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天梯降临

天梯秘境的灵气浓度要超过天道大陆很多,所以妖兽也要比外界多一些。一头一品妖兽灵兔正在吃着树下的青草,虽然受了灵气的滋养,并且引灵气入体化成了妖气,但仍然没有改变灵兔食草的天性。

只是这种灵兔拥有更加敏锐的感知力,同时能爆发出强大的速度,使它能够在这个灵气世界更好的生存。

这只灵兔伏在地上一边吃草,一边用竖起的大耳朵仔细查听周围的环境,以免出现突然的危险。

就在这时,面前突然出现了光点,灵兔的脑袋猛地抬起,一动不动的盯着前面。

前面的光点越来越多,与此同时,在空中出现一点淡淡的梯形轮廓,梯形轮廓仿佛是在另一个空间往这个空间上烙印一般,逐渐变得凝实。

最后飞舞的光点逐渐消失,而天梯最终降临在这个空间中,产生一股强大的空间波动。空间波动如同涟漪一般向周围散去,灵兔吓了一跳,离弦之箭一般逃走了。

“这就是天梯?真是神迹啊!”快速赶到的莫空感慨道,伸出手放在天梯上,指尖传来冰凉的触觉。

与莫空的反应不同,景凡眼中充满了惊讶,这玉石阶梯不正是那天在脑海中出现的阶梯吗?抬头看去,一道天梯呈着四十五度角向着天穹而去,一眼竟然看不到尽头。

“凡哥你怎么了?”莫空察觉到景凡的表情不对劲,问道。景凡摇了摇头,道:“没什么,就是没见过这种神迹。”

“哈哈哈,走吧凡哥,我们赶紧上去,听说天梯上边有很多天材地宝,走吧!”莫空拍了拍景凡的肩膀,抢先向着天梯走去。

莫空踏上了玉石阶梯,向着更高处而去。周围的雾气越来越大,仿佛突然被风刮来一样,但在景凡的感知里,风力并不大。

景凡犹豫了一下,拿出残风剑来,握在手中,也踏上了玉石阶梯。这宽度有一米左右的阶梯传来无比的厚重感,同时在周围的雾气衬托之下又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阿空!阿空!”景凡突然发现,明明没走几步的莫空已经消失在浓浓的雾气中了。景凡赶紧快步上了几步台阶,依旧是蒙蒙的雾气。

景凡皱着眉,继续向上走,此时雾气已经很大了,以景凡现在的视力也看不出周围的树木了,只能浅浅的看出一点轮廓。仿佛一幅淡雅的水墨图,在天地间留下了大量的留白。

“看来这天梯秘境也没那么简单啊。”景凡一边向上走,一边留意周围的雾气。体内的真气在经脉中缓缓运行,处于随时爆发的状态。在这不知情况的处境,再怎么小心也不为过。

没多久,景凡就发现,前面出现一点状况,在景凡的风力感知里,前面出现了一片无风地带,几乎没有空气的波动。

也就是说那里是密闭的。

继续向上走,现在景凡猜测离地已经有百米高了,终于景凡看到了那个无风地带,走上前是天梯的尽头,一个天梯所连接着的巨大平台。

景凡没有想到,在天梯尽头会出现一个巨大的平台。上了平台,雾气一空,这个平台上没有一丝雾气,所有的雾气被一股能量挡在了平台之外。

不过这里并没有莫空的影子。“真是奇怪,阿空去哪了?按理说这么短的时间阿空应该走不了多远啊。”景凡皱眉,但并没有想出什么来,只是更加小心谨慎了。

回头看去,是被雾气包围的白色空间。景凡一惊,想起了在昏迷中身处的那片荒凉漆黑的黑色梦境。“还真是处处透着古怪啊。”

细细打量着周围,景凡开始探索开来,不一会景凡就发现在另一个方向上也有一个天梯。围着天台转了一圈,发现一共有四条天梯。

这让景凡心生一点点不安,在没有向上去的天梯之时,那么一会可能会有人来。

景凡发现这个天台的空间也不是特别大,半个足球场而已。中心区域有一个圆形凸起上,不知道有什么机关。伸手放在凸起上压了压,没有反应。

随即将真气从手上注入圆形凸起,那圆形凸起受到真气刺激散发出朦胧的光来。景凡把手收回,静静看着面前的变化。

“奇遇?看来天梯秘境真的是神迹。”景凡笑了笑,对接下来的变化充满期待。

很快凸起发出的光更加强烈,景凡几乎睁不开眼睛。不过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很快光芒散去,凸起已经不见了,露出一个剑柄。景凡抽出来,“果然是一把剑。”

“灵器!”景凡把真气灌入这柄剑中,灵剑发出一声清脆的剑鸣。

仔细看去,这是一柄长剑,白色的银色剑柄上挂了几条细细的红菱,且其上刻着“玲歌”二字。“原来你的名字是玲歌。”莫空再向着剑身看去,通体雪亮,剑刃锋锐,流动着淡淡的锋锐之气,将手放过去都能感受到一点点刺痛感。

剑身之上到剑尖,拉出了优美而合适的斜度。景凡颇有些爱不释手的感觉,用手抚摸着,手上传来冰凉却兴奋的触觉。

景凡可以感受到“玲歌”的兴奋。

“喂!把剑放下!”这时一个不太和谐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景凡目光渐渐变冷,转过身。逐步走来一个身穿白衣的胖子,刘海看着手握“玲歌”的景凡,比他还要年轻一些,心中冷笑,一身凝真境巅峰的修为提了起来想要在气势上压倒景凡。

“把剑交出来!我可以饶你一命。”刘海走到景凡十步之前站定,眼睛盯着景凡手中的“玲歌”,目光中掩饰不了对它的贪婪。

景凡冷笑:“想要?”

剑一指,一道剑气在空气中拉出一道蜂鸣!“自己来拿吧!”

刘海冷哼一声:“敬酒不吃吃罚酒!”手中出现一柄利剑,向着景凡刺来。

“也是宗门弟子啊。”景凡看着刘海冲来的身影心中暗道。所谓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从刘海的步法,剑式就能看出来。一般的修真者不会有这种严谨的进攻节奏。

势大力沉的一剑劈下,刘海好像已经能看到景凡身首分离的下场。嗤!剑刃划过空气,发出嗤声。

糟了!刘海立马转身,景凡的左拳已经轰在刘海的胸膛上了,“彭!”一拳到肉,刘海一百八十斤的身体直直倒飞出去,身在半空就吐出一口殷红的鲜血,染红了玉石阶梯。

飞出了将近十米的刘海重重的摔在地上,血汩汩的在嘴中流出,已经是内脏受损。

“饶命!公子饶命!”刘海看向景凡的目光变得畏惧。

景凡缓缓走向刘海,一步一步仿佛踩在刘海的心里。“你叫什么?”景凡开口。刘海回到:“我叫刘海,金光门的内门弟子。”

“奥。”景凡点头,金光门算不上大门派,一个凝真境巅峰就可以是内门弟子了。来到刘海身前,在刘海畏惧的目光中把刘海的储物灵袋取走,显然刘海并没有储物灵戒。

“行了,你可以走了。”

“谢公子,谢公子。”刘海赶紧站起身,向着来时的阶梯艰难走去。景凡看着走远的刘海,暗道:这突破了修为真的强的恐怖,之前的自己想要战胜刘海绝对要历经一场大战。但现在只是自己一拳。

看了看手中的灵袋,景凡摇头失笑道:“这就是强者吗?”

“噗呲!”

景凡转头,远处的刘海倒在血泊中,景凡敏锐的看到一柄匕首刺进了刘海的脖颈中,半个脖子都被其上附带的真气搅碎。

目光尽头,是一个女子,穿着大红色的鲜艳红袍,上面用金丝缝制出妖异的彼岸花花朵。一双有着长睫毛的大眼睛正向景凡看来,大眼睛下的烈焰红唇伸出舌头舔了舔上唇。

而另一方向,一个藏在血色兜帽中的脑袋先在天台下露出,随着来人的前进,露出了被一身宽大血袍包裹的身子,一股血腥的气息随着来人一步步登上天梯而在空间传染了出去。

景凡眯了眯眼睛,把灵剑“玲歌”扔进储物戒指,拿出了残风剑。

“没想到第一个人头让你这妖女拿了呀,柳若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