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十兽锁天决

两人喝了会茶,稍作休息,就去拜访景凡的母亲。南区,是一片巨大的宫廷建筑群,景家的大部分人都住在这里,当然一些门客长老也在这里有居所。

景凡的父亲是家主,自然有一套独立且豪华的庭院,也就是家主府。

两人速度不慢,不一会儿就到了。在无数的宫廷建筑群中轻车熟路的找到了家主府。

风夫人已经在等候了。

“你这个臭小子!死哪去了,真的反了天了,非要让你爹打断你的腿!”刚踏进门槛,景凡耳边传来风夫人的责怪声。

景凡笑了笑,道:“娘消消气,保证下次不会了。”

景玲珑插嘴道:“伯母你看,凡哥竟然说有下次,这能饶了他吗?”一边说,一边上前挽起风夫人的手。

景凡顿时咬牙切齿,道:“你这个可恶的吃里扒外的家伙。”

吐了吐舌头,景玲珑调皮道:“什么吃里扒外,我一直都是伯母这边的。”

风夫人脸上洋装出的怒容消失了,笑着说:“哈哈,还是女孩好啊,这小兔崽子不听话啊。不行得赶紧给你找个媳妇,好好替我管教你。”

说着,一家人就到里边坐下来,慢慢交流这些日子的经历。

下人们去准备饭菜,没过多久,景凡的父亲也来了。

景沉龙,景家家主,景凡的父亲。相貌和景凡有些许相似,有着同样刀削斧刻的面孔,比景凡更多了沧桑。一双虎目时不时流露出威严,充斥着生杀予夺的威严。

“男孩子,就该多多出去闯荡。活着回来就好!”和风夫人相反,景沉龙的态度对景凡大力支持,男人就该志在四方!

谈到景凡的境界突破,景沉龙更是乐坏了,当场给了景凡一枚通行令,可以在中心区有特权的令牌。

景凡曾经要了好久都没得手,高兴坏了。

一家人高高兴兴的吃了顿团圆饭。

景凡到了天黑时分回到了自己的住宅,听到窗外汩汩的流水声,沙沙的风声,感受到风儿在四周的流动,景凡内心感到十分的平静和安心。

景凡盘坐起来,和曾经无数个日夜一样,五心向天,抱元守一,修炼起来。

“竟然突破了。”景凡发现体内丹田容积再度扩大,灵气从四周汇聚过来,在景凡的毛孔中渗入,并汇聚到四肢百骸的经脉之中,又在景凡真气的引导下进入十条主经脉,最后汇入丹田,被炼化成真气。

然后这些真气又被风灵一遍遍的凝练,成为品质更高的真气,隐隐可见真气中参杂着九彩的色泽。

景凡决定明天先去中心区走一遭,去景家神文殿查找一下体内这个九彩小旋风的来历。

当初受到雷庭的人追杀,就是因为这个东西。提及这事,景凡又想起了那是被李云锋掌控生死的无力,随即更加努力的修炼起来。

清晨时分,旭日初升,紫气东来。景凡在门前练了一会儿剑法,越发想要去中心区兑换一些功法武技。

说去就去,景凡住处虽然处在东区,但隔壁就是中心区的神丹阁。

越过神丹阁,就是神功馆,巍峨的五层楼建筑。

景凡的中心区通行令可以让景凡的权限提高一级。进入神功馆,对着执事抱拳道:“李执事,这是通行令牌,我想去天字楼。”

“少爷突破到破丹境了?恭喜恭喜,里面请。”李执事检查了一下通行令,就给景凡通行了。

按常理,以景凡初入破丹境的修为,只能进入第三层地字楼,但有了通行令,就可以进入第四层天字楼。

天字楼的功法武技,大多数都是天阶,威力强大,玄妙莫测。

顺着楼梯向上,每层楼都有执事会盘问景凡,历经排查,景凡终于来到了第四层天字楼。

进入以后,一个个高大的书架映入眼帘,偶尔还有一些石桌在。无一例外,无论书架上,还是石桌上都有一本武技或者功法。

景凡往深处走去,功法不多,展示了它的珍稀。这些天阶功法每一本在外界都能引发一场腥风血雨。

这里却遍地都是,景凡眼睛掠过,《紫焰神功》、《九天魔云决》、《不灭之殿》、《雷火战神录》等等。

“都是一等一的好功法呀,真巴不得全给拿走。”景凡翻了一本又一本,每一本都爱不释手。

但是景凡知道自己只能选择一本,第二本就要用家族的功勋值来换取了。

到底选什么呢?

继续往里走着,这里边的功法更加强大和玄妙,修炼难度也更加大。

目光一凝,景凡看到一柄处于石桌上的铁卷,其貌不扬但却隐隐散发一股能量,“一部功法的承载之物都散发着能量气息,看来并非凡品。”

快步走了上去,铁卷由约莫十个长条状铁片用银丝连接而成,虽然其貌不扬,但打磨的却十分精密。

铁片卷在一起,沉在一片法阵之中,法阵主要是隔绝外边能量进入,只要不使用真气,就不会触发法阵的攻击。

轻轻的伸手触摸到铁卷之时,首先一股微微凉的感觉传来,景凡只感觉铁卷质地厚重,抬手发现果真如此。

约莫百斤重的样子,简直和它的外表极不相称。

百斤之重在破丹境修士的眼中已经算不得什么了。微微用力拿起了铁卷,景凡脸色露出一抹期待,很想知道这究竟是什么功法。

拿出法阵,细看之下,《十兽锁天决》五个字刻在铁卷的外层,无形中散发出一抹威势。

缓缓打开,一股狂暴刚烈的气机随之缓缓出现,等到完全打开,景凡眼前仿佛出现了十头猛兽在峥嵘咆哮,向着景凡扑来。

“哼!”景凡冷哼一声,双目一凝,气机随之爆发,震碎了眼前的幻象。

“好厉害的十兽锁天决!一部功法竟有如此威能!”景凡心中感到诧异。

十兽锁天,日月无痕,星辰无光,非有十脉,大气运,大魄力之人不可修之!

以脉锁兽,以兽锁丹,丹即是天。十兽出,天地陷!

景凡深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的激动。这功法可以说是相当逆天了,当然修炼条件也十分苛刻,需要十脉之人才能修炼。

“创建这功法的前辈简直是我恩人,和我的情况不谋而合。”

景凡激动道:“估计地级功法九兽困天经就是从这里衍生出去的。”

就它了!

“十兽锁天决,大成之后合十兽之力有破天之威,好!很好!”景凡对此很满意。

拿着这份沉甸甸的铁卷,景凡离开了天字楼,当然在天字楼留下了备案,三个月之后交还铁卷,不得外穿,不得抄录,违者斩之!

“小家伙,我得告诫你,即使十脉之人也要谨慎修炼,此功法强虽强,一个不小心就是经脉尽碎,一身修为化为乌有,谨慎啊!”天字楼的年长守阁人告诫景凡道。

此刻景凡心里高兴急了,迫不及待的回去修炼,以至于守阁人的话都没放在心上了。

神功阁不光功法,也有武技,景凡的权限只能挑选一门天阶,武技只能在地字楼挑选了。

“就是你了,龙卷击涛剑法!”

虽然心里激动,但还有一件事,景凡并没有忘记去做,那就是去神录殿查探自己丹田中的异象。

这一点也得到了答案。

风之本源,构成天道大陆的本源力量。当然只是一丝罢了,不过一丝对于一个修士而言也有莫大的好处了,更何况这个修士才刚刚破丹境。

至于神兵洞,景凡并没有深入,玲歌剑被景凡上交,加上自己的中心区通行令,景凡也得到了一把想要的剑型灵器,星魂剑。

剑宽三指,刃长六十,通体由天外陨石锻造,剑身雪亮,坚不可摧。剑柄由千年水沉木打造,对于真气的传导十分流畅,握在手中刚刚合适,柄尾有一红色流苏,整体看来十分雅正且内敛,景凡还算满意。

这样一来景凡对于其他的就没什么兴致了,索性回到住所继续研究《十兽锁天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