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无尽岛的覆灭!

灵灯的外形是一根铜质柱子,柱子上顶着一个菱形的白色晶体。而光正是由晶体发散出来,下面的柱子上刻有阵纹,可以吸收天地灵气,在白色晶体内转化为光。同时柱子上亦有凹槽,可以安装灵石作为能源。因此这种灯的运作与下边的柱子息息相关,又称柱灯,灵柱灯。

景凡只能在城墙下盘坐着,也不敢放心就地修炼,索性安稳的坐着,修养生息。同时也回想了一下近来发生的事,感觉像做梦一样。

期间,守卫军换了一次岗。平静的一夜很快就过去了。

东方深沉的黑色开始变得稀薄,渐渐的,金色的阳光如利剑割裂昏暗,给这片荒原带来生气。但剑仇关依旧抹着一种浓浓的暗沉光泽。

城门打开,守军又一次检查了景凡的身份令牌,确认无误后,景凡顺利进城。

可能因为战事的原因,城中的人并不多,反而是时不时可以看到一队队的剑仇军,身披银甲,蔚为壮观。

“先去吃顿饭”,景凡向着城中心而去,越往城中走,行人越多,两旁的建筑也开始变得繁华起来。

景凡抬头一看,“留仙斋”。这是一个三层建筑,在这个边关中算是最好的建筑了。同样建筑以石料为主,充分发挥了就地取材的原则。但外形上,大气而不粗鲁。

“就你了。”景凡决定先进去先吃顿饭,然后再去逛一逛,这里有着很多土特产,以及从飘雪王朝,周边小国流入的货物。当然战事一起,贸易基本上是被阻断了。

刚进门,里边有零散的几个食客坐在靠里的座位低头吃饭。小二跑过来热情的道:“这儿位公子哥儿里边请,公子哥儿吃点么啊,这儿是菜单,嫩瞧瞧。”

景凡听着带有浓烈边关口音的声音,心里感到一股莫名的喜悦,拿过菜单,挑了几个排在前面的菜品。随后上了二楼,找了个里面的位置坐下。

菜很快上来了,景凡慢慢品尝,近一桌子的菜吃了两个时辰。修士的饭量是很大的,消化能力更是强的离谱。无论是肉是菜还是酒,到了肚子眨眼间就会被消化吸收。

这些肉菜中都是含有灵气的,无论口味还是含有的能量都是很可观的。

景凡摸了摸肚子,笑着自言自语道:“在凝真境困了三年,一直都在拼了命的修炼,就为了打开丹田,破而后立。”缓缓地运转了一下体内的灵气,感受到体内充实的力量感,又道:“到了破丹境,那种一直督促我拼命进步的狠劲却有点动摇了。修真一途,最忌享乐,荒废修行,我得注意了。”

摇了摇头,景凡起身,结了账。在城内转了转,转到了兵器阁,名为千雪阁。

进入看了看,售卖的大多是飘雪王朝的兵器。飘雪王朝的炼器术独树一帜,在四大王朝中算得上是公认第一。

景凡看着琳琅满目的兵器,并没有购买,对于飘雪出品,景凡并不太习惯它的使用,也没有太大的兴趣。

炼器手法的不同,导致了兵器内的真气运行回路的不同,所以对于使用者来说,感觉上自然也不同。

在各处转了转,买了些飘雪王朝的特产,以及一张地图,景凡出城回家。

出城照例检查,检查后顺利出了剑仇关,景凡回头望去,天上有着几朵漆黑色的乌云,在天空上十分惹眼,乌云下的剑仇关依旧巍然矗立如同猛兽。

但此时的景凡不会想到,剑仇关会在三天后,会被来自飘雪的铁流淹没。

景凡一路南行,正走在官道上,发觉前方树下一人。

“这是?”树下一青衣女子及其狼狈的趴在地上,隔着很远,景凡仍能看见其身后的血迹。

走向前去,景凡越看越熟悉,紧走了几步,大惊道:“纪雨师姐!”

那倒在血泊中的女子正是在道宗帮助过景凡的女弟子纪雨。

景凡把纪雨抱住,用真气去检查伤势。

发现一道巨大的伤口在纪雨的腹部,伤口上残留的真气如同毒蛇一般吞噬着纪雨的生机。

纪雨受到真气的刺激,眼睛缓缓睁开,看到了面前的景凡,苍白的嘴唇扯出一道笑容,道:“景凡师弟,师傅他老人家说的没错,你果然在这。”

“师姐别说了,我现在就给你疗伤!”景凡拿出身上最好的丹药放进纪雨口中,纪雨摇了摇头道:“别,先别疗伤了,我自己的情况我清楚的很。”

“师姐你不会有事的!”

“你听我说,景凡。”纪雨打断了景凡的话,道:“你听我说,道宗完了,我传你道宗弟子令牌,以后你就是道宗唯一的弟子了。”

“怎么回事?师姐,到底怎么了?”景凡轻轻扶着纪雨,此时纪雨已经不是那个年轻活力的女孩子,更不是精通道法的修真者,而是一个弱小的将死之人。

一股浓浓的悲哀在两人的心中化开,像是身处在末日的边缘。

“整个无尽岛在一夜之间被打碎了,那些人太强大了,师傅和长老们都在死战,最后师傅用改天之术把我转移了出去,让我来找你。”

“把他交给你。”

“记住,强大起来之前不要回无尽岛。”

“道宗一直都在守护天道大陆,师傅希望你能坚守住道宗上下弟子的宿命,守护住天道大陆。”

“这个戒指中,有你的身份令牌和那样东西,切记,切记不要让人知道,它在你这里。”

“我好想睡觉啊,师傅我好想睡觉。”纪雨的眼睛半咪着,手中的灵戒递给了景凡。

景凡脑海如同炸了锅,各种信息如同灵力风暴的席卷,让景凡想不过来。

“他们是谁,谁是凶手,我一定为你们报仇。”景凡没有等到答案。

在景凡的感知中,纪雨已经失去了心跳。

“无尽岛一夜之间覆灭!”

“那些人太强大了!”

“道宗一直在守护天道大陆!”

“强大起来之前不要回无尽岛!”

“切记不要让人知道,它在你这里!”

“守护天道大陆的使命!”

景凡在离官道不远处的一颗大树下,为纪雨挖了一座坟。又取了松木作棺,以真气结下阵纹,保证棺材不朽。在临近的山峰取了巨石,以真气作刀,上刻:“道宗弟子纪雨之墓”。

景凡握着灵戒,沉默着,一旦选择打开这个灵戒,就意味着景凡正式成为了道宗弟子,也就要肩负起那未知的责任和凶险。

坐在墓碑的旁边,景凡抬头仰望着黑漆漆的天空,没有星月,正如景凡的心底没有方向。

这一刻,景凡仿佛回到了那日在突破时所遇到的黑暗。手中的灵戒被景凡的手指摸了一遍又一遍。

“这里边究竟存在什么?”

景凡目光一凝,道:“算了,风也好,雨也罢,修真一途,免不了身死道消,有啥怕的?”

注入灵气,那一刻,景凡心中有紧张但更多的却是平静。

一个身份令牌,正面一个道字,有着无穷的神韵。

一本厚厚的书,道宗宗谱。

一块石头,散发着淡淡的九彩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