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恐怖战力

回到东区已经是清晨时分,景凡走过石桥,推开门进入屋内。里屋有一密室,下去后的空间约莫有百米平方,足够平时修炼了。

当然景凡一般在屋外,甚至在东区园林里找个僻静清幽的地方修行。

景凡感觉和老爹景沉龙聊了一夜,有很多修行方面的阻塞都豁然开朗,踏入破丹境第三重的征兆愈发变得强烈。

密室温度比外面高,原因是背靠中心区的神丹阁,神丹阁地底有一片地心焱火,而景凡密室下方会受到一点地心焱火的影响。

有地心焱火的存在,神丹阁有着天然炼丹的优势,同时神丹阁下方还开辟了很多的修炼密室。只因为地心焱火的火气对于淬炼真气有着相当大的作用。

景凡决定在密室中修行,争取明天中午之前达到破丹境第三重,这样和景婷婷对上,也会有更大的胜算。

五心朝天,盘坐于地。景凡眼观鼻,鼻观心,进入修炼状态。十兽锁天决第一重的真气运行路线已经比风元决复杂了好几倍,虽然景凡可以完美的运行下来,但不可避免的速度有相当程度的下降。

这还需要景凡自己多多熟悉,一遍又一遍的沿着经脉运行,增加练功修行的熟练度。

景凡发现每完美的运行一个真气大周天,体内真气就会受到兽魂影响更大一点,新的真气与兽魂的契合度也就会更高一点,同时真气也会变得更加狂暴一点。

风之本源依旧在丹田中不疾不徐的旋转,一缕缕真气被卷入然后压缩淬炼的更加强大,品质有了更为明显的提高。更重要的是经过风之本源淬炼的真气会微微携带一丁点的九彩光泽,虽然在青色真气的海洋中微不可查,但毕竟是有。

而这九彩光泽赋予了景凡真气风属性,真气对于风力的感知,掌控更加细腻。

作为世界本源力量之一,风之本源自然不可能只有风力感知的能力,但景凡实力弱小,无法探究更加玄妙强大的用途。

在修炼中,景凡始终没有突破道第三重,而和景婷婷的约战马上就要开始了。

艳阳高照,天气明媚。景家中心区演武场中热闹非凡,甚至一些景家执事和一些青年一辈的景家弟子都提前来到这里等待,想要一睹景家年轻一辈领袖的归属。

“人还真不少。”景凡远远的看到演武场挤满了人。

目光锁定到一个身穿淡黄色长裙的女子,景凡径直走了过去。

“凡哥你来了,加油欧,一定要赢!”景玲珑为景凡加油打气道。

景凡笑着说:“当然,一会儿看你凡哥如何吊打她就完了。”开玩笑缓和了一下心里的紧张情绪,景凡把心态放平,保持最佳状态迎接接下来的战斗。

“我先上台了。”

说罢,狂暴的真气运至脚底爆发而出,景凡一步跃上了铁纹石铸就的圆形擂台上。

景玲珑只感觉突然听到一声似是惊雷似是虎啸的音爆之声,面前的景凡就消失了踪影,自己竟然已经看不清楚他的身法。

景凡稳稳的立在擂台上,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少主好像变强了,气息变得更加强大了。”

“是啊,之前完全没有这么强大的压迫感,现在我的感知里好像那里站了一头妖兽。”

“说不定少主真有希望和婷婷姑娘一战。”

没有管众人说些什么,景凡深知景婷婷修炼了天阶功法,并且到达了一定境界,这样一来景凡的真气质量优势可以说是没有了。情况不容乐观。

“一个女子天生神力,而且悟性和修炼天赋还高,真的是让人刮目相看。”景凡心里想着,“就是人傲娇了一点。”

摇了摇头,景凡看向远方,一个紫色人影快速赶来,眨眼间已经到了身前。

依旧是一身紫衣,干练的马尾甩在身后,清秀的的面孔上此时流露出冷色,景婷婷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哏哏,实力精进了不少嘛,不过你不会真以为这点进步就有资格做我对手了吧。”

景凡皱了皱剑眉,狂暴的真气在经脉内如同大河流动,反击道:“你可真是聒噪,希望你的实力和你的嘴皮子一样厉害。”

“哼!”闻言,景婷婷冷哼一声,紫黑色的真气包裹着拳头,一拳向着景凡轰来。

“来的好!”景凡右臂脉中真气轰鸣,隐约有虎啸之声。“彭!”

场上全是真气的乱流,以及从乱流中急速碰撞的两人。一道道影子碰撞再分开,只有真气爆炸的轰鸣声不绝于耳。

台下的人都看呆了,只有破丹境巅峰层次的人如景行虎等人才能勉强看清楚两人的行动轨迹。

景凡越打越心惊,在两人的对战中,景凡越发明白了景婷婷的强大,“不愧是天生神力,半步踏入归元境的强者,实力竟然如此强劲。”

打着打着,景凡除了经过炼化的右臂仍然无碍之外,其他的身体部位受到一次次对冲的真气影响,产生了些许酸麻感。长此以往,必是要落入下风。

更令景凡惊讶的就是对方的身法拳法也十分高明,比自己还要强强上半分。

而景婷婷心里就更加惊讶了,先前在自己手中接不了一拳的景凡,现在竟然能打的有来有往。就算是换了一套功法,也不应该有这么大的进步啊。

对方真气运行显然还没有彻底熟练和掌控,隐隐之中会出现生涩感,这在高手眼中绝对是大破绽。

可景婷婷每每利用这些破绽的时候,对方总是会提前感知自己的出手路线,做出相应的躲避,难缠的很。

不过景玲珑还是有信心打赢景凡。

只见景婷婷身体周围出现一道塔之虚影,“这就是大罗天塔?”

景凡发现这座塔有着极为可靠的防御力,可以把真气对冲的力量阻挡下来,而自己只能用身体抗。

即使分出一部分真气用于抵挡,效果也不如对方的大罗天塔,况且景凡还没有修炼到一边对攻,一边细致的掌控真气进行防御的境界。

“这样下去,你早晚会败的,难道就这点实力吗?”景婷婷开口嘲讽道。

景凡本就憋了一口气,闻言道:“愚蠢的人死于话多!”

随即躲过景婷婷的拳头,拉开距离,全身狂暴的真气涌入右臂脉中。

右臂脉中的一个个源力节点受到景凡的点引,如同一个点灯人用火把点燃了黑夜中的一盏盏明灯。

一股绝世妖兽的气息扑面而来,景凡的右臂上显现出一道猛虎虚影,露出峥嵘的爪牙。

“这是风翼云纹虎?”景婷婷暗惊道,“好强的气息,不会是把兽魂炼入体内了吧,怪不得战力提高了这么多,原来修炼了邪功!不怕受到反噬,一身修为化为飞灰吗?”

景婷婷自认为景凡修炼了炼魂入体,吞噬魂力的邪功,但却忽略了景凡十兽锁天决修炼出的真气并没有邪功的邪煞之气,反而只是更加纯粹和狂暴的真气。

此时,景凡猛然逼近,右拳全力轰出,风翼云纹虎随着拳头扑了出去,吼!巨大虎啸声清楚的传到每个在场人的耳中,给众人心神造成了极大的震荡。

景婷婷同样一拳全力轰出,身上的大罗天塔虚影越来越凝实,气势越来越磅礴浩瀚。

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中,两者狠狠的撞击在一起,“彭!”

恐怖的真气风暴震起无数的粉尘,爆炸声更是在众人的耳朵中不断回响。

比起这个,众人更关心谁胜谁负。

逐渐的烟尘散去,两人的身影逐渐显露出来。

景凡衣衫猎猎,真气激荡,嘴角有一抹殷红,显然受了一点伤。

而景婷婷却仍目光冷傲的站在原地,气势沉凝,黑色的宝塔虚影散发着坚不可摧的气势。

“还来吗?你不是我的对手。”景婷婷盯着景凡嘴角的血迹道。

景凡没有说话,只是星魂剑已经握在了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