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败敌

一场混战就这么展开了,说是混战也不准确。因为鬼面战士的配合是默契而有序的,显然有很长时间一起战斗的经历。

景凡看着向着自己而来的五六道刀气,一点也不慌张,真气激荡剑气如网,迎了上去。

“在升龙山回来,我的实力可以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尤其是肉身力量已经到达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地步。”景凡暗暗想到,双眼迸发出璀璨的剑芒。

“龙卷击涛剑法,神龙击水!”

景凡剑气如潮席卷出去,硬生生格挡住了这几人的刀势。

“彭!”真气风暴滚滚展开,几名鬼面战士皆是一惊,好强大的力量。

只见几人的弯月刀频频震动,彭的一声就被掀飞了出去。

他们的刀气对于景凡现在的肉身来说完全构不成伤害。除非景凡站着不动,切切实实地让这些战士用刀劈,那样才能伤到景凡。

但景凡的剑气可是锋锐之极,偶尔一道斩在身上也是会把铠甲撕出裂痕,这还没有完全动用剑意。

这几名平均修为在破丹境第八九重的修士,属实对几人造不成威胁。

而打的最凶的就是姜星辰了,红衣刀客的名声不是白来的。每一刀都是凌厉万分,几个鬼面战士围着圈硬是进不了姜星辰的身。

稍微近身的马上就会被刀气逼出去,也有不怕死的顶着护体真气强打,结果瞬间姜星辰就在其身上划了数十刀,那名勇气可嘉的鬼面战士倒在了血泊中。

但姜星辰并没有杀人,这些伤都避开了人体要害,看着恐怖之极,满身鲜血,其实顶多算是皮肉伤,但短时间是没有作战能力了。

而陆子玉打的也很凶,交手之时和平常那副如女人般艳丽的模样不同,简直是两个极端。

手握一杆长枪,一手雷神枪谱是出神入化,刚猛之极。

只见陆子玉一步跃上十米高的天空,周围雷电交加。在墨色天空阴沉而冷凝的图景下,陆子玉就仿佛是一尊雷神,长枪一动,雷霆呼啸。

几个鬼面战士叫苦不迭,这雷电劈一下真的是受不了啊。而这群修为只有破丹境的鬼面武士的护体真气并不能给他们良好的防御。

强力的防御来自于身上的漆黑战甲,这些东西都是军工生产,性能优良。

可再优良的铠甲也经不住持续不断的雷击啊,很快这些黑面战士就被打的没了脾气。

最残暴的就是林原了,手持一柄玄阳石棍,舞的虎虎生风,劲风四溢,这些鬼面战士硬是不敢上前。

好不容易硬着头皮上去,手中弯刀激发出璀璨刀芒向着林原劈了过去。还是破军刀法,只是威力和景凡那时对战的不可同日而语。

刀芒铺天盖地,但在林原朴华无实的玄阳石棍下简直不堪一击,摧枯拉朽般打散了漫天如雨刀芒,可想而知林原的力量达到了什么地步。

“呜呼一个能打的都没有!”林原仰天长啸一声,逮着一个鬼面战士手中棍抡了下去,空气响起令人心惊的破风声。

那鬼面战士冷汗如雨,可毕竟身经百战,浑身真气立马调动起来防守,刀身出现真气屏障一层层保护自己。

但这些在林原绝对的力量面前毫无意义,彭!

一连串的音爆传出,最后一声金铁交鸣,令人不安的金属断裂声尤其惹人注意。

那柄弯刀竟是在林原石棍轰击下,被砸成了碎片。

随后狂暴的力量尽情的宣泄到鬼面战士的身上,那坚硬的漆黑战甲上首先受力部位出现密密麻麻的如蛛网般的裂痕,随后啪的一声碎成无数碎片。

鬼面战士直接被轰飞出去,倒在地上,张口吐出一口血来,显然是受了内伤。

这些鬼面战士吞了口唾沫,心中打起了退堂鼓,他们虽然是身经百战整天和死神打交道的人,但并不意味着他们想死。

人都是怕死的,尤其是死的毫无意义的时候。

这些鬼面战士之所以出现在这,都是因为他们的顶头上司是这李二公子的哥哥罢了,他们心里都认为是没有必要拼命的。

景凡收起了星魂灵剑,没了剑,剑意也就消失了大半。

没了那股冲天剑意的压迫,景凡对面的鬼面战士们都松了口气,这时他们发觉自己的脑门上已经全是汗珠了。

可没有来得及好好调整自己的状态,他们就发现景凡的气势发生了变化,一股狂暴的气势在景凡身上散发出来。

这时候的景凡每一块肌肉都凝聚了野兽般的力量,风翼云纹虎兽魂的虚影在景凡身上自然而然的显现出来。

十兽锁天决修炼出的真气凝聚在右拳,一道道凌厉的罡风在拳头上形成了一个密度极大的小型龙卷。景凡也是第一次使用这种利用拳劲激发罡风然后对敌的技巧。

在这里面风之本源可谓是功不可没,它的存在让景凡可以细微的控制罡风的旋转,成为一个包裹拳头而不会伤害拳头的小型龙卷。

“你们有幸成为第一次见我施展新武技的人。”景凡一跃而起,身体舒展成夸张的弯弓形,拳头就像弓箭轰了出去。

几名鬼面战士虽惊不乱,五人瞬间列成一列,后者双手死死按在前者的肩胛骨上,真气流淌,沆瀣一气。

最前面面对景凡的鬼面战士稳稳低身一边站的更稳,有着后面队友的真气支撑,他感觉浑身力量急需宣泄。

“战!”

同样出拳,散发着璀璨之光的真气甚至擦出了火焰。

彭!

这两拳想接不过是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罢了,如同彗星撞大地一般恐怖的气浪瞬间呈同心圆一圈又一圈的散发了出去。

而那负手观战的李二公子再也站不住了,狠狠的咽了口唾沫,他虽然爱面子好玩乐,但他绝对不傻。

他自然看得出两边孰强孰弱,如此同时脑海中浮现那天被景凡暴揍的情形。

此时,景凡和鬼面战士的对决胜负已分,一连串的鬼面武士纷纷倒飞出去,重重摔在地上,不知生死。

另一边景凡同样被巨力推出了十数米远,鞋子和地面擦出火花,留下两道深颜色的划痕。

景凡卸去力量,略微有些气喘。

“兄弟们撤!”李二公子也顾不得什么脸面了,一个不慎落在景凡几人的手上,不死也得扒层皮。

说罢,一个闪身就向着墙上掠去。

景凡爆了句粗口:“靠!”边说着,边在周围扫了扫,啥都没有,于是从灵戒中拿了块灵石。

真气运行在掌心,用劲甩了出去,可惜准头差了点,砸在了屋檐上。

那群鬼面战士一些警戒断后的,一些搀扶自己受伤队友的,也跌跌撞撞的消失了。

随即天竟然明了。

众人迷惑不解,姜星辰说了句:“遮行符!而且不止一张。”

看着众人还是有些迷惑的眼神,随即又解释道:“这遮行符是修真界里比较普通的东西,用来遮挡形迹,制造幻境。”

“当然这幻境只能起遮掩行踪的作用,迷惑混乱的效果倒是有限。”

景凡几人差不多明白了怎么回事,如今遮行符的作用散去,原来大街上人流还是有些的。

一些路过的修为高深的修士也能看出这里的端倪,但没人多管闲事就事了。

总之,几人心情还是有点低沉的,大清早谁被摆了一道心里也不好受。

景凡平复了下心情道:“行了,事情先到这,如果他还不知死活的来挑衅,那么下次就不必留手了。”

“嗯,打死他丫的。”林原挥了挥玄阳石棍。

而那李刑浩却不敢有下次了,这次的鬼面战士实力可要比上次车轮战景凡的那些人强上一截,可依旧是被打的落花流水。

这修真界多的是天才骄子,这种人要么杀干净,要么讨好结交,要么你就有同样惊才艳艳的天资不惧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