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景家锦阳城

秘辛从柏水道君的口中娓娓道出,几人都非常吃惊。

柏水道君看着满脸错愕的众人道:“天道大陆的未来在你们年轻人的手中,而这也是我在这里见你们的原因。”

“能来到这,说明你们各各都有非凡之处。”柏水道君目光扫视众人。

众人中只有徐百尘面色不变,端正的坐着。“能坐在这个位置果然还是有点真本事的。”柏水道君心想,但脸上没有表现出来。

继续道:“这里有九滴神血,神血的大部分威能都被封印了,它会让你们更容易得探寻大道,早起成神。”

九滴神血凭空出现,漂向众人。这一次连徐百尘的呼吸都急促了许多,神血对于修士的好处是非常巨大的。

无论体质,悟性,对大道规则的理解等等,都有无穷好处。

“好了,孩子们,善用神血,天道大陆的未来就靠你们了。”

柏水道君说完,一挥手,九人消失在天台。

空荡荡白茫茫的天地只剩了柏水道君一个人,他的身体开始变得虚幻稀薄,缓缓闭上眼睛,逐渐消失在空间中。

这本来就是一缕残魂,到了该消散的时候了。

几个人眼前景物变幻,瞬间到了各自登天梯的地方,但天梯已经开始变得虚幻,不一会儿就消失的无影无形。

……

莫空内视丹田,一滴如同琥珀的神血安安静静的躺在丹田中,景凡决定回到宗门立即闭关,炼化神血。

外面景凡正研究那个古朴的石头,石头上有着密密麻麻的花纹,有短有长,有粗有细。

无论景凡用什么方法,这石头都一副模样,发着淡淡的九彩光芒。

“算了,回家再研究吧。”景凡没了兴致,把东西放进灵戒,景凡决定先回家。

一路走官道,途径念卿域,然后进入南德域,南德域中有十二主城,无数小城,其中景家掌控了八大主城,可以说势力在南德域是一手遮天了。

而景家的本家所在的位于八大主城之一的锦阳城。

当初景凡正是从锦阳城偷偷跑出去的。

经过一个星期左右的长途跋涉,景凡终于来到了锦阳城下。而腿下还夹了匹铁麟宝马,换了一身干净的白衣,颇有一些衣锦还乡的感觉。

“爹娘,我回来了。”景凡心中默念,嘴角上扬,心中充满了喜悦。

虽然景凡之前的修炼天赋在同龄中不算突出,身为偌大景家家主的独子,那点实力确实也上不了台面。

但现在不同了,已经到达破丹境,突破自身桎梏,往后的修行之前在这个境界可以说是一片坦途。

身为独子,景凡在景家还是有些知名度的。

锦阳城下,巨大的由金石铸造的城池在阳光下闪烁金芒。城楼上有特意雕塑的狮子头,威风堂堂,同时刻有阵纹,必要时可以启动一座护城大阵。

一队士兵正在盘问着过往人员,人来人往,络绎不绝。锦阳城算得上是南德域最大的城池了,人流量相当大。

景凡想着低调进城,下了铁麟马,牵着过去接受盘问。

“凡哥,你回来了!”一道声音打破了景凡低调进城的想法。

景凡向着声音的来源看去,一个约莫十五六岁的少女正在城门下向着自己走来。

“玲珑妹子,你怎么在这?”景凡笑着开口问道,脸上露出一抹激动之色。

历经这么多天的历练,终于回到熟悉的地方,见到了自己的亲人,景凡心中颇有一些激动和喜悦。

“唉,一言难尽啊,先不说这个了,赶紧进城啊!先去见见伯父伯母,你离家的这些天他们别提多着急了。你也真是的,离家出走,连个招呼都不打!”景玲珑上前挽起景凡的胳膊,两人进城去。

两旁的军士放任两人进去,对景凡确实见得不多,景玲珑守门的军士还是认得的。

景凡有些感动,笑着说:“嗯,先去见见我父母。你是不是又被叔叔责罚了,去守城门了?”

景玲珑吐了吐舌头:“略略略,我爹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真是的,我一个大家闺秀怎么舍得让我去站岗呢?唉,惨啊!”景玲珑的父亲也就是景凡的叔叔景军哲,是锦阳城的军帅,统领一切军队,但同样的只有一个独生女儿,也就是景玲珑。所以对景玲珑要求严格,动不动就让其守城门以做惩罚。

城门的守军对自家的这个大小姐这是相当熟悉,更是十分呵护。没办法,谁让她老子是自己军帅呢。

“哈哈,叔叔近来可好啊,一会儿和你一起去拜访。”景凡看着面前可爱的女孩儿开口道。

景玲珑摆手,道:“得了吧,你自己去,我这时候去他得把我腿打断,自己去吧。”

“有这么夸张?”

“当然……”

两人一路走走笑笑,不一会儿就到了景家府邸。

说是景家府邸,不如说是锦阳城的内城。

两头巨大的石狮守护的景家东门,两个凝真境巅峰境界的守卫身穿黑甲,一左一右站的笔直,身上透出凛冽气势,让行人不敢驻足。

“公子好,小姐好!”护卫打了声招呼,并推开了红漆大门。

景凡点了点头,走在熟悉的路,两旁的红玲树开了红玲花,花香扑鼻,让景凡闻到了熟悉的家的味道。

红玲花的花香有静心凝神的作用,景凡感到了心安,不知是花香的作用,还是因为回到了家。

景家东门进入,就是景家东区,这个区也叫景家园林。这里有很多假山湖泊,亭台楼阁,玲花遍野。

一般来说,这里很少有人可以在这里常住,只有地位极高的族人才能在灵气充沛,景色优美的东区有府邸常住。

而景凡就有这样的一间府邸,坐落在东区的最西边,靠近中心区。中心区呢,是景家的一些偏公共意义的建筑,如景家神兵洞,神功馆,神丹阁,神道塔等等。

在山水楼阁中走了约莫几里,两人都为修真者,也不觉得累,反而有些兴奋。终于一个隐藏在郁郁葱葱林木中的府宅露出了它优雅的飞檐,景凡的住处到了。

绕过屋前的流水,在雕花石桥上走过,就到了门前。门前有一个丫鬟在洒扫,见来人一征:“少爷回来了!”

“嗯,月儿我回来了。”景凡微笑点头道。

那叫月儿的姑娘,激动道:“夫人知道吗,我现在就去告诉夫人。”

点了点头,不再管匆匆跑去的月儿。

“终于到家了。”景凡笑了笑,迫不及待的进去,里面还是一番简简单单的布置,很干净,可以看得出经常有人打扫。

景玲珑眨了眨眼,笑道:“真羡慕凡哥你啊,有这么好的一座屋子,爷爷可真偏心啊。”

“哈哈,你要不来住几天?我一个人住也无聊,上边还有房间。”景凡示意景玲珑坐下,一边泡茶一边问着。

“我就随口一说罢了,倒是想来住,我爹可不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