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演戏钓鱼

景凡在连胜几场后,出现了短暂的没人挑战的情况。

略等了片刻,景凡发现擂台下观战人多了起来,应该等不了不久就会有人上台。果然不出所料,一个中年男子跳上了擂台。

身体一跃而起,毫不拖泥带水,动作干练,一看就不好对付。

更令景凡奇怪的是,这人身上有着淡淡的杀气,不是他故意表露出来针对景凡,而是无意之中的眼神偶尔会流露出来。

这让景凡心生警惕,这人要不然是想致自己于死地,要不然就是那种在尸山血海中摸爬滚打过的人。

景凡自问初来帝都,没有得罪过什么人,那么后者的可能性偏大。

但景凡只猜对了一半,这人确实是在尸体堆里见过血的人,也是景凡在帝都唯一的仇家李二公子的手下。

来人也不说话,拱了拱手就向着景凡冲来,手中一把长刀割裂空气,发出刺耳的气爆,可见这一刀之锋锐。

“这难道是个刀客?”景凡心中快速分析着。

“破军刀法,劈山式!”

简简单单的一刀却蕴含无穷的变数,更蕴含极大的力量。诚如此名,一刀绝对有劈山裂石之威。

景凡应变不慢,在其出刀一刻,星魂剑已经在手中挽出一道雪亮的剑花。“风舞式!”一道道剑气舞动交错,试图抵挡这个刀客。

但景凡显然低估了这一刀,凝实的力量完全隐藏在刀中,在与景凡的星魂相碰撞之时完全爆发,凌厉至极的刀光横切开景凡面前的剑气,就像切豆腐一样。

景凡急退,堪堪避开这一刀。

擂台下的李刑浩李二公子目光微微眯起,嘴角上扬显然十分满意这样的战果。

那无处不在的小跟班及时的拍马屁道:“这小子真是瞎了眼,敢招惹二公子,真是活腻歪了,还是二公子英明神武,分分钟教他做人啊。”

李刑浩对于手下跟班的马屁显然没有什么抵抗力,嘴上流露的会心笑意更加明显了。

那刀客占据上风攻势变得更加凌厉,破军刀法一式接一式,衔接之紧密,令景凡也不仅佩服。

但仅此而已,那还不够!

景凡心想到,手中剑不断挽出剑花,激荡剑气。正是龙卷击涛剑法的第一式神龙击水,狂风如龙,凌厉的剑气如风如浪迎击向破军刀法。

从刀客的刀上不断传来巨大的震荡力道和激荡的刀气,但都被景凡有惊无险的化解掉或者闪避了。

“好高明的身法,这么准确无误的闪避我的刀势,真的是了不起。”那刀客看着边退边闪边出剑的景凡心中想到,同时脸色也变得凝重起来。

“碎星式!”刀客一连抖出七道刀花宛若星辰般熠熠生光,同时从七个方位锁定了景凡,“碎!”

又是一道劈出,七颗闪烁着寒冷刀光的星辰轰然破碎,无数冷冽刀气碎片杀向景凡,成百上千的碎片有大有小,但无一不闪烁着冷芒。

景凡目光冷肃,一身剑意散发,身体笔直如同绝世宝剑,散发着凌厉至极的气势,手中星魂更是被剑意包裹,神龙击水!

有了剑意加持,这一式就不再是假把式空架子,而是发生了质变。

出剑,景凡右手臂稳稳发力,真气如潮,剑光和万千刀光拼装在一起。

刀气太多了,防不过来。景凡心道,神龙击水还是没有领悟到精髓,没能彻底融会贯通,现阶段发挥不了武技的真正威力。

一道道刀气切割在景凡身上,但经过了景凡的抵挡,威力小了许多,景凡的阴阳肉身根本破不了。

只是显得有些狼狈,身上白衣被割裂出好几个空洞,瞬间变得破烂。

“该我了!”景凡十脉之中暴躁的真气调动出来,星魂剑周围的空气瞬间变得狂暴起来,凝为一缕极致风暴。

而星魂剑内的真气更是紧密排列,只待出剑便轰然而发。

“接我一剑!”

“风杀式!”景凡最熟悉最了解最精华的一剑,这一剑绝对可以说蕴含了景凡的真正剑道意志,和半吊子龙卷击涛剑法不同。

刀客大惊,身体急退,他在常年累月的厮杀中磨练出的直觉告诉他,这一剑非同凡响。

“破军式!”边退,边出刀!

景凡感受着迎面而来的刀气出剑,嗡!

空气传出一阵嗡鸣,刀气层层溃散,喷薄的风暴剑气已经来到了刀客喉咙,只差一寸就能让其毙命。

刀客感受着喉咙传来的冰冷,大气也不敢喘一下,生怕一个不留神酒杯剑气刺穿脖子。

“我输了。”刀客只是天风城雁翼军营的一名普通士兵,要不是因为队长的命令才不会帮一个纨绔子弟。

若因此丢了命,实在不值。见惯死亡,不一定不怕死。

景凡收剑入灵戒,拱手道:“承让。”

士兵好感度大增,道:“承让,公子剑法一流,实在佩服。”说罢下了台。

而下面的李刑浩看到这士兵竟然败了,而且和景凡还相谈甚欢,顿时感到一股心头怒火。

挥了挥手,身后的队伍中又出了一个刀疤脸上了台。

景凡这时候再不知道被人盯上了就是在是傻了。景凡看着李二公子,两人目光隔空相碰,一个平静,一个则是冷冽。

李刑浩冷冷一笑,做出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看到这一幕,景凡感觉有些好笑,突然,一计涌上心头。

只见圆形擂台上的景凡脚步踉跄了一下,随后又稳立在擂台上,只是稍微喘息,仿佛消耗了不少体力。

刀疤脸也是用刀,一手破军刀法更加纯熟凌厉,但他越打越郁闷,无论怎样出招都无法威胁到景凡,就算打到了景凡也根本无法产生压倒性优势。

反而这个年轻男子的一招一式会对自己产生巨大的威胁。并且刀疤脸一直引以为傲的肉身在这凌厉剑光下时不时会出现伤痕,并逐渐丧失优势,最后依然被景凡击败。

立在擂台上的景凡喘气吁吁,脑门上出现了细密的汗珠。

“接着上,他马上就完了!谁能拿下他,本公子赏他十万灵石。”李刑浩李二公子眯着眼睛开口道,看你还能坚持多久,哼!

闻言,手下的打手们个个磨拳擦掌恨不得长出翅膀飞到擂台上和景凡交战。

十万灵石对于一个月军饷七八千的普通士兵来说,已经是不少了。正所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下一个“幸运儿”直接抢先一步跳上擂台。

脚下身法踩的飘逸灵动,上来就对景凡发动了猛攻,自以为景凡已经穷途末路的他只想快点拿下,然后得到十万的奖赏。

但他不知景凡有着风之本源的风力感知,最不怕的就是身法,你要做的是我所知道的。

来来回回好几个回合,景凡才终于把对手解决掉。被打趴在地的身法小伙一脸懊恼,“唉!差一点儿十万灵石就到手了。”

摇摇晃晃的景凡喘着粗气,仿佛下一刻就能倒下,这时候景凡的状态可以说是倒了但没完全倒。

第四战,景凡胜!

嘴角流出血丝,眼睛半眯着,仿佛累的睁不开眼。

第五战,景凡胜!

口中吐出血来,染红了白色衣衫。只能用星魂剑拄在地上,支撑身体。

而这一次,景凡是真的受伤了,为了表演效果,景凡不得不在与对手的最后一击中自己用真气轰击体内,硬是逼出了一口血。

第六战,景凡胜!

此时的景凡仿佛只剩下了一口气吊在擂台上,半死不活的样子令台下众人皆有些动容。

而李刑浩李二公子只想击败景凡,让景凡灰溜溜的滚下来,他每赢一场,李二公子的怒火就更旺一分。

“没人了?”李二公子回头看去,这些人伤的伤,残的残,全败在了景凡手上。

“本公子亲自出马,击败他,让他明白,在这片地界儿,谁才是老大!”李二公子背负着双手,挺胸抬头地走上了台。

景凡擦了擦嘴角的血,不自觉的露出一抹笑容,鱼儿终于上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