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战王央

既然景凡已经做出决定,敖逸就把景凡送到了试炼之地。

景凡感觉眼前一晃,立马就出现到了另一个地方。

“这斗转星移之术果然神妙啊,神龙前辈毕竟是存在了不知道多少年的龙魂,正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估计他老人家吹口气就能把我灭杀,我的实力还是太弱小了。”景凡抖了抖肩膀,攥紧了拳头,身上迸发出强烈的战意。

“升龙武会最后一项排名战,会战天下英豪,倒正是可以好好检测一下我现在的实力。”景凡笑了笑,随后观察起周围来。

白玉雕龙的圆台,好像是一块完整的大理石雕琢而出,质地比大理石坚硬多了。

景凡一拳结结实实地打上去,别说大理石,就是金刚石也要被打碎,可这玉石纹丝不动。

除了广大圆台之外,就是茫茫的白色雾气了,这幅情景让景凡感到熟悉。

在天梯秘境不也是这副模样吗?可是呢那次对战的是真人,这次是神龙前辈以大神通模拟出的虚影。

而且这里的圆台雕刻了栩栩如生的神龙。景凡心中想着,同时圆台上七彩神光涌动,一个人影慢慢走了出来。

“这是虚影还是真人?这也太像了吧。”景凡看着对面的一个年轻人说到。

“龙行域,王家,王央,请赐教。”那名为王央的少年拱了拱手,平静地说道。

景凡心中微微诧异道:“这么逼真吗?连行礼讲话都会?”

同时景凡拱手:“南德域景家景凡,请赐教。”

说罢,抽出了星魂剑,一身战意节节攀升。

两人之间的气氛变得凝重,一时间谁也没有出手。

但很快,王央就不得不出手了,因为景凡的剑意给了他莫大的压力。

剑意斩邪念,断虚妄,最是锋利。

王央打了个响指,身前蓦然出现九道灵火,如同明灯一般散发着恐怖的光和热。

还未近身,景凡就感受到恐怖的温度,没想到这人是用火的高手。

“我想起来了,龙行域王家是炼丹门阀,以炼药起家,不仅有一手祖传的炼丹本事,还能收服灵火用于战斗。”景凡心中顿时浮现了这个家族的资料。

这时候,那九团灵火也如流星般砸了下来。景凡可没有想试一试灵火威力的想法,瞬间挥出九剑,九道剑气如同莲花花瓣绽放,绞杀向火焰。

景凡的剑气看似是九道独立而发,可又形似莲花,彼此之间有着真气连接,隐隐真正构成了一个整体。

这是景凡看到白莲剑星吴浩的战斗苦思冥想研究的,九道剑气组成的莲花飞旋着,熄灭了灵火杀向远处地王央。

王央手一抖,火红色的真气匹练如同贯日长虹一般击碎了只剩余威的剑莲。

“阁下剑法果真玄妙。”王央双手摆动,全身火红色真气激荡,年轻的脸上平静中又满是青春的朝气。

“这一式名为太极火雨。”王央双手齐出,一道闪耀着火红色光芒的太极图案被其打了出来,在景凡的眼中变得越来越大。

这阴阳图案就立在景凡身前缓缓旋转,随着其转动,一股股灼热的气息溢了出来,仿佛沸腾的锅炉没有盖紧炉盖。

景凡心生不妙,星魂剑挽了个剑花儿,“以水克火!龙卷击涛剑法正是有水性,用来克制他最好不过。”

脑海中浮现龙卷击涛剑法的第一式,这第一式景凡之所以没有悟透的原因就是少了其中的水性。

可现在在那阴阳图案中如同炮弹般轰出了无数的火球,一个个的就像榴弹,灼热的气息已经扑面而来。

在这强大的火性面前,景凡瞬间就顿悟了这个水性。重压之下常有突破,正是这个道理,只有真正意义上的天骄对决才有进步的动力。而这也是升龙武会的意义所在。

“神龙击水!”

景凡剑法流畅而丝滑,如同一片洋洋洒洒的水幕泼了出去,剑光即使水幕,水幕便是剑光。

这个水是柔和而坚韧的,在火雨的连番冲击之下不仅没有被冲散,反而席卷消灭了无数火雨。

零星的火球火星飞溅到景凡的身上,立刻把景凡的护体真气灼成虚无,身上衣服都被引燃烧出了几个大洞。

“呼!”景凡感觉自己经过淬炼的血肉竟然被火烫出了几个水泡,心中惊讶。要知道现在景凡的肉身已经可以说是比钢筋铁骨还要钢还要铁,归元境之下刀枪不入,水火不侵这个实力绝对是有的。

可却被一点点火苗烫出了水泡,只能说明这不是凡火,而是天地灵火。

“果然,这些天才个个都是妖孽,能在升龙山斩杀十头龙虫谁又是易与之辈呢?”景凡心中想到。

同时手上剑法加紧了攻势,对于这剑诀也越来越熟悉,一道凌厉剑光击碎了阴阳图案。

那王央与阴阳图案真气相连,当下受到冲击力的反噬,猛地退后了一步。

景凡自然不会放弃这个大好机会,握着星魂一剑刺出,“神龙击水!”这套武技毕竟比景凡的追风剑法品阶高,自然它的威力也更加强大,可以说当景凡捉住了那丝水性精髓后,它已经成了景凡的最强剑招。

王央身法一动,身上冒出火红色的灵光,尽然如同一条滑蛇般躲过了景凡的剑法。

“这是什么身法,这么灵活。”景凡皱了皱眉头,一剑不中,王央已经拉开身为,手指连点虚空出现无数火球阻止了景凡的追击。

王央神情得意的说到:“蛇炎步法,能修炼出防御性的护体蛇炎真气,还能配合玄妙步法进行很好的躲闪。这可是天阶!”最后一句话,王央特意强调了天阶二字。

景凡不由得摇头失笑,道:“再好的身法也会有露出破绽的时候。”

说罢,星魂剑横扫而出,剑气连绵不绝,庞大纷杂的剑气锁死了王央所有的身位,避无可避。

“我看你怎么逃?”景凡看着被剑气覆盖的王央说到。

王央丹田内盘踞着一团灵火,此刻灵火离体而出,这是真正的天地灵火,名为地精火。

地精火乃是地底岩浆中才会存在的灵火,温度令人。此刻从王央丹田中出来后,周围的温度骤然升高,仿佛置身于火炉之中。

地精火在王央掐着法决的手上灵活的跳动着,随着王央向着漫天剑气一指,地精火飞了出去。

没来得及接触,这些普通剑气就被融化了。

剑意!

景凡只能用剑意来抵挡了,这时候景凡放空了心思,两人知道彼此底牌已出到了最终时刻。

剑意的加持让剑气变得更加锋锐而坚韧,有着一种无坚不摧的气势。

火焰毕竟是无形之物,而景凡的剑有形,一剑穿过火焰,刺穿了王央。

与此同时,地精火并没有被剑气击散而是扑到了景凡身上。

“嗤嗤”的响起被火焰烧灼的声音,但随着王央的虚影化作云烟,火焰随之消失。

“好强的火焰,炼丹师的灵火可真是恐怖,幸好这王央的近身战斗能力不强,否则还真是麻烦。”景凡看着右手被烧伤的手臂呲牙咧嘴地说道。

一阵九彩灵光照到了景凡的身上,身上伤势肉眼可见的恢复了。

不用想,肯定是神龙前辈的手笔,这样鬼神莫测的手段也只有真正的神龙才有了。

一会儿又一个修士在白雾中缓缓出现,景凡继续和各大天才进行捉对厮杀,有胜有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