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鱼和熊掌不可兼得

升龙山山顶,一座宫殿如同一条神龙盘踞在升龙山山顶,在漫天的血色雾霭中若隐若现。

宫殿中,敖逸双手闪烁着玄妙的光芒,左手中是一块宛若玉石的骨骼。如果景凡没有猜错的话这就是真正的龙骨了。

龙骨的作用就是锻炼自身骨骼,使自身骨骼变得如钢似铁,坚不可摧。当然龙骨也能作为炼丹炼药的主药材,是一些功效强大的丹药不可或缺的主药。

而敖逸的右手中是一团闪耀着琥珀光泽的龙血,安静的漂浮在敖逸手心上。

但景凡知道神龙之血的力量可是强大的很,有淬炼血肉强化肉身的功效,以龙血淬炼出的肉身绝对不弱于妖兽之体了。

“这两个分别是我的龙之精血和先天龙骨,你只能二选一,两者都有及其强大的功效,你要好生斟酌。”敖逸把选择权交给景凡,景凡一时间还真不知道怎么选好了。

景凡多么想说一句:只有小孩子才做选择,我是成年人了,我都想要。

可这也就只能想想,这本来就不是景凡应该得到的,因为万道石阴差阳错得到这么一个大机缘已经是烧高香的事情了。

正所谓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到底选鱼好呢,还是选择熊掌好呢?

景凡细细地思考了自己修行的优势和劣势,最终选择了龙血。

原因是景凡修炼了阴阳锻体决,阴阳锻体决的第二重境界就是阴阳玉骨。所以说景凡不必再用龙骨来锻炼自身骨骼了。

还有就是龙血除了有淬炼血肉的作用,还有就是可以冲刷人体杂质,洗经伐髓这样的效果。可以让景凡的资质提高,而这一点也是景凡选择它的最大原因。

只有景凡自身资质提高了,修行上才能更快的突破,从而追赶那些真正的天骄之人。

敖逸把龙血转给景凡,景凡小心翼翼的用真气包裹着这滴如同琥珀一般的龙血,眼中掩饰不住地激动。

这可是真真正正的神龙之血,神龙是啥?神龙是比肩神明的存在啊,那是站在天道大陆金字塔最顶尖的一群人。

“你还是现在把这滴龙血炼化了吧,直接转化成你的实力,现在的你还是太弱小了。”敖逸收起龙骨,对景凡说到。

景凡点头,感激道:“多谢神龙前辈,大恩不言谢,前辈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小子一定全力相助。”

敖逸打了个哈哈,道:“你先在这里炼化吧,我现在就是一个残魂,万年过去还有什么事呢?”

一股落寞的情怀出现在敖逸身上,颇有一些英雄末路的感觉。

敖逸很快摇了摇头,道:“赶紧时间吧小子,老夫先去看看其他的小家伙怎么样了。”

景凡点头,真气包裹的龙血被景凡吞入腹中,开始正式炼化。

如同在腹中有一团火焰燃烧,一股灼痛感自腹内传来。随即这股灼痛向着四肢百骸蔓延,整个身体都仿佛进入了火海,被火焰淬炼锻造着。

景凡用引导已经沸腾的龙血在全身游走,狂暴的力量洗刷着景凡的血肉经脉。一股股蕴含着龙力的力量在血肉中出现,这就是涅槃重生。

修行无日月,景凡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只感觉身体中的龙血已经完全在一遍一遍的淬炼中,融入进血肉之中。

景凡睁开双目,凝成实质的目光如同直流电一般刺出半米长。

“呼!”景凡缓缓吐出一口浊气,身体一动,顿时响起一阵噼里啪啦如同爆豆子般的声音。

站了起来,景凡感受着轻盈的身体满意地笑了笑。自言自语道:“不愧是神龙前辈的精血,不仅让我肉身变得更加强大,还提高了我的修行资质,蕴含的力量更是让我突破到了破丹境第六重,隐隐约约能摸到第七重的门槛,这种修行速度堪称恐怖了。”

随即一阵凉风吹来,景凡发现身上的衣物已经被灼热的力量焚成了灰烬,露出了破破烂烂的蛇皮软甲。景凡赶紧先换了一身衣服。

随后又打了一遍阴阳锻体拳,以便于赶快熟悉自己暴涨的力量。

“有风之本源的存在,我完全不需要担心修炼过快导致真气虚浮的问题,风之本源可以每时每刻地锻炼真气。”景凡内视丹田,随着境界的提升,风之本源也扩大了许多,对于真气的锻炼作用也更大。

突然眼前一晃,敖逸出现,“炼化完了?”

景凡拱手道:“多谢神龙前辈相助,已经炼化完了。”

“嗯,那么我送你出升龙山?还是送你进试炼之地?”敖逸一边观察景凡的修为气息,一边对景凡说着。

景凡目光坚定道:“去试炼之地吧,我也好看一看自己的实力到了什么地步。”

升龙山外,玉寒烟面前坐着几个老头,她心里微微有些着急,问道:“武老,不知为何有面铜镜突然黑了,这是出现什么事啦。”

武老看了看一席白衣的玉寒烟,心中微微诧异,像玉寒烟这种修为如此之低,身上却有这么充足的灵气的人可真不多见。

本来普通人和武老是搭不上话的,红婆拿出一道令牌,周围的护卫见了竟乖乖让路,不仅让其他修士好奇这两位的来头。

“嗯?哪里有黑屏的铜镜啊?老夫的法宝印神铜镜还从来没出过错呢,小姑娘不要乱说话。”武老颇有些老顽固的架子。

玉寒烟指着景凡的那片铜镜,“咦?奇怪,刚才明明黑了的。”

只见天空中的那片铜镜印出了一个人影,剑眉星目,丰神俊朗,身穿如雪白衣,身配星魂灵剑,黑发飘扬,衣衫猎猎。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玉寒烟看着镜中人影,突然笑了起来,心里感到一阵莫名地心安。

红婆气急,扯了扯玉寒烟的手。玉寒烟反应过来,不禁羞红了脸。幸好有面纱遮挡,没人注意到。

武老旁边身穿白衣道袍的老道,看了一眼玉寒烟,道:“这位姑娘生的是钟灵毓秀,一举一动仿佛有天籁琴声响于耳畔,姑娘可是琴道音律大家?”

玉寒烟看着手握罗盘的老道,洁净的白衣上画着巨大的八卦图,显得既有些诡异,又有些飘逸。

这老道着实奇怪。

“略懂一点罢了。”玉寒烟低调地说到,“不敢自称大家?”

“嘿嘿,老道我略通琴道,据老道观察,姑娘你虽未抚琴却有琴声如水如烟盘桓身前,看来已经到了以琴入道的瓶颈了吧。”

一番话平静的在老道口中说出,坐在蒲团上的人都大惊失色,以琴入道的瓶颈?这样的成就出现在一个如此年轻的姑娘身上当真恐怖。

一旦以琴艺踏足琴道,突破这道瓶颈,那么玉寒烟的修为就会直接猛增到道生境,成为地境强者。

这就是以琴入道,万般修炼,皆通大道,并非只有修真练气一种办法。

玉寒烟皱眉,点了点头,心中道:“这个老道士眼力不错嘛。”

“还请大师多多指教。”玉寒烟拱了拱手,自己从修真界跑到红尘界来不就是追求突破瓶颈吗?

难道这个老道也是音律大师?

那白袍老道手中的罗盘转了转,他摸了摸下巴的胡子道:“对于你的琴道瓶颈老道我虽神通广大,但也是无能为力啊。”

“嗯?”玉寒烟有种被戏耍的无语感觉。

“可老道知道你突破的契机。”白袍老道故作高深地说道。

玉寒烟眼睛一亮,道:“还请大师指教。”

这一句大师,老道好像颇为受用,语调不急不缓地说道:“契机就在这个人身上。”

玉寒烟顺着老道伸出的手指看去,正是铜镜中的景凡。

“哼!”玉寒烟一甩手转身走了,心中浮现出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唉,别走啊,老道我还没说完呢。”白衣老道冲着玉寒烟的背影发生说道。

可玉寒烟头也不回的走开了。

“这年轻人,急躁,急躁!”白袍老道生气地说着,同时又小声嘀咕了起来。

“琴道之关易过,最难过的是情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