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冰雪阁林静雪

随着时间推移,景凡的力量越来越弱,身上的血气不断减少。“糟糕,这样下去,我今天恐怕凶多吉少。”景凡皱着眉头,脸色略微有些苍白。

柳如烟也看出了景凡现在已经是强弩之末,笑道:“小弟弟,这么快就不行了?那姐姐可要送你归西了!”说罢,全身真气鼓荡着红袍,注入手中的血牙,一道猩红的血光绽放,匕首立刻锁定了景凡。

景凡只能看到一道猩红的魅影,想要闪躲,却发现身体传来一阵阵虚弱感。

“叮!”

在景凡眼前一柄雪亮的剑挡住了柳如烟的匕首。

“谁!”柳如烟向急速退去,警戒着周围。

这时,在另一边的白玉阶梯上缓缓走来一个女子。一袭白色玄衣,上边用淡蓝色的冰雪天蚕丝缝制出六边形的冰雪图案,显得唯美而动人。

“原来是冰雪阁的人?”柳如烟暗自心惊,冰雪阁算是修真界的顶尖级别的势力了。而冰雪阁的弟子绝对不好对付。

令景凡略感失望的是女子脸上带了一道白色丝纱看不出面貌。

“冰雪阁,林静雪。”空灵的声音响起,仿佛清晨的黄鹂一般悦耳。

但进入柳如烟的耳朵却如同一阵惊雷。“原来是冰雪阁阁主的关门弟子驾临,姐姐就先不奉陪了。”

说罢,柳如烟向天梯口掠去。

“来了,就别走了!”在空中飞舞的灵剑冰川刺向柳如烟。景凡竟看不出灵剑的飞行轨迹。

“噗呲!”下一刻,灵剑冰川已经插在了柳如烟的后心上。柳如烟的身体直挺挺的向前倒去,显然是活不成了。

景凡不禁动容,这个女子看起来倒是一副圣洁模样,下手真是毫不留情。果然修真界的人都不是善茬儿。

林静雪施施然走向倒在血泊中的柳如烟,修士生命力强大,柳如烟尚未死透。林静雪脚步一顿,说到:“自古正邪不两立,不要怪我。”

说罢,手握剑柄,一股冰寒真气从灵剑刺入柳如烟体内,几个呼吸,柳如烟就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周围冒着寒气,血液冻结。

缓缓抽出剑,收入灵戒。林静雪就向白玉天台中心走去,不一会儿,空气中就显现出一道天梯虚影,并且慢慢变得凝实。

显然这道天梯通向更高的地方,同样也是更危险更充满奇遇的地方。

景凡拖着虚弱的身子走向前去,抱拳道:“谢谢姑娘出手相救。”

这时,林静雪终于正眼看向了景凡,不带烟火气的一双眼睛十分明亮。若不是景凡亲眼看到了她刚才的果决手段,一定会把她当做仙女看待。

好听的声音再次响起,林静雪道:“不用谢了,顺手而已。”

语落,登上已经凝实的白玉天台,不一会儿身影就被白雾遮蔽。而当林静雪消失在白雾之后,白玉天梯也缓缓消失不见。

景凡眨了眨眼,摇头苦笑:“修真界的天才们都这么高冷吗?”

自言自语一番,景凡又有了一点遗憾,想继续探索这天梯秘境的奇遇,但奈何实力不够啊。

实力!景凡缓缓吐出一口气,定了定心,虽然现在和顶尖天才有些差距,但是总有一天我景凡会超越你们。

景凡先去把柳如烟和吴磊身上的储物灵戒收走,虽然这些东西林静雪看不上,但对于景凡来说还是一笔横财的。

随后景凡就走下了天梯,回到了秘境中。说是秘境,其实就是一方依附于天道大陆的小世界。

下来以后,景凡就发现天梯缓缓变得虚幻,最终消失不见。

同时景凡打量周围,发现这不是自己之前来的地方,而是一片满是树木花草的原始森林。

各种各样的植物相互纠缠,巨大的树冠遮天蔽日,古老的树根交错盘旋,满眼尽是苍翠的绿色。

“我服了呀,这秘境还真是危机四伏啊。”景凡摇了摇头,找了个石头,在上面盘坐开始疗伤。

幸好柳如烟和吴磊的灵戒中倒是有不少好的疗伤丹药。

大约一个时辰后,景凡的真气恢复了七七八八,不过身上的伤还没有痊愈。

看着太阳将要落山,景凡决定先找个安全点的地方。

顺着一个方向,景凡慢慢走去,同时景凡也在身上抹了一些翠萍草草汁,翠萍草没什么药用价值,但它的气味可以遮蔽景凡身上的人味儿。这样在丛林中就会相对安全一些。

一路上,安全点的地方没找到,灵草灵药倒是捡了不少。景凡道:“就凭这些灵药,这次天梯秘境就没白来。”

“不过这丛林到处都是树木,也没有个方向,我该怎么走出去呢?”

“这天都要黑了,算了先找个地方休息休息,明天再出去也不迟。”

景凡找了棵大树,爬了上去。这棵树只是一棵普通的乔木,但它的树枝粗壮,适宜在上面休息。

因为不知道丛林中是否有未知的危险,所以景凡不敢修炼,只是待在树上运转一种低级的敛气术,使自己的气息尽量收敛,不被发现。

在浅睡中,终于等来了黎明。清晨的第一缕微光透过头顶层层的枝叶照在景凡的脸上,景凡睁开眼睛。

“既然这是一座类似于小世界的秘境,那么应该会存在传送阵啊。”

景凡决定先走出这片原始森林,一路向东,终于在下午时分走出了原始森林,并且手上又多了几株灵草。

这是一片湖,湖的对岸是一片连绵的群峰。午后的阳光从景凡后面照射而来,洒进水里,和煦的微风拂面而过。

景凡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坐在湖边的一块石头上,想到:“应该回家了,如今我也到了归元境,等出了这个该死的鬼地方,我就先回家一趟。”

随即就开始了修炼,十条经脉内真气形成周天循环,在丹田开始,每一缕真气都在丹田中被风灵淬炼一遍,从而变得更加坚韧。

秘境的灵气密度还算不错,景凡服下一株灵草,“虎纹草,可以增加真气,提高修为。”

“这是百年年份的虎纹草了,应该可以让我增加一些修为,达到破丹境第一重的巅峰。”景凡洗了洗虎纹草,然后直接吞下,用真气将灵草碾碎。虎纹草化为一股精纯的灵气,慢慢转化为景凡自己的真气。

然后又在丹田中接受淬炼,景凡修炼了几个时辰,天已经黑了下来,景凡又找了个隐蔽的地方休息,准备明天再去找出去的传送阵。

天梯秘境。

一柄刀在空气中划出阴冷的刀锋,“噗呲!”一个修士的头颅应声而飞,血液溅起数丈高,染红了白玉天台。

薛战看着满地的尸体,露出快意的笑容,道:“这修真界的正道真是越来越没落了,年轻一辈就没有一个能打的吗?”

一道天梯在半空中逐渐显现,等到完全凝实后,薛战一步步登上天梯。新的白玉天台已经在薛战上面露出,薛战察觉到已经有几人在上面了。

薛战嘴角上扬,道:“这么热闹啊,再加上我天魔宫薛战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