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秘辛

天梯秘境。

一层层的白玉阶梯,通向天宇。

这对于进入秘境的各位天才来说,登上最高的山峰,站在最高的阶梯,才是他们的目标。

当然对于莫空也是,每一个踏上修行之路的人,都有一颗变强大的心。

这时候的莫空依旧有着初登天梯时的兴趣盎然,但气势虚浮,身上还能看到几处伤痕。

仔细观察就会发现,莫空身上流动着金属光泽的灵气能量,这些能量即修复着莫空的创伤,更为身体提供了一层保护。

“这群魔道的兔崽子,竟然敢对老子对手,下次绝对饶不了他们。”

莫空一瘸一拐的沿着天梯走,不时看看周围茫茫的白雾道:“奶奶个熊的,这天梯啥时候是个头啊。”

“师父给我说的大机缘在哪啊?我咋就看不见呢?”

抬头一看,白雾翻腾,逐渐露出一个新的天台,不同的是这个天台格外的大。比刚才莫空走过的还要大,当然莫空可以看到这个天台,自然经过了好几次战斗了。

“这应该是第九个天台了,应该是最后一个了。”

莫空想起凌霄仙门的师父,此代仙门的门主,对一众弟子说的话,“天梯一共有九层,里面有大机缘。”

“我只能告诉你这个机缘与神有关,能不能得到,就看你们的造化了。”

莫空内心不禁好奇,值得门主亲口说出的大机缘,究竟是什么。

谜底看来就在第九重了。

心念至此,莫空也不瘸了,疾走几步,登上天台。

登上天台的一瞬间,莫空发现自身真元被封住了。

一股极大的压制力作用在身上,灵魂上,心底生出一种蝼蚁般的渺小感。

莫空一个不注意被强压压弯了腰,心生一种渺小卑微的无力。

“他奶奶的,我倒要看看谁能压垮老子。”

莫空很快调整了心态,开始和那种压制力对抗。

良久,莫空在一声长啸中,站直身子。“啊芜湖!痛快!谁也压不住老子的琉璃百宝体!”

这一刻莫空发现琉璃百宝体又有精进。

但是一身真元仍是被死死压制在丹田中。

莫空向中间走去,隐约可以看到一些黑点。莫空虽然不能动用真元,但是肉身力量十分强横,疾跑起来,不一会就到了几个黑点面前。

一眼看去已经有了五个人,分别坐在一个白玉坐椅上。

莫空刚刚靠近,一个白玉坐椅自动在空间中显现出来。

“各位好啊!这是给我坐的吗?”莫空笑着打招呼,虽然只认识其中的两三人。

“飞云兄弟来的早啊。”莫空笑着对做第二个坐椅的男子打招呼。“莫空兄也来了,我也刚到而已。”剑飞云笑着回道。

“天剑阁新一代的领军人物也太谦虚了,我估摸着早就到了吧。座椅排名比我还高,不知道战斗力有没有这么强。”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响起。

莫空看向声音的来源,第三把座椅上的血衣男子。

“程危楼?没想到你们魔道的人都这末猖狂了?敢在这里撒野!”莫空回应道。

“行了莫空兄弟,赶紧坐上座椅吧,没必要和魔道之人说话,出了秘境,除掉便是。”剑飞云毫不在意的说道。

莫空冷哼了一声,道:“血羽宫的小子,等出了秘境老子与你大战三百回合!”

“求职不得。”说完,程危楼闭上了双眼。

莫空又看向另两人,拱手道:“霞月仙子!静月仙子!”

两位女子都回礼,同为正道顶级宗门修士,相互之间多多少少有些联系。

最后莫空看向了第一个人,一个身穿黑色紧身衣的男子,一头长发被黑色的发带束起,此刻正闭着眼睛。

“兄弟,怎么称呼?”莫空没有坐上刻着“第六位”的白玉座椅,而是去第一个黑衣男子面前,开口询问道。

莫空心想,能做上第一把白玉座椅的人,肯定是修真界有名有姓的大宗弟子,或者是哪个宗主的亲儿子,或是哪个长老的秘传弟子。

可这个人,莫空确确实实不曾见过。“修真界还有我不认识的人?”

黑衣男子睁开双目,那是一双平凡的目光,但在那一瞬间莫空却好像看到了一头在亘古的历史洪流中漂泊的妖兽,内敛而峥嵘,又带着看透世间的沧桑。

这种感觉又瞬间消失,“飘雪王朝,徐百尘。”简单的自我介绍过后,莫空想了想,这明明只是一个年轻人啊,刚才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这个年轻人绝对不简单,否则也不可能坐在那个位置。”莫空心中想到。

“原来是徐兄弟,幸会幸会,我是凌霄仙门的莫空,叫我阿空就好了。”莫空笑着打了招呼,就做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徐百尘又闭上了眼。

而其他人也都暗自思虑,这个红尘界的人绝对不简单。

刚坐上去,一股奇特的灵气从天地间一点点的汇聚过来,令莫空欣喜的是,灵气质量高的吓人,就像是神灵气一般。景凡发现真元可以运行了,但是离不了体,便抓紧时间修炼了起来。

期间,又来了几个人。分别是天魔宫薛战,天剑阁郑心龙和炼魂宗裴枫。

九把白玉座椅一字排开,面向前边茫茫白雾。

虽然众人交流不多,但隐隐约约察觉到重头戏要来了。

白雾翻腾中,一个老人走来,众人没有看到他是如何出现的,好像走了一步就来到了众人面前。

在众人的感知中很远的地方出现了一个人影,睁开眼睛那人却在眼前。

“孩子们好啊,可能你们对我有点陌生,没有见到过我,我毕竟是个老家伙了。”

“大陆的人们称我为柏水道君,你们喊我一声前辈就好了。”

众人大惊,剑飞云道:“您难道就是天道大陆的最后一位活着的神祗,柏水道君?”

“我已经死了,最后这个魂力就留在这给你们几个小家伙说几句话。”柏水道君和蔼的笑着。

但众人的心里还是爆炸了,这可是一位真正的神灵,如今就站在他们的面前。

怎么能不激动。

“神灵不是永生的吗?怎么会死?”说出这话的是霞月仙子,她轻灵的声音中透着不解。

这也说出了众人的疑问。

神灵是永恒不灭的。

“神灵可以永生,但也可以被杀死,万年之前,无数神灵纵横捭阖,如今不都化为了一坡黄土?”

“孩子们,我知道你们想问什么,我都会告诉你们。”

柏水道君还是和蔼的模样,身上的白衣一尘不染,没有一点将要消散于人间的悲哀。

“万年之前,天道大陆受到他们的袭击,开启了一场旷世的神战,天道大陆被击碎,一分为三。”

平淡的声音在众人耳边响起,到了脑海中却如同惊雷一般造成了极大的震撼。

一段隐藏在各门各宗古籍里的秘辛在老者的口中娓娓道来,这群年轻人还不知道,身上将被授予大陆的重任。

黑暗正在向他们招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