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远古龙魂

升龙山外,众人无一不对着众块铜镜中央的那块评头论足。只因这块铜镜映出的人是徐百尘,这一刻很多人的心中对其实力都有了一个充分的了解。

徐百尘毕竟是飘雪太子,而这里是天风王朝的地界,两国现在又处于交战之中,关系微妙。

下面观战的不乏天风王朝朝廷的官员,看到徐百尘越是强大,心里不免越是担忧。从而又是一番暗潮涌动,估计等徐百尘出来免不了又是一场恶战。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而角落里,红婆和琴女玉寒烟坐在两个蒲团上,两人都围着面纱,周围还有一圈护卫,属实严密布防。

顺着琴女玉寒烟的目光看去,那铜镜中正好映出了景凡和陆晚夕两人正结伴同行。

琴女的撅起嘴巴,心中暗骂景凡流氓。

而红婆这时自然注意到了玉寒烟的目光,她看到景凡和陆晚夕出现在同一块铜镜中,心里倒是松了一口气。

“寒烟你看,景凡小兄弟果真风流少年,这在哪都有美人相伴啊。”红婆说这话的目的无非就是让玉寒烟知道景凡是个到处沾花惹草的货色,不要对其动情罢了。

玉寒烟没说话,只是心中感到了一丝莫名的失落,心想到可能自己对于他来说只是个风尘女子罢了。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对于一个醉心于音律琴赋的女子来说,对于情感是极为细腻和敏感的。她也不知什么时候心上就有了这么一个人的影子,越是不去想,越是想的很。

景凡莫名其妙的打了个喷嚏,也没有在意,因为他的心思已经被前面的龙之壁吸引了。

这个龙之壁的颜色呈现出淡淡的白色,拿着升龙令可以在上面打开一个洞。

景凡和陆晚夕分别用升龙令融化出一人高的通道来。

“要不要比一比谁的排名高啊。”景凡笑吟吟地说到。

陆晚夕撇了撇嘴,道“切!我才不和你比呢。”

说完之后,就一脚踏入了升龙山的山顶区域。

景凡嘿嘿一笑,看着融化出的通道一步踏了进去。与此同时,升龙山外属于景凡的那块铜镜直接黑屏了。

出现这种情况,只有两个可能。一是景凡死了,二是他的气机被人以大神通屏蔽了。

玉寒烟的心一下子揪紧了,“这是怎么回事?”

红婆摇头表示不知道,试探性地说到:“难道是流血过多人没了?”反正不会说景凡的好话。

“我去找武老问问。”玉寒烟站起身来,向着升龙山脚下而去。

红婆赶紧跟了上去,焦急道:“我的姑奶奶,你跑慢点儿。”

同时心中感叹最不希望出现的情况还是出现了。

情之一字,一十一笔,一笔一相思。最使人欢心,最使人忧愁,最是人间可贵。

“咦?”这是什么情况?

景凡发现自己并没有别传送进试炼之地,反而立在了血色的土地上。

隐隐约约可以看到山顶,景凡搞不清楚状况。

“难道是神龙大哥把我给忘记了?”景凡一边思索一边向山上去,“不会吧,我怎么这么倒霉啊,偏偏把我给漏下了。”

一边走着,一边警戒周围,景凡生怕再出现什么龙虫之类的。现在景凡身上的伤势还没好,可不敢再单挑龙虫了。

远远看见一座宫殿,景凡警惕着走了过去,庞大的宫殿就立在升龙山山顶,可是山顶的雾气太大了,把它完全遮住了。

景凡看着这巍峨高大的宫殿露出惊讶的表情,道:“刚才进来根本没有看到晚夕姑娘的身影,也就是我被遗漏了,也就是只有我到达了这里,也就是我要去宫殿里找宝贝啦!”

经过景凡自己一番不怎么缜密的推理,景凡决定打开宫殿的大门。

头顶上龙宫二字闪耀金光,景凡越发感觉里面有着无穷的机遇。但景凡可以肯定里面恐怕也有无数的禁制,一个不小心就是身死道消的后果。

景凡立在了门前,感受着煌煌龙威,勉强可以站着,但是真气却仿佛凝固了,运转生涩。

“神龙大哥,我景凡为求无上道,今日登门拜访,还请您行个方便。”景凡躬身拜了拜,推门而进。

“哇!”景凡推门而进,发现里面金光闪烁的同时没有一丝血色雾气。

转身关上殿门,景凡准备好好找一找宝贝。

转身。

“啊!鬼啊!靠!”景凡转身看到一张脸,就这么悄无声息的出现。心脏瞬间扑通的剧烈跳了起来,血压如同泉涌奔上了天灵盖,景凡吓了一跳。

真气运转不了,只能抬起拳头,猛地一个右勾拳。

可惜那人早闪了过去。

这下景凡才看清楚那是一个人。

“小子好本事,这无尽岁月,老夫都记不清多久没人敢对着自己甩拳头了。”景凡对面的那人开口道。

景凡拍了拍胸口,逼迫自己安下心来,定睛看去这人头戴紫金冠,身穿红龙袍,腰穿白玉带,脚踏飞云鞋。

一个中年人的脸,下巴上有着一溜小胡子。举手投足间有淡淡的威压出现,这整个一皇帝的派头。

而最使人注目的是头顶的一双龙角,显示出他比人间帝王高贵的多的身份。

“前辈你是神龙?”景凡试探性地问道。

“前辈?哈哈,倒算是你前辈,我只是一介快要消散的龙魂罢了,你可以叫我敖逸前辈。”敖逸微笑道,随即转身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跟我来。”

说罢,向着宫殿里面走去。

景凡打量着这宫殿,实际上这里啥也没有,只有金碧辉煌的雕龙柱。

转个弯绕过屏风,有一个桌案,案边有两个矮凳。

敖逸对着景凡示意,道:“不用拘束,我只是一个快要去地府做客的人罢了,你不用担心什么。”

景凡过去在敖逸对面坐下,心里忍不住紧张和激动。

对面可是一条龙魂啊,真正的神龙魂魄,就坐在自己面前。

“神龙前辈,我不应该去试炼之地吗?怎么会到达这里呢?”景凡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敖逸没有回答,反而说到:“万道石是不是在你身上。”

万道石?

景凡皱了皱眉头,万道石?想了想难道是纪雨师姐交给自己的那块石头。

心中突然翻涌上无数的记忆,关于万道山的毁灭,关于破灭道宗的凶手,关于纪雨临死的嘱托。

这块石头究竟有什么秘密?

景凡拿出了那块闪烁着九彩微光的石头。

敖逸双手接过石头,细细地打量着,眼神中露出缅怀之色。

良久回过神来,激动地说道:“果真是万道石,果真是万道石啊!”连着说了两遍,足以说明敖逸心中的激动了。

“你在哪得到的?”

景凡把道宗的事情原原本本说了出来。景凡觉得关于万道山道宗的毁灭,这神龙前辈见多识广,会有一些端倪。

敖逸听完自言自语说到:“这万道山既然已经毁了,幸好万道石还在,这样天道大陆还有希望。”

“前辈知道什么内情吗?可否告诉晚辈。”景凡问道,究竟什么势力要把这个地方毁去呢?

敖逸摇了摇头,道:“等你到达道生境,成为一名真正的地境修士再去寻找答案吧,现在你还是太弱小了。”

随即又说到:“今天我把你叫过来就是看在万道石的面子上,既然你有万道石,那么就是气运强大之人,我也就赐你一场机缘。”

随即又道:“本来这机缘是要给这届小家伙中最出色的那个,这样一来就给你一半,你算是三世修来的福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