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魔道的狩猎

景凡紧握着残风剑,虽然残风剑不是灵器,但是也算是灵器之下品质最好的剑了。主要是灵器是需要炼化认主的,但显然景凡没有这个时间。

“你们是什么人?”景凡对着走到一起的两个人说到。

“小弟弟,你难道看不出姐姐是魔道的人吗?”柳若烟一边说着一边对着景凡抛了个媚眼。

景凡又道:“魔道的人?你们好大的胆子,不怕被发现诛杀吗?”景凡话说出口,就后悔了,既然敢出现在这里,说明他们并不怕。

柳如烟听到这话,笑的花枝招展,一边笑一边说:“哈哈哈哈哈,诛杀?这次我们魔道年轻一辈的高手不知来了多少,可是特意针对你们正道的年轻一辈展开围猎啊。”

这是旁边的黑衣人开口了:“柳如烟,何必对一个死人费口舌,正事要紧。”身上的真气波动越来越强,竟是达到破丹境第八重,也就是后期境界了。

柳如烟收起了笑,嗔怪道:“急什么,真是的,小弟弟别怕,姐姐会给你留全尸的。”说罢,配合吴磊从另一个方向向景凡冲来。

吴磊如同一片血光,眨眼间已经欺身而近,从宽大血袍中突然刺出一柄血剑,闪烁着血色光芒。血剑刺来,一分为三,分别刺向景凡的眉心,咽喉,心脏。

电光火石之间,景凡动了,身上真气瞬间爆发,残风剑划出果决的弧线,一连三剑破去吴磊的攻势。一道道锋锐的气流在景凡剑周出现,“风舞式!”一道道剑影密不透风,吴磊竟一时攻不进来。

“嗡!”空气被撕碎,景凡一剑刺出,空气中传来金铁交鸣之声。一道匕首从空间中显现出来,景凡看去,柳如烟向景凡眨了眨眼,道:“弟弟小心哦,姐姐的血牙可是喝血的。”

柳如烟用真气牵引着匕首血牙,在景凡周围来回穿刺,但很快柳如烟和吴磊就发现两个人竟然破不了景凡的剑法。

面前的年轻人一手剑法密不透风,总能提前或格挡或闪避他们的招式。

“倒是小看你了,明明只有破丹境第一重的修为,却能和我们两个破丹境后期修为的修士对拼而不落下风,看来你肯定是大宗门的核心弟子了。”吴磊说到,“我要认真了。”一身血色真气如同一条条毒蛇注入手中剑中,直接向着景凡斩来,“冥河斩!”利剑从天而下,带动着一片血色的异光真如一条缠绕的冥河。

“砰!”景凡提剑,一道风舞式攻了过去,一股巨大的力量从剑身传了过来,同时身上血液变得有些躁动。景凡应声而退,一连退了十数步,才勉强止住身体。来不急调整身体,旋转着的血牙如同血电刺来,景凡只能仓促提剑封挡,一股巨大的旋转力量轻而易举的击碎了残风剑上附着的真气,重重的轰击在剑身上。

“啪!”一道道裂缝迅速弥漫剑身,“不好!”莫空松手,一步跃出,在玉石阶梯上翻滚闪避。

而残风剑爆碎成无数碎片炸开。景凡咬了咬牙,缓缓站起身来。残风剑在身旁陪伴了这么长时间,今天终于完成了它的最后使命。

景凡从灵戒中拿出灵剑“玲歌”,虽然没有炼化认主,但是最起码它不会突然碎掉。

一步踏出,身影瞬间来到吴磊面前,景凡体内经脉中的真气闪着明亮的彩芒,灌入“玲歌”之中,“风杀式!”凝练的真气在“玲歌”积蓄,刺出的剑气形成一道巨大的剑气虚影向着吴磊而去。

吴磊惊叹于景凡的速度,举剑封挡,一片片血色剑气如同一堵墙,挡在两人之间。

但想象中的巨大冲击并没有到来。“小心!”

“晚了!”景凡的速度再度提升,如同风暴,携带着凌厉的攻势,向柳如烟而去。

柳如烟立刻反应过来,身体扭转,错过了景凡的本该刺入心脏的一剑。但真气仍然狠狠的犁过柳如烟的肩膀,带出一片妖艳的血光,再次染红了白玉天台。

柳如烟冷哼,不仅没有拉开距离,反而欺身而上,血牙在柳如烟手中闪着寒光,“弑鬼!”

耳边传来厉鬼哭号之声,景凡急退,躲避柳如烟的反扑。

但景凡听到厉鬼的哭喊,脑海中突然晕了半秒,而这半秒在生死对决中是致命的。

景凡已经感受到了柳如烟匕首带起的寒风。“雷暴符!”反手把在百兵阁中的灵符甩出,瞬间炸开爆发出一道道雷光。

“追风步,身风转!”景凡一个错步躲开了柳如烟的继续追击。雷暴符这种黄阶灵符对于破丹境修士的杀伤力实在有限。

景凡又一个转身出剑,封挡来自吴磊的一剑。剑身巨力震开景凡,错乱的剑芒在手臂上留下道口子。

“攻击手段还是有些单一了,除了一套追风剑法,我几乎没有攻击手段了,最后一式追风斩,要留作底牌了。”景凡暗自思索着在战斗中暴露的问题。同时小心应对着两人的攻势。

吴磊不耐烦的在攻势中抽身,血剑上蒙了一层血光,一道冥河虚影出现在吴磊周围。如果莫空在这里一定会认出这是三大魔道宗门之一的血羽宫宫内排名第二的战技“血天冥河剑法!”

吴磊苍白的脸上出现了不正常的红色,然后吐出一口血来,血气在空中凝而不散,与身上的冥河虚影合而为一。

一股强大而充满血腥的气息弥漫开来,隔着数十米,景凡仍能闻到那股浓厚的血腥味。

这是吴磊动了,如同一颗血色炮弹向着景凡而来,一条数米长的冥河自上而下而来,整个空间仿佛都是血红一片。

景凡看着那条血红色的长河已经不是虚影了,凝实的仿佛能看到其中的血水。同时景凡的血液再次暴动,幸好早有防备,用部分真气压制住了。

如此一来,景凡的情况就更不容乐观。“风杀式!”仍旧是风杀式,凝实的剑气虚影冲向冥河。

两者相撞,爆炸出强烈的真气,剑气虚影寸寸断裂,而血色冥河也不断泯灭。最终,血色冥河还剩下五分之一的时候击飞了景凡手中的“玲歌”。

“噗呲”,血剑毫无阻碍的刺入景凡左肩。巨大的力量使血剑直接没入了一半。

近在咫尺的两人对视着。吴磊突然看到面前这个十七八的年轻人血剑入体仍是一副冷静的俊逸面孔,甚至嘴角还露出一丝笑意。

“不好!”吴磊抽剑,却发现一股强大的力量卡着血剑抽不出来。

景凡左手一挥,带出一片冰冷的锋芒。匕首寒渊划过吴磊的咽喉,瞬间冻结了咽喉的血脉。

这时候柳如烟的匕首从后背刺了过来。

景凡已经尽量闪避了,但仍在右肩留了一个巨大的伤口。血气被匕首上诡异的力量吞噬了一些,景凡赶紧封住血脉。

转身,莫空先拔出血剑,再用真气封住伤势。这时候面前只剩下一个柳如烟了。

景凡用真气把“玲歌”牵引到手中,冷冷看着柳如烟。

柳如烟看着倒在地上的吴磊,那咽喉上的伤口还被寒渊的阴寒力量冻结着。“给我死!”柳如烟再一次攻来。

景凡右手很难拿剑了,用左手握着“玲歌”,冷冷的说:“谁死还不一定。”

全身真气奔腾流动,“追风剑法,破风斩!”景凡速度快到极致,在空气中留下残影,后发先至。追风剑法的最后一式讲的就是一个快字。

一黑一红两个身影交错而过,景凡胸膛上留下了一道手掌长的伤痕。而柳如烟的右肩也出现一道纵横的伤口。

景凡发现被柳如烟击伤后身体总会少一点血气,被那诡异的匕首血牙所吞噬。

“这样下去,我必败无疑。”景凡转身,左手提剑看着身着血色衣袍的柳如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