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李二公子又登场

几人颇有些玩味地看着景凡,景凡摸了摸鼻子,转移话题道:“去溢香阁喝酒吗?我请客。”

陆子玉哈哈一笑,颇有些俊逸之美的脸上满是令美女都自行惭愧的笑意,道:“走,去喝酒。”

“呜呼,喝酒喽!”

而姜星辰和玉寒烟聊的不错,相互早已经交了朋友,两女挽着手回去。

一直以来,姜星辰也没有什么朋友,一直是独行侠。以前的时候常常活跃于修真界,最近才来到了红尘界历练。好像也不只是历练,来找一个什么人,她没细说,景凡也没有细问。

修真界和红尘界不同,竞争远比红尘界残酷,实力也远比红尘界强大。在这样的环境下,一个女子是很容易变得一心求道,不问情事的。

对于这个三妹,景凡心里还是有些拿不准的,实力强大而且性格内向,完完全全不应该和自己几位在青楼喝花酒的人混在一块。

虽然扪心自问,景凡几人都不是什么坏人。

走进天风城,熟悉地找到溢香阁进去,各自想找了几个陪酒的美貌姑娘。

姜星辰一阵凌厉的刀意席卷了众人,赶紧把怀中的姑娘推开了。

“喝酒也就罢了,难道还想欺负这些姑娘不成?”姜星辰冷冷的说到。

啥是欺负啊,人家这是做生意,你情我愿的生意好不好。

唉!从心底叹了口气,几人都明白只能喝酒不能喝花酒,苦笑道:“不敢不敢。”

溢香阁二楼的雅间内,安排了一张大圆桌,几人坐在桌前,一道道帝都的特色菜被姑娘们端了上来。

姑娘们端菜的同时还不忘给三个大男人抛个媚眼,惹得陆子玉和景凡一阵苦笑。和陆子玉待的时间久了,景凡感觉自己堕落了,心里叹了口气,英雄难过美人关,这不赖我啊!

眼看菜上的差不多了,景凡站起身来,咳嗽了一声道:“子玉,阿原,星辰,寒烟姑娘,我景凡有幸能和各位当兄弟,做朋友,在这敬各位一杯。”

“第一杯酒敬天地,同生死,共存亡,天地为鉴!”

“干了!”“干!”

几人都站起来,玉质酒杯碰在一起,一口饮下。姜星辰和玉寒烟两个女子同样一饮而尽,脸上露出真挚的笑容。

“第二杯酒敬鬼神,担劫祸,享荣华,鬼神为鉴!”

“来干!”

又是一饮而尽,这杯酒敬鬼神,兄弟就该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第三杯酒敬你我,情如金石,至坚至贵,你我真心为鉴!”

“真心为鉴!”“干!”

深厚的情义在五人的心中流淌,杯中酒一饮而尽,少年豪气干云,青春无悔。

谁又能想到呢,这么五个少年人今日说的话会被其一生践行,至死不灭。

接下来景凡几人坐下喝酒吃菜,期间不乏打闹玩笑,倒是其乐融融。

坐在景凡旁边的陆子玉贴着景凡的耳朵道:“你看寒烟姑娘对你的眼神好像不太对。”

几个人都醉了几分,景凡看向玉寒烟,玉寒烟把目光又转向了别处。

“咋了?我没看出来啥不对啊,她这小女子脑子不好使,老是诬陷我是个登徒子。”景凡揉了揉眼睛说道。

陆子玉摇了摇头举起酒杯,“来,喝酒!”

景凡这么一个没有见过几个女子的人自然看不出来,而陆子玉可在情场摸爬滚打有充足经验了,自然看的清楚。

这就是所谓的旁观者清,身处其中的反而迷糊了。有多少真挚的感情摆在面前却不被珍惜啊,等到回首时却后悔莫急,这个中道理哪是初涉红尘的年轻人能懂得呢?

酒足饭饱,景凡用真气逼出酒气,在房间找了个角落开始修炼。这就是溢香阁之类的风月场所不好的地方了,没有单独为客人准备的修炼室。

毕竟客人是来找乐子的,不是来修炼的。

到了第二天,景凡决定去拜访陆家,陆家在京城是有一处产业的,名为聚宝阁拍卖所。

叫上陆子玉,两人一起去。而姜星辰和林原则是结伴去天地武场,四人出门。

景凡敏锐的察觉到一些不对劲的地方,今天的客人很少。不应该,实在不应该。

几人相视一眼,皆是在彼此的眼中看到了一抹疑虑。

出了翡翠溢香阁的大门,按理说应该是早晨时分,旭日初升才对,可天上昏沉沉的一片,好像要下雨了乌云密布一样。

“这天气,怎么说阴天就阴天了,昨天的大太阳可是毒辣的很。”林原看了看没有太阳的阴沉天空,“我说今天的客人这么少呢?阴天找姑娘的兴致都没有了。”

陆子玉轻笑道:“找姑娘还分晴天阴天吗?”

姜星辰皱着眉头道:“不对劲,阴了这么厚的天,竟然一丝风都没有,这太不正常了。”

几人都警惕的看着周围,颇有一副风雨欲来风满楼的样子。

景凡想了想在帝都难道说又招惹了什么人?

这时候,景凡脑海中自然而然的出现一个人,李刑浩。

几个人并没有退回溢香阁的意思,自己的事情,并不会牵扯上别人的。

四人并肩向前走了几步,这宽敞的帝都大街上,连个鬼影子都没有,空气中弥漫着令人不安的寂静。

突然,道路两旁的屋后出现一片片钢铁洪流。

一个个身穿漆黑战甲,头戴鬼神面具的人出现,个个手握弯月灵刀,气势凌人。

钢铁洪流汇合在一起,站在景凡几人的前面,合围成了一个半圆形。

几人都没有轻举妄动,和对面的鬼面战士对峙着。

不一会儿,钢铁洪流自动向两边分开,动作干练,整齐划一,一看就是受过专业训练的战士。

分开的人流形成了一个通道,景凡定睛看去,一个人负着左手背对着景凡几人。

缓缓转过身来,右手轻摇着一把画有山水的折扇,黑发飘飘,面带微笑。金色锦衣又配白玉腰带,身体站的笔直,走着正步向着景凡几人而来。

“真够风.骚的。”景凡低声说道。

“噗嗤。”严肃的氛围瞬间被打破,几人笑出声来。连姜星辰嘴角也是一抹笑意,但凝重的眼神说明了她此刻已经打起十二分注意。

李刑浩闻言,脸上的微笑顿时僵住了,本来自以为这么一个华丽的出场会成为全场的主角,并且心中决定不仅要教训几个人,更要让他们从心底里知道帝都是谁的地界。没想到这几个家伙竟敢嘲笑自己,今天的自己不帅吗?

“哼!真是不知死活!”

景凡轻蔑的笑了笑,道:“怎么,上次打的你不够舒服?这次李二公子又带人来讨打了?”

陆子玉附和道:“呀呀呀,来讨打还带了这么多观众,这排场真有面儿啊。”

“呜呼!你林原大爷的拳头已经饥.渴耐耐了!”林原摩拳擦掌道。

一袭红衣的姜星辰则是抽出了一柄名为浮生的绣春刀。

看四人战意凌天,李刑浩退了两步,不是被吓退的,而是右手折扇一甩,“给我上!”

不得不说,这李刑浩当真是风.骚的可以。

景凡不知的是,对于一个帝都的纨绔子弟,还有什么是比装酷耍帅更刺激的呢?

反正此刻的景凡是不能理解了,因为他面前的鬼面战士已经齐刷刷冲了出来。

凌厉的真气真元爆发,众人身边的劲风合在一起瞬间形成了巨大的风暴。

战斗一触即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