,这可以说是一种独特能力风力感知。而这个范围大概是二十步左右,二十步之外,这种风力感知能力就逐渐降低了。

“这难道是我风元决的功劳?应该不是,毕竟我可从没听说过风元决会出现这种神妙的能力。”景凡暗暗思索,“那么也可能爷爷对我说的我自己天生对于自然风有一种独特的亲和力。”伸出手来,任由自然界的微风吹拂而过,景凡仿佛能感受到身体的喜悦。可是在之前,景凡可从来没发现自己有对于风的独特感知力啊。

“最有可能的就是风灵了。”景凡内视,风灵仍然在丹田的中央以特定不变的速率运行着,淬炼着景凡的真气。只是现在的九彩旋风似乎比之前大了那么一点点。“毕竟作为自然界最最纯粹的风灵气,应该不那么简单。”

景凡不知道的是,所谓的风灵,就是风之本源,世界九大本源之一的风源。

“现在我的战力直线飙升,恐怕慕雪迪那种修为的人一拳足够了。”景凡在心中默默对比着自己的变化。

随后体内传来一阵阵饥饿感,却是腹内空空,毫无一物。“该去找阿空找点吃的了。”

现在景凡已经在心里完全承认莫空这个朋友了。毕竟在自己突破濒临死亡的境地下,是他帮了自己。甚至不惜花费天星血湖丹这种至宝,来为自己疗伤。

“阿空!”景凡向着山洞内叫了一声,接着传来莫空的声音:“凡哥,快来,野猪肉马上就好。”

景凡微微一笑,进了山洞。

洞内,景凡和莫空正吃的香,足足大半个野猪烤肉都进了景凡的肚子。独角野猪是一种二品顶尖妖兽,景凡想来莫空的实力不会太差,至少也是破丹境五六重,甚至更高的境界。这么想来,那天莫空根本就不需要自己伸手相助,以一个破丹境修为的修士怎么可能察觉不到危险的靠近。

至少以景凡初入破丹的修为,还不能看透莫空的底细。

就在这时,一股淡淡的灵力波动传来,坐在景凡对面的莫空把手中的烤猪肉塞进嘴里,含糊不清的说了句,“特喵的,总算来了。”

“走吧,凡哥,天梯降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