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风翼云纹虎兽魂

拉着景玲珑一路快速回到东区府邸,景凡需要先疗伤。

“凡哥怎么样?伤的重不重?”景玲珑关心道,刚才景凡一把推开自己,让景玲珑心里感到十分感动。景凡笑了笑,说到:“不碍事,小伤罢了,疗养一会儿自然就好了。”

景玲珑在旁边给景凡检查了一遍,发现只是有些小伤后放下心来。破丹境修士的恢复能力还是很强的,比凝真境多得多的真气使得对于伤势的恢复更加迅速。

“凡哥都怪我,让你去演武场,要不然你也不会受伤了。”景玲珑睁着水汪汪的眼睛给景凡道歉。

景凡拍了拍景玲珑的头,道:“没事,好歹我也是景家少主,得让他们见识见识少主我的厉害!”

景玲珑闻言笑了出来,她的心意景凡知道。自己在曾经修为停滞的那段日子虽然行事低调,深入浅出,可仍旧有人以此来做些口舌。这一战之后,无疑向所有人发出了一个信号,景家少主回来了!

随后景玲珑便告退了,只景凡一人花了一点时间把身上的伤处理好。

下午大部分时间景凡用来钻研十兽锁天决,十兽锁天决主要是炼魂入脉,所以说兽魂是不可或缺的。

到了晚上景凡决定离开景家,去锦阳城最大的兽魂专卖店看一看。

依照景凡的想法,先修炼一条主经脉,右臂脉。这就达到十兽锁天决的第一重了,那时自己的真气质量和数量还会迎来质的飞跃。

人体的九大主经脉分别是首脉,心脉,血脉,魂脉,骨脉,左臂脉,右臂脉,左股脉,右股脉。九大经脉贯穿全身,是修行一途的基础。

景凡换了一身黑色锦袍,从景家东区出去,宽阔的道路两旁都是各种各样的店铺。能在锦阳城中心区开设的店铺都有些实力和背景,自然出售的商品也会更好更贵。

没有走多远就来到了兽魂专卖店,此时店里人不是很多,一个小厮接待了景凡。

“让你们管事的出来和我谈。”景凡拿出自己的身份令牌递给小厮。小厮看到令牌上刻着的景字,顿时跑去找掌柜的了。

没让景凡等多久,一个身穿灰色长袍的圆脸中年人被小厮带来了。

圆脸中年人快步走向前来,摆出一副笑容道:“这位公子里面请,请到雅间一坐。”

景凡点头,跟着圆脸中年人向着里面走去。店内陈设简单却雅致,很快到了一个包间内。

圆脸中年人拱手道:“公子我先介绍一下,鄙人刘福,是这兽魂专卖店的掌柜,公子需要什么兽魂尽管给鄙人说就好。”一边说,一边给景凡泡了杯茶。

景凡直接开口:“嗯,刘掌柜好,我确实需要一头兽魂,品阶要高,最好能够是风属性的。”想要炼成十兽锁天决,兽魂绝对是重中之重!

“嗯,公子这里是风属性兽魂的单子,你看一下。”刘福从灵戒中拿出一份纸质名单,上面记录着店内所有的风属性兽魂。

“风暴巨狼,玄阶中级妖兽。”

“裂风猩猩,地阶高级妖兽。”

“风雷鹰王……”

景凡仔细的看着名单上的妖兽兽魂,其中兽魂地阶天阶都有,玄阶反而稀少。想必是对兽魂编辑的时候进行了遴选。

很快,景凡就找到了自己想要的兽魂,天阶初级妖兽风翼云纹虎的兽魂。

“风翼云纹虎,天阶初级妖兽,擅长速度的同时,亦拥有强大的力量。”

“就它了。”景凡指着风翼云纹虎的那一栏,对圆脸中年人说道。

刘福堆笑着伸了个大拇指,道:“公子好眼力,这风翼云纹虎可是强大的很,它的兽魂可不是一般人能驯服的,公子一看就实力强横,想来驯服一头天阶初级妖兽的兽魂并没有什么问题。”

“多少灵石?”景凡摆摆手,实在没什么胃口听这个圆脸中年人的奉承。

刘福笑了笑,道:“一百万枚灵石,当然公子是景家弟子可以打个八折,只要八十万就可以了。”

景凡皱了皱眉头,“这么贵?”八十万枚灵石,即使是景凡提前把自己的弟子俸禄取了出来,再加上这些年的积累才勉强够了这些,如果买下来,那么自己直接就倾家荡产了。

“能不能稍微便宜点?”景凡颇为不好意思的开口道。刘福闻言哭丧着脸,说:“这可是天阶妖兽风翼云纹虎的兽魂,七十五万灵石,不能再少了。”

“好!”景凡咬了咬牙,拿出一枚储物戒指。为了变强,为了在三天后打败景婷婷,拼了!

这枚戒指是景凡十八年来的积蓄,景凡身为少主,待遇自然很高,这些年也没少攒下灵石。但付钱的那一刻,看着一个个装着灵石的箱子从自己灵戒跑去了满脸笑容的刘福灵戒,景凡还是有些心疼。

“这枚摄魂珠就当是给公子的赠品了,欢迎下次光临。”刘福的圆脸上堆满了笑,笑得带出一道道皱褶。

景凡把摄魂珠放进灵戒,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了景家东区府邸。

当然接下来就是修炼了,景凡反反复复把十兽锁天决第一个铁片上的内容看了一遍又一遍,直至熟读于心。

随后景凡控制着真气开始在右臂运行,在主经脉结成一道道真气网,随后再编织出一个个稳定的真气节点。

随后就是炼魂入脉了。

景凡吞下两枚蕴脉丹,用真气指引着丹气进入右臂脉。

“要开始了,还真有些激动啊!”景凡深吸了一口气,把心态放平。

然后取出摄魂珠,注入真气,“吼!”一道兽吼声在摄魂珠内炸响,景凡迅速把真气注入并拉扯着兽魂进入右臂的主经脉之中。

这时候,景凡提前按照十兽锁天决上的方法编织的真气网起了作用,直接把那头有着两条巨大风翼,身上有着玄妙云纹的猛虎魂魄捕捉住拉扯进右臂的主经脉之中。

景凡现在不得不用全身真气镇压右臂的兽魂,肉眼可见的血痕出现在景凡的右臂上,一道道青筋暴起,皮肤不断裂开,流出血来。

咬牙坚持,景凡不断按照十兽锁天决上的方法编织玄妙的真气纹路,逐渐兽魂的怒吼声小了下去。

这时候,景凡在主经脉中构造出的真气节点绽放出玄妙的光芒把兽魂吸收了进去。

“呼!终于完成了吗?”景凡吐出一口气,放松下来。

不等景凡反应过来,真气节点猛然在经脉中破碎,风翼云纹虎兽魂又脱困而出,变得更加狂暴,在经脉中横冲直撞。

密密麻麻的裂痕出现在景凡的右臂,“不好!再这样下去手臂都要废了!”景凡忍住手臂剧烈的疼痛,疯狂的运转真气对兽魂进行镇压。

“必须赶在手臂报废前,把兽魂镇压住!”景凡一念之此,更加疯狂的进行真气镇压,一双眼睛充满了血丝,开始拼命了。

“给我镇!”景凡真气的疯狂运转也带动了丹田中风之本源的转动。

一缕缕风之本源不受控制的进入右臂脉,而风翼云纹虎的兽魂一接触风之本源却变得安详起来。

好机会,景凡赶紧操控真气对其进行了镇压,彻彻底底压在经脉中。“风之本源?”景凡想到一个办法,现如今普通的真气无法构造真气节点来安放融合兽魂,但是用本源之力却可以行得通。

说干就干,景凡控制着风之本源之力在经脉中构建了一处处本源节点,风翼云纹虎兽魂也被风之本源炼化进节点中。

“这一次就万无一失了。”景凡看着伤痕累累的右臂笑出声来,同时不忘往自己嘴里塞上几枚丹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