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徐百尘的实力

修真漫漫无捷径,修武颤颤逆天行。世间安有通天法,百战不死方成英。

景凡一次又一次的和天风王朝的精英天才们交手,胜负之数大约是五五开。

一般归元境第三重之上的修士,战力都比景凡高,景凡遇上几乎是很难赢的。

幸好大部分人都是归元境前期的修为,景凡勉强能打的过。说到底,景凡的修为还是太弱小了点。

参加升龙武会是有年龄限制的,在二十岁左右的年纪,能够到达归元境就可以成为天才,而达到归元境中期就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天骄,而归元境后期那就是千年一出的妖孽级天才。

景凡认为,他此时此刻面对的人,是万年一出的传说级天才。

这人身穿漆黑战甲,手握黑魔画戟,清秀的面孔上有一双波澜不惊的眼睛。而这双眼睛中最常见的色彩就是平静,偶尔在这如湖面般的平静里会掠过一抹忧郁。

不能亲身经历,就没有真正的感同身受,只有自己亲自站在对手的面前,你才会真切的感受到那种如渊似海的庞大压力。

这就是景凡现在的感觉,徐百尘的身躯并非魁梧高大,可就是给人如同山岳般的沉重感。

“很难想象你一个破丹境第六重的修士可以走到现在。”徐百尘平静的话语中仿佛不含一丝感情。

景凡心中虽然难免有些紧张,但仍旧升起一股战意,抱剑拱手道:“南德域景家景凡,请指教。”

说罢,抢先一步动手,星魂剑上星芒一片,剑气如水。景凡怕如果不打先手,就会落入徐百尘那铺天盖地的气势中,那么未战就先要败了。

“你的剑法应该是以水性和风性相辅相成,现在风性有点,水性更是少的可怜,离它真正的威力差的太远了。”徐百尘平静的说着,仿佛景凡全力一剑对于他只是小孩子漏洞百出的架子罢了。

这让景凡心中发狠,剑势一发不可收拾。

当剑势瞬息来到徐百尘面前的时候,徐百尘动了。

画戟后发先至,漆黑如墨的真元包裹着黑魔画戟,一戟出,剑势溃散。

“彭!”

星魂剑被黑魔画戟打飞了出去,景凡只感觉虎口生疼,定睛一看已经被劲力撕裂了,鲜血直流。

但画戟并没有停滞,仍是向着景凡杀来。

“好无力啊!”景凡想苦笑,但更想拼一拼。“战!”

右臂的风翼云纹虎兽魂显露了出来,一拳轰出!集景凡全身之力的一拳,威力不可谓不强,但和黑魔画戟硬碰硬还是嫩了点。

景凡被劲力震飞了出去,整个的右臂都是鲜血横流,麻痹不已。

随后,徐百尘的虚影自动化成了白雾,白雾无声消散,像是嘲笑景凡的不自量力。

“修为的差距还是太大了,我还是要好好努力。”景凡沐浴在九彩光芒里,身上的伤口传来酥麻的感觉,不出片刻已经完好如初了。

随后景凡就被传送出了这个试炼之地,徐百尘是他排名战最后一个对手。

景凡手中拿着升龙令,升龙令的背面是一条栩栩如生的升龙,而正面则是显示了他的积分四十三,名次六十五。

也就是说,景凡总体的胜率并没有超过一半,因为景凡足足交手了一百多个天才,其中包括了陆子玉林原姜星辰等几人。

景凡和陆子玉林原的实力在伯仲之间,比姜星辰差了一点。姜星辰已经是归元境了。

景凡看着周围诡异的血雾,自言自语道:“这里应该是升龙山山脚下了,我先出去再说。”

辨别了一下方向,景凡向着山下而去。

出了升龙山,血雾消失一空,景凡的心情立马变得开朗了许多,在那诡异的血雾中闻着难闻的腥臭味,实在是压抑。

景凡手中升龙令消失,而山脚下的人都在迎接各自家族的天才。景家虽然在京都有据点和产业,但景凡并没有授意他们来迎接。

景凡四下了扫了扫,看到很多年轻天才出来后都去那个主持升龙山祭祀大典的武老那里好像在登记。

走了过去,无非是记录名次,然后得到升龙武会的奖励之类的。

景凡的名次并不算高,所谓奖励只是聊胜于无了。

一颗龙力凡,一万灵石。

令景凡感兴趣的是,几名身穿银龙战甲的士兵发放的军令。

“这枚军中令牌可以让你们直接在军中成为一名队长,欢迎参军。”

景凡接过了军令,参军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有很多修炼资源是只有军方才能有途径获取的。

看了看人声鼎沸的周围,目光找到了陆晚夕,此时的陆晚夕周围正有着一群身穿白衣剑袍的少年人。

“估计是天剑阁的人了,不过修真界的人怎么跑到红尘界来了,难道是下山历练?”景凡疑惑不解,也没有去打扰陆晚夕。

“呜呼!凡哥,我在这儿!”林原大呼小叫起来,引得众人注目。

景凡其实特别想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当没看见,可是呢,林原已经冲了上来,给景凡一个大大的拥抱。

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道:“凡哥,我差点就死在虫子的包围中了啊,呜呜呜!”

“啊?”景凡推搡着,努力挂在身上的林原摘下来,难受的说:“咋回事,慢慢说。”

“你不知道,我本来杀虫杀的起劲,结果他们都跑回洞里去了,这我能忍吗?这我不能忍啊,我就跟着去了虫洞里。”

景凡惊讶道:“你进入虫洞里了?”

心中不免佩服林原的神经大条,同时也好奇虫洞里有什么?

林原点了点头,手舞足蹈的夸张道:“对,虫洞里好多虫子,你知道我发现了什么吗?”

景凡的好奇心被调动起来,竖着耳朵道:“什么?”

“一只会飞的虫子,身后两个大翅膀,像个大苍蝇啊,吓死我啦!”林原抓耳挠腮道。

不知为何,景凡越看林原越像个猴子,似乎林原有个师父是只真猴子,看来这脾气是传自其师了。

“会飞?”景凡可不记得龙虫会飞,看来是变异种。

这时候,陆子玉和姜星辰也走了过来,“凡哥,收获如何?”

“阿原你呢,收获如何?”

几人互相交流名次,红衣刀客姜星辰名次最高,二十四。

陆子玉四十五。

林原出人意料的是三十九,名次超过了陆子玉。

没想到林原的战力这么强,看来真的是不可小觑。

众人往回走,景凡看到了角落里的琴女玉寒烟。

景凡径直走了过去,高情逸态道:“寒烟姑娘,你这是在等我吗?”

陆晚夕啐了一口,把眼睛望向别处:“谁等你啊?不要脸的登徒子。”

“嗯?”景凡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成了登徒子了,好歹也是为这位赎身的人好吧,就算不是好人,也称不上坏啊!

远远地,看到陆晚夕走了过来,景凡上前去打招呼。

留下抿嘴的玉寒烟,狠狠的骂了一句登徒子。

一身大红色裙袍的红婆颇有些气恼,作为一个过来人哪能不知道魔琴宗高贵的宗女寒烟姑娘惹了情丝呢?唉!年轻人啊,就是冲动,冲动!

景凡走向前去,笑道:“晚夕姑娘好啊,还记得咱俩的约定吗?”

陆晚夕撇了撇嘴故作不知道:“啥约定?我们之间有啥约定呢?”

景凡苦笑道:“升龙武会排名赛你多少名?”

“哼!就不告诉你。”可能因为名次低,也可能因为单纯的不想告诉景凡,陆晚夕闭口不言名次。

景凡心中感到失望,叹气:“唉,女人心海底针啊!”

可不是嘛,女人心思单纯而缜密,细腻而繁复,最是不可捉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