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回归

“天魔宫薛战?”在场的几位修士都愣住了,没人会想到薛战会出现在这里。

“薛战?他就是那个天魔宫宫主的小儿子薛战?年仅十八,已经是人境巅峰!”

“据说他在半年前曾和地境的强者对拼三招而不败,战力无匹!”

“原来他就是薛战!”

人群炸开了锅,都在暗自小心的打量着面前这个年轻人。

薛战微微仰着头,目露睥睨之色,仿佛在看一群待宰羔羊。

一位正道的修士看不惯薛战这副趾高气扬的样子,站出来,扬声道:“紫阳宗苏宁,来看看你薛战几斤几两!”

说罢,真气鼓荡,苏宁一身白袍被劲风吹拂的猎猎作响。

两人气机隔空对撞,但只有真正面对薛战的气势压迫时,才会发现他的强大。

至少苏宁就是这样感觉的,不出片刻,苏宁就被薛战的气机锁定,额头上渗出细密的汗珠。

彭!

苏宁重重的后退了一步,心中大惊:“不好!”立刻提起真气,但已经落了下乘。

薛战已经如同一道鬼影闪到了苏宁的面前,手中长刀划出凌厉的弧度,在苏宁的脖子上划出血痕,鲜血汩汩而出。

众人看着倒在血泊中的苏宁,皱紧了眉头,其中一人道:“大家一起出手,此子修为深不可测,非一人可力敌!”

“对!一起上!”

“镇压这个魔道之人,一起出手!”

看着纷纷运转真气,却无一人向前的几位正道修士,薛战露出轻蔑的笑,深深吸了一口含着血腥味的空气,薛战大叫道:“来吧,今天你们一个都跑不了,都得死!”

天梯上发生的事,景凡并不知道,修炼了一个晚上,景凡感觉真气恢复的差不多了。

丹田内的九彩旋风仍在不断淬炼景凡的真气,使得景凡真气的质量更加强大。

景凡一路向东走,又走了不知多远,一路上除了几只野兽骚扰外,倒也相安无事。

终于在下一天,同样毫无征兆的出现了一个透明球体,在它出现的那刻,景凡正在打坐,一身感知可以说是达到最佳状态,但仍然没有察觉到它是如何凭空把自己包裹起来的。

直到景凡被那股摸起来极负弹性的能量物质触动时,才猛然惊醒过来。

“这是,终于要离开了吗?”景凡摸着极负质感的能量层,暗暗用真气探索了一下,但真气根本就无法打入这层能量膜。

“罢了,赶紧回去重要,不过出了这么一档子事也不知道还能不能通过道宗的审核。”景凡的视野慢慢开阔,大片大片的森林高山映入眼帘,波澜壮阔的江山在景凡的眼中铺展开来,同时一种包罗万象,胸藏星宇的情怀在内心生出,精神一震。

那球体上升速度不快,但仅仅只是片刻,景凡就发现眼前白雾弥漫,看不见下方事物。

等再能看到时,景象已变成了暴风眼中灰褐色的土地。

景凡一边感到颇为神奇,另一边又充满了感慨,没多久的时间,自己从濒死之人到如今说是重获新生也不为过。

景凡现在回想起雷庭李云锋的强大气势,仍然心生一股如芒在背的感觉。目光略微变得凌厉,坚定道:“未来一定有再见面的机会,那时,你绝对不会再有这种高高在上的样子。我景凡,一定,一定会登上强者的殿堂!”

很快景凡在离地两米的时候,球体能量开始缓缓消散。

掐着时间,景凡待能量层支撑不住自身的时候,运转真气,一股轻风稳稳地托住景凡缓缓下落到地面。

真气是这个世界的灵气转化而来,与天地规则和契合,具有很多玄妙,强大和精彩的地方。

随后景凡直接运气于足底,身旁有轻风助推,速度飞快的向暴风眼外围而去,争取日落之前到达暴风城。

然而尴尬的是,景凡并没有记得路,因为天梯秘境的球体能量把他随机运送到了暴风眼外围的一处区域,景凡只能说是向外面走,但是却找不到来时的路。

没办法,只能一直向外面走。还好景凡速度不慢,地面的石沙逐渐变少,景凡知道马上就能出暴风眼的区域了。

直至黄昏,景凡终于看到了一个城池,在天边尽头,如同横亘在荒原上的一头巨兽。

此刻在黄昏中,暗黄色的光笼罩着这座荒原的巨兽,仿佛末日之光下的地府。景凡被自己心中的这个念头吓到了,旋即脚下的步子迈的更急了。

望山跑死马,景凡一直跑到了半夜才见到这座巨城,“剑仇关!”

“没想到我这一个迷路,直接跑偏到了剑仇关,这天风王朝边境八十关之一。”景凡暗自哑舍。

走向前去,到了城关之下,抬头就是高达三十丈的巍峨城墙,城墙下一座巨大的铁门严实的关闭着,两扇铁门上各自有一个峥嵘如鬼工的虎型门环,在门前两个灵灯惨白灯光的照射下显得尤其骇人。

当然,没等景凡细细回味这厚重的城关之美,两个身穿银甲的城关守军已经走向前来了。

左边那个守军皮肤黝黑,和身上亮甲形成了鲜明对比。“剑仇关守军例行检查!”

景凡把自己的家族身份令牌递了上去,黑肤守军注入灵气,查探了一番,道:“南德域景家的人,怎么会出现在这?”

“我是来暴风眼历练的,这不是历练完了回去吗?所以来剑仇关先住一宿。”景凡回答道。总不能说自己迷路了,阴差阳错来到这儿了吧。

黑肤守军皱着眉头,道:“就你一个人来暴风眼历练?”

显然,张岩并不认为一个破丹境修士拥有独自在暴风眼历练的实力。

“额,就我一个人,我是执行家族的历练任务,只能一个人。”景凡随口编了一个谎。看着黑肤守军疑惑的眼睛,景凡心里也没谱。

“嗯。”张岩把令牌还给了景凡,没等景凡松口气,又道:“现在正处于战时,夜间非有关令不得进城关,你还是等到明天再进吧。”

“战时?打仗了?”景凡有点懵。

“已经有不少村子被飘雪王朝的匪徒屠村了,再往北的龙穴关已经有小规模冲突了。”黑肤守军在说这话的时候,皱着的眉头更深了,语气也有点冷。

这时候右边的那个守军大声道:“飘雪的人真特莫不是东西,打就打,拿那些个百姓开刀算啥子本事!”闻言,景凡看向右边守军,这是个比景凡年纪还要小的人,修为不高,达到了凝真境。

听到右边年轻守军的话,左边的黑肤守军轻喝:“喊什么!注意军纪!”

“是!”年轻守军正了正身。

随即,黑肤守军退回到灵灯的旁边,菱形的灯在上方照射出冷冷的白光,在两人的银甲上反射到景凡的眼中。而景凡眼中正在浮现前几天在那个村落遇到的屠杀,那群手持短刃的黑衣人,那些倒在血泊中的百姓。

今夜无月,景凡身后巨大的广阔的荒野是一片漆黑,仿佛是有着无数厉鬼的深渊地府。可能是边关的风太冷,景凡打了个冷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