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家宴

炼化兽魂并不是一个一蹴而就的过程,现在仅仅只是初步完成而已。紧接着景凡还需要用自己的真气对兽魂进行二次炼化,其实这一步才是完全炼化。

将兽魂炼化为自己力量的一部分,真真正正的为我所用。而且这正是用二次炼化的兽魂反哺自身,从而提高自己全方位的实力。

景凡没有浪费时间,一鼓作气,调动真气对风翼云纹虎的兽魂进行二次炼化。

按照十兽锁天决全新的真气运行路线,景凡原本的真气开始慢慢转化,这个过程是和兽魂二次炼化同时进行的。也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兽魂和体内真气的契合度达到完美,同时对真气质量进行大幅度的提高。

随着时间的推移,景凡右臂内的源力节点在经脉中稳固下来,这些节点是兽魂和风之本源,真气结合而成的,拥有的威力让人期待。

另一个令景凡意外的好消息就是右臂脉经过这一修炼变得更加粗壮,可以容纳更多真气运行。

这样一来,景凡实力就有一个巨大的提升。

经过十兽锁天决修炼而来的真气呈青色,与风元决比起来青的更加纯粹,更大的区别在于真气的质量上。

现如今景凡还不能很好的掌握变化了的真气,真气在丹田和经脉时不时掀起波澜。更加可怕的真气属性明显变得狂暴了许多,如果把此时的真气比做猛虎的话,之前风元决修炼出的就是猫咪。

景凡没有忙着测试真气威力,而是按照十兽锁天决第一重的功法安稳修炼了整整一天。

都说修炼无日月,景凡退出修炼状态后已经是第二天夜间了,出门进入东区园林,找了处人迹罕至的假山。

清冷的月光照在地上,像极了落地的霜。景凡的右臂经过一天的恢复已经无碍了,也不动用真气,一拳击在一块一人高的大理石上,“彭!”

景凡赶紧退后闪躲,满天碎石横飞,面前的大理石竟是被一拳轰碎了。

景凡微微一愣,惊叹道:“没想到右臂的力量竟然恐怖到如此地步,这要动用真气可还了得?”

暗暗盘算了一下右臂的力量,动用真气估计能把大理石轰成粉末。

“不亏是天阶功法,威力就是强大,也不枉我花费了全部身家买下天阶兽魂,如果兽魂品级低点,估计就没这么大的威力了。”景凡心中认真想了想。

随即景凡离开了此地,毕竟刚才的动静可不小,别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回到自己府邸,景凡再一次投入修炼中,全新的真气运行路线虽然玄妙,但对景凡来说还是有些简单的。景凡隐隐觉得有再次突破的征兆,于是更加努力修炼起来。

此时,一缕晨曦在东方升起,唤醒了睡梦中的世界。

景凡趁着紫气东来,阳气旺盛,正是修炼剑法的好时候,演练龙卷击涛剑法,虽然短时间内无法掌握这门武技,但是熟悉招式,体悟剑意还是很有必要的。

下午时分小丫头月儿从南院赶来让景凡去家主那里吃顿晚宴。

景凡只好过去,暂时停止了剑法的修炼。

毕竟自己父亲是一家之主,平日里日理万机,能抽出时间来相当不易。

等到了家主府,发现还是很热闹的,下人们正忙着端菜送菜。进了里屋,几个熟悉的身影正坐在圆桌旁聊天。

“哟,景凡来了?”一人站起身来把景凡带上桌,紧挨着此人坐下。“你小子自从回来也不知去拜访大伯,枉你大伯我护送了你三个月啊。”景渊笑着拍了拍景凡的肩膀。

此人正是景家第一高手,景凡的大伯,家主景沉龙的哥哥景渊。

景凡笑到:“这是哪里的话,大伯的恩情景凡没齿难忘。”说罢,站起身给景渊鞠了一躬。

景渊连忙摆手,道:“行了,都是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今天晚上好好陪大伯我喝一个。”

“大哥你特娘还喝呢,也不看看自己的身子发胖发成啥熊样了,没点数呢怎么。”一道略带粗鲁的话语在另一侧响起。

景凡看了看景渊发福略带肥胖的身体笑着打趣道:“三叔这是哪里话,大伯可是咱家第一高手,喝几杯酒怎么了,哈哈哈!”

“你这臭小子,找打,哈哈哈。”

一家人都笑了起来,刚才说话的景军哲正是景玲珑的父亲,一个在军营长大的汉子。

景沉龙笑着说:“行了,托了凡子的福,咱哥几个聚聚,必须喝痛快!”

于是这场家宴就开始了,除了兄弟三个和景凡外,还有景凡的堂叔景南峰和景北峰两兄弟。

菜过五味,酒过三巡,这场为景凡接风洗尘的家宴终于还是结束了。

景凡母亲正和景玲珑在聊天,景凡本想上前问个好。结果景沉龙拦住了景凡,单独把景凡叫到了一个屋子。

“怎么了爹?”景凡不解地问。

景沉龙笑着摸了摸下巴的胡子,道:“怎么,没事我就不能找我儿子聊聊天?”

景凡打了个哈哈,道:“老爹这是哪的话?想聊随时聊嘛,你儿子我陪着。”

“嘿嘿嘿,你小子知道你身上最大的缺点是啥吗?”景沉龙笑着摇头,卖了个关子。

“是啥?”

景沉龙慢慢地说道:“心不够狠啊,太软不够硬,没见过多少血啊!”

“欠缺历练,欠缺在生与死边缘的历练,欠缺见血的历练。所以说你小子啊,不够强硬!”景沉龙给景凡和自己倒了杯清茶,轻轻抿了一口。

景凡眨了眨眼,道:“额,有爹在,我也不用见那么多血啊,这么大的景家在这,锦阳城内也没人敢动我啊。”但景凡心里却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的严重性,从小到大自己修炼确实刻苦努力,可单枪匹马出门历练的次数还真就不多。

“不不不,凡子,要变天了,别说锦阳城景家,整个天风王朝的天都变了。”景渊随后把飘雪王朝进攻天风王朝的事说了出来,本身它这不是秘密,用不了多久整个红尘界都会掀起一场大地震。

“飘雪王朝的大帝生了个好儿子啊,叫什么来着,奥对,叫徐百尘。”

“这次飘雪王朝东联地雨,西压飞霜,南攻天风就出自他的手笔。听说边境的剑仇关已经覆灭了。恐怕若真能攻下天风王朝,常年软弱不堪的飞霜王朝立马俯首称臣。再加上他和地雨王朝的联姻,恐怕到时整个红尘界都要统一了。”

说着,景沉龙又抿了一口茶水。

“每个王朝疆域如此广大,而且军队无数,天风大帝实力如此之强,哪有这么容易打垮!”景凡震惊之余,反问道,“剑仇关竟然被灭了,这是真的?”

景沉龙不置可否的摇摇头,道:“我还能骗你?不过飘雪军队纪律严明,不杀百姓,那位太子的手段还是很高明的。王朝大能有多大,大帝强又能有多强呢?”

景凡又问道:“这么说,飘雪王朝真的要统一红尘界?”红尘界是相对于宗门林立的修真界而言的,主要包括了四大王朝及周边小国以行政区统治的区域,只占了天道大陆东陆的一小部分。

“这谁知道呢,听说你拿到升龙令了,这次升龙武会的状元听说会被王室直接授予军衔,委以重任,就和这次飘雪的侵略有关。”景沉龙盯着景凡,道,“所以凡子,你一定要给你爹拿个状元郎回来,这样一来你也能得到历练,对你百利而无一害。”

“嗯。”景凡隐隐有些期待升龙武会了,与此同时也对那个飘雪王朝的太子产生了浓厚的兴趣,那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竟会有如此大的手笔。

景沉龙摩挲着下巴的胡子,眼睛一转道:“听说你和婷婷那丫头约战了?准备的怎么样?”

“还好吧。”景凡摸了摸头,然后把改修功法的事告诉了景沉龙。景沉龙毕竟是地境强者,对于武道的领悟远飞景凡可比,随即和景凡讨论了起来。

夜凉如水,月色撩人。父子俩坐在窗边,促膝长谈,一夜未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