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就这?

擂台上对峙的两人处于两个极端,令下边的人大为观止。

一边是金字玉带,黑发翩然的李二公子,眼神轻蔑仿佛天神,一脸傲慢的看着对方。

而另一边是破烂白衣,其上血染如红莲,污头垢面一副半死不活的模样,只是有心人会发现此人虽然眼睛半眯睁不开眼的样子,但那眸光之中却闪烁着狡诈得意的光。

台下不乏眼睛雪亮之辈,看出了景凡好像在扮猪吃老虎,但是也没人声张,各自心照不宣。

毕竟对于经常来武场的人而言,这实在是小把戏。

奈何咱们的李刑浩李二公子就是个活跃在帝都娱乐风月之地的地地道道的纨绔子弟,眼力实在一般。

“你个区区破丹境第四重的修士打败了他们已经足够自傲,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帝都修士的实力,绝对不是你这土包子可比。”李刑浩声色俱厉的说到。

说完一身紫气升腾,背后凝结出两人高的紫色巨剑,散发着骇人的威势。

景凡眼神变得冷厉,并且敏锐的观察到紫色巨剑中还藏着一柄灵剑,灵剑与真气构造的紫色巨剑融为一体。

这就是帝都独特的武技?竟然把灵器和功法契合到这种程度,就是不知道威力如何。

思虑一闪而过,李刑浩已经掌控着巨剑向景凡劈开,声威浩大。

有意试一试这巨剑的威力,景凡真气爆发,运气于剑,提剑而上。

“龙卷击涛剑法,神龙击水!”

一片水浪翻腾携带凌厉攻势迎向了巨剑。

在刚刚的连番大战中,景凡已经磨练了很多次龙卷击涛剑法,虽然仍然没有把第一式修炼到圆满,但是已经有了该有的威力了。

可是在景凡不动用剑意的情况下仍然无法和李刑浩劈下的巨剑相抗衡。

身体被击退数米,景凡心底对于李刑浩的实力有了个大概的估计。

虽然境界高点,武技的品级高点,其他的方面甚至不如那些刚刚被景凡打败的人。

一个修士武者实力的强弱不单单取决于功法武技,灵器符箓,更取决于战斗经验,战斗直觉,甚至是战斗本能以及生死之战的果决和勇气。

李刑浩冷笑着嘲讽道:“刚刚不是很牛吗?就这?就这啊!这也不行啊!”

台下的小跟班大声道:“公子威武,公子威武!”

但并没人附和他,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景凡站直身子,右手握着星魂,剑尖指地。一身剑意如同正在酝酿的风暴一般,有着山雨欲来的诡异气势。

“你以为你赢了,我真不知道你如此愚昧为何会活到现在。”景凡语气带着一丝嘲讽的说到。

李刑浩向前一步,气势再度拔高,冷哼道:“不知死活!”接着更加凌厉的一剑劈了下来,浓郁的紫色真气像是火焰一般跳动闪烁,肆意展示着它的威力。

剑意,爆发!

“怎么回事?”李刑浩突然发现面前自己的灵剑竟然有不受控制的趋势,攻势随即加大了真气的输出力度。

但就是这么一滞的功夫,景凡的星魂已经轰击过来。

凝练的剑气风暴围绕着星魂,在接触到紫色巨剑的时候如大水决堤一般爆发出来。

“风杀式!”

贯穿力道足,单体杀伤力大,这就是风杀式!

只见紫色巨剑开始溃败,很快星魂剑已经贯穿到巨剑剑身处的灵剑,砰!

一声脆响,灵剑被景凡打飞出去,同时景凡也后力不支攻势被遏制。

同时景凡脸色突然一白,真气已经见底。连番大战下,景凡真气将近枯竭。

李刑浩灵剑被击飞,又惊又惧,看到景凡攻势遏制,脸色苍白,同样意识到他的真气几近于无。

不由得大笑道:“哈哈,还以为你又多强呢?就这?吃我一拳!”

说罢李刑浩变退为进,脚下一蹬,身体一跃而起,一拳向着景凡轰来。

无论威力如何,气势是到位了。

景凡虽然没了真气,但肉体力量还在,而且十兽锁天决修炼出的右臂源力节点中的兽魂力量也没有动用。

但考虑到留着底牌,所以景凡并不准备动用右臂的兽魂力量。

以阴阳肉体的力量,硬接一拳估计也不会受很大的伤。但李刑浩接景凡一拳就不太好说了。

景凡一边想着,一边躲避李刑浩的攻势,同时收起了星魂剑。

“如果你有灵剑在手,我还会惧你三分,真不知你是自信还是愚蠢。”李刑浩一边出拳,一边继续嘲讽道。

景凡笑了笑,道:“那你倒是来打我啊,就这?打不到啊,就这啊,我还以为你有多狠呢!”

靠着风力感知,对于空气波动的超级敏锐的察觉,景凡硬是在一拳又一拳的攻势下稳稳的游弋在擂台上。

这让李刑浩感觉耻辱和恼怒,一边加紧了拳脚的攻势,一边颇有恼怒的说到:“你就只会躲吗?就不敢和我堂堂正正一战?”

景凡呵呵一笑,堂堂正正一战?你让前后六个打手来对付自己怎么不说堂堂正正一战?就可笑。

“既然你都这样说了,我就陪你一战!”声音落地,景凡不在闪避,这让李刑浩一阵欣喜,一个直拳轰向景凡面门。

李刑浩已经预料到景凡鼻青脸肿的下场了。

景凡同样用拳头回应了他,一拳出,全身的力道都用上了。

砰!一个闪烁着真气光芒的拳头和一个朴实无华的拳头对撞在一起。

但结果令在场所有人都瞠目结舌,李刑浩身体止不住向后蹭蹭退了五步,一时间手臂都有些发麻。

景凡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又是一个右拳砸了过来,李刑浩反应慢了,一拳结结实实的砸在了身上,身体像断线风筝一般抛飞出去。

“就这?”景凡一步步向着李刑浩走了过去,“就这啊,你这也不行啊,我还以为你有多狠呢!”

说着,沙包大的拳头如雨点一般落在李刑浩身上,真真正正的拳拳到肉。

“啊,啊别打了,我爹是北镇府兵马司,啊!”李刑浩在擂台上抱着头惨叫,道:“我哥是雁翼军营的百夫长,啊!别打了!”

听着李刑浩杀猪般的惨叫,景凡心里舒了一口郁闷之气。

停下了拳头,道:“滚吧,下次再让我见到你,我一定给你打成残废,滚!”

听到滚字,李刑浩眼底闪过一丝狠辣的仇恨之光,随即隐藏起来,然后他灰溜溜的下台被小跟班搀扶着离开了天地武场。

景凡看着台下,林原和陆子玉已经在等候了,此时正兴奋的向着景凡招手。

摇摇晃晃地走下擂台,景凡这次是真的摇晃了,真气空虚,体力耗尽,只想赶紧去恢复和休息。

两个人赶紧去扶景凡,陆子玉笑道:“好样的景兄,这下真的是解了气。”

“是啊凡哥,凡哥威武,以后我就跟着凡哥混了。”林原在左边搀扶着景凡兴奋说到。

正当三人在前台结算时,一声“站住”令几人停顿了脚步。

很明显,这道声音是冲着这几人来的,而且这是一个女声。

“嗯?”景凡看去,入目是一个红衣女子,星目灼灼,红唇如火。

陆子玉低声对景凡说道:“这就是林原对上的女子,人称红尘刀客的姜星辰。”

“额?”景凡不解道:“那她找我们干啥,你们惹她了?”

林原头摆的像拨浪鼓,道:“师父说了不能打女人,天地良心我刚才没动手。”

几人低声交流时,红衣刀客姜星辰已经走向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