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领悟剑意

星魂剑上一道道狂暴的剑气围绕着剑身旋转,景凡持剑而立,宛若一绝世剑客,目光冷肃,气势凛然。

站在景凡对面的紫衣女子见景凡一身战意,轻蔑道:“你以为你的剑道造诣会超过我?痴心妄想!”

说罢,右臂伸掌虚握,背后巨剑如同受到召唤,自动冲天而起,嘹亮的剑鸣声响彻天穹。

“这是婷婷姑娘的毅山剑,好强的威能!”

“听说这柄剑重量达到三百三十三斤,一剑之威可劈山裂石!”

听到众人讨论,景婷婷更加得意,但她预想中景凡惊慌的表情并没有到来,反而是一片平静,这让她感到了轻视。

“找死!”景婷婷一步当先进攻了过去,足足五指宽的巨刃把空气狠狠的割裂成两半。

在景凡的感知中一分为二的空气向着左右涌去,携带着恐怖真气的毅山斩了下来。景凡可以预想出这一剑劈在身上,绝对也是一分为二的结果。

景凡提剑而上,“风舞式!”熟悉的剑招以极快的速度施展,“呲啦!”势大力沉的巨剑就像撕开一块布料一样直接破开了景凡的剑气,斩击在景凡的星魂上。

“乒!”巨大的力道从剑身传到右臂,震的景凡几乎握不住手中剑。

当下后撤,散去剑上力道。

“一剑分山河!”乘胜追击的景婷婷猛然跃起,隐隐约约有山河之势随着她的出剑而显现出来。

景凡的脸颊被四溢的风劲吹得生疼,一头黑发向后飘扬。“没想到她的剑法更加强大。”

大脑急速运转,接不下来!

景凡直接一个后撤步,闪了出去,巨大的剑气轰击在景凡刚刚在的地方,坚固的铁纹石被割裂出一道长长的裂痕,昭示着这一剑的威力。

虽然景凡反应够快,但还是被山河之剑势波及,一道剑气撕开了景凡的左臂,鲜血浸湿了白衣,如同雪原上绽放的红莲。

“有本事别逃?”景婷婷继续携带着山河之势向着景凡冲来,山河剑法恐怖如斯!

“不逃?我又不是傻子。”景凡心里腹黑了一句,继续躲闪。

一攻一闪,一进一退,两人就这样在宽敞的擂台上进行了追逐战。

但与此同时,景凡身上的伤也越来越多,殷红的血几乎完全遮住了衣服上的白色。台下不少人为景凡捏了把汗,景玲珑更是握紧了手,脸色变得着急起来。

景婷婷看着摇摇晃晃的景凡道:“看你还能坚持多久!”一边说一边更加狂暴的出剑斩向景凡。

因为她发现自己的真气隐隐有些枯竭的样子,虽然修炼的是天阶功法,真气雄厚,可一直保持着大罗天塔的真气防御姿态,同时又使用天阶武技山河剑法维持山河之剑势,真气消耗非常大。

景凡正是看出了这一点才不断隐忍游走,找寻战机。

令景婷婷郁闷的是,面前浑身染血的男子摇摇晃晃,仿佛下一剑就会被打倒在地,可这十数个回合过去却还是一副将倒未倒的样子。

好机会!景婷婷略微出神,就是现在。

景婷婷刚回过神来,发现面前半死不活的景凡突然爆发出极致的速度向着自己而来,那把星魂剑上绽放出前所未有的星辉,如同繁星闪耀。

这一刻景凡仿佛和星魂剑融为一体,身即是剑,心即是剑,一剑出,心意相通,人剑合一。

“风杀式!”当前景凡最强大的一式剑法,以现在的真气用出来更是威力绝伦,狂暴的真气凝聚在闪耀的星魂剑上一剑刺出。

景婷婷面对突然爆发的危机,迅速做出反应,引动山河之剑势进行封挡,同时身上的大罗天塔虚影变得凝实起来。

“刺!”锋利的星魂直接刺穿山河剑势,击在横起的灵剑毅山之上。

“叮!”刺耳的金铁交鸣声穿在景婷婷的耳朵里,景婷婷感觉到恐怖的剑气宛若实质,在一股及其锋芒毕露的气息带领下轰击在毅山上,巨大的反震力道又拍击到身周的大罗天塔上。

“剑意?”景婷婷脑海浮现出这两个字,然后强烈的痛觉在胸口传来,一股大力卷着自己向后抛飞出去,重重摔在地上。

鸦雀无声,全场仿佛被按了暂停键,陷入了静止。

景凡持剑而立,哪还有摇摇晃晃的样子,腰背笔直,一股锋芒之气缠绕全身,整个人在这股锋芒中化作了一柄绝世宝剑。

“这就是剑意吗?”景凡发现隐隐之中和手中的星魂剑有了共鸣,同时和在场所有的剑器之间仿佛有了一丝联系。当然这份联系的还很模糊和微弱。

强压之下,最易突破,此言不虚呀!

景凡也没有想到会在紧要关头领悟剑意,达到剑意第一重人剑合一的境界。

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景婷婷站了起来,嘴角还留了一道血丝。虽然她大罗天镇塔功修炼出的大罗天塔防御力不错,但她本身的肉体防御并不高。被景凡破了防御以后受了伤。

“哼!你以为你赢了吗?”景婷婷咬牙切齿道。

景凡摇头道:“有什么招式尽管来吧,本少主接着。”说罢,一股凛冽战意爆发出来,表明了他的态度。

“好,今天就让你看看,半步归元境真正的力量!”景婷婷目光死死地盯着景凡,同时体内一股浩瀚无匹的气势展露出来,如同觉醒了一头盖世妖兽。

景婷婷平举着毅山剑,剑身流动着一股令人心悸的力量,“你很幸运,作为我第一次运用真元战斗的人,就拿你开刀,你注定是我修行路上的垫脚石!”说罢一剑平刺向景凡,骇人的力量如同一头头巨兽扑面而来。

“这就是真元吗?”景凡感受着面前狂暴的力量,心中战意滔天。

剑意!人剑合一!

一剑同样刺出,狂暴的力量瞬间对撞在一起。

景凡显然低估了真元的力量,从星魂剑上传递的巨大力量几乎令景凡要倒退,但景凡知道不能退,谁先后退谁先败!

狂暴的真元如同浪潮一般冲击而来,每一次都会对景凡的身体造成伤害,牵动之前的伤势。

细密的冷汗在景凡的额头冒出,隐约可见一条条青筋暴起。“拼命了!”景凡心底上来一股狠劲,或许只有一个办法了。

景凡握剑的手微微颤抖,显然已经撑不了多久了。

景婷婷显然不敢再大意了,只是不断加大力量,想要一举击溃景凡。

台下的众人都屏住呼吸,同时撤退到百米外安全的地方,他们发现这股双方对冲的力量已经远远超出了他们承受的极限。生怕力量爆炸他们小命受到波及,同时心底不禁生出一个念头,这这真的是破丹境修士该有的力量?

就在景婷婷胜券在握的时候,面前貌似坚持不住的男子突然紧绷起颤抖的手臂,眼中更是赤红一片。

景凡现在只想赢!即使真气枯竭又如何,即使浑身是伤又如何,依旧不愿放弃,依旧战至终章!

“啊!”景凡发出怒吼,丹田的风之本源绽放九彩光芒,一缕缕九彩本源之力顺着经脉进入星魂剑中!强横的力量爆发开来,天地之间突然起了狂风,一时间竟然飞沙走石,遮天蔽日!

“彭!”

巨大的元力爆炸以两人的剑尖为核心向着四周冲击而去,从天空向下看去,一道半边紫色半边青色的环状气流如同涟漪般迅速扩展,并呈现出带着毁灭性气息的美学特征。

台下众人知道面对这绚丽的真气风暴常人绝对是沾之非伤即死!

台下的人目不转睛的盯着擂台,静静等待着真气风暴的平息。

一片朦胧中,台上只剩下一人,浑身染血却站的笔直,一头黑色长发被风扬起,手中剑吞吐璀璨星光,正是景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