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魔宗来人

天道大陆分为总共包括三陆两海,西陆与东陆中间隔着无尽海洋,想要飞跃这无尽海洋至少需要道果境的修为。

而景凡此时的境界和道果境中间隔着两个大境界,归元境和道生境。

一年内肯定是没有希望达到的。

那么只有一个办法,就是乘坐空间传送阵。大陆间的空间传送阵景凡还真不知道哪里有。

“唉!”景凡叹了口气,此刻明月高悬,四下无风,整个天地静悄悄的,只有发情期的青蛙大声地呼叫着自己的另一半。

沉寂了无数天的真元缓缓触碰到那股奶白色的祭祀之力,温柔地把它包裹了起来,运送到丹田内。

祭祀之力开始被炼化,浓浓地纯正的真气飞速增加着,很快天地灵气受到感应向着景凡而来。

破丹境第八重!

景凡又拿出了自己那位三舅姥爷送来的华阳果,一口吞服下去,很快真气再一次暴涨。

但华阳果虽然能提升修为,但并不如祭祀之力纯正和易于吸收,效果也差远了。

祭祀之力转化而来的真气就像是自己苦修而来的一样,纯粹而没有杂质。

但不管如何,景凡是达到了破丹境的巅峰层次,只差最后一步就能踏入归元境,真气化元。

丹田内的风之本源也壮大了许多,力量充盈着景凡的身体,景凡脑海中出现了一个人影。

并非陆晚夕,而是玉寒烟。

手中轻轻揉着那张缝制着玉琴的面纱,景凡嘴角流露出一丝发自内心的微笑。

有时候人就是这样,不经历错误,不错过一些错误的人,就不会发现那些在自己身边默默陪伴自己的人。

这时候天已经亮了,玉寒烟迈着莲步走来。一袭洁白长裙,头上插着银簪,明亮地眼中倒映出出景凡的身影。

景凡站起身来,看着玉寒烟。

玉寒烟怔住了,结巴道:“你,你,你没事了?”一双眼睛睁的特别大,一副萌萌的表情。

景凡没说话,只是冲上去一把抱住了玉寒烟。

玉寒烟没回过神来,就被景凡抱住了。

“喂!你干什么!”玉寒烟有些恼怒的说到,但心却彭彭跳了起来,同时一股喜悦如同冰糖般在心里化开。

“哎呀,放开啦,身上臭死啦!”玉寒烟嫌弃地说到。

但景凡只想紧紧抱着这个女子,永远不放开。

“本小姐要被你熏死了。”

听着怀中人的话,景凡想笑,但刚刚扯动嘴角,泪水就流了下来。

景凡放开了玉寒烟,道:“真的,谢谢你。”

“噗嗤!”玉寒烟一下子笑出声来,“你这个登徒子,臭流氓,知道大家有多担心你吗?”说着,也红了眼眶。

景凡从灵戒中拿出那块面纱,道:“这是你的吗?”

玉寒烟看着洁白干净的面纱,显然经过清洗,心里感动,嘴上却说:“哼!不是,才不是。”

景凡笑了笑,收回到灵戒中,道:“走吧,回去吧。”

说着,牵起玉寒烟的手,向着天风城而去。

“喂!臭流氓!放开本小姐,再不放开本小姐咬你了!”

“……”

景凡也没想到,这个面纱一放就是一辈子。

天风城内,帝都街道上的人都对着景凡和陆晚夕指指点点,原因就是因为女的一袭白裙,美貌动人,脸上还带着不情愿的萌萌哒表情。

而景凡原本的白衣已经变成了黑色,身上更是有着一股“陈年老醋”的味道,头发乱蓬蓬地像极了被糟蹋了的鸡窝,已经看不出原本丰神俊朗的面孔。

两人的鲜明对比自然引来关注,就差城卫军认为景凡是强抢民女了。

好在没人出来匡扶正义,明眼人看到那女子虽然一脸嫌弃,但那双洁净的双眼中却是满满的欢喜。

终于回到了翡翠溢香阁,此时不知是清晨的原因还是为何,并没有多少人,只有几个小厮在打扫卫生。

回到二楼房间,陆子玉姜星辰和林原都在安静修炼,察觉到有人纷纷睁开了眼睛。

“凡哥!你咋了,这几天可把我们担心坏了,是不是鬼姑把你迷住了啊!”林原激动地上来抱了抱景凡,同时几个人都一捏鼻子,“哇!这个味道!”

景凡尴尬的摸了摸鼻子,随即去洗了个热水澡,换了身新衣服。

一袭白袍,腰配灵剑,丰神俊朗,刀削斧刻的脸庞上带着一抹笑意。

玉寒烟芳心一动,别过头去不去看他。

景凡却径直走了过来,“寒烟,真的谢谢你。”

“哼!谁用你谢。”玉寒烟嘟着嘴巴,眼神躲闪。余光你发现景凡直勾勾地盯着自己,不免脸色又是一红。心中暗骂:登徒子,臭流氓。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打情骂俏也总要避避人吧,既然凡哥走出了心魔,那么先好好庆祝一下吧。”陆子玉看这两人摇头笑道。

姜星辰也是笑吟吟地看着两人,同时脑海中浮现一个腰配宝刀的男子。

接下来就是几个人吃了顿饭,对于修士来说,吃饭已经不是必须的了,更多的是一种形式和享受。

饭后,玉寒烟把景凡叫了出去。

“怎么了,有什么话还得咱俩悄悄说。”景凡笑嘻嘻的看着玉寒烟。

玉寒烟在景凡腰间猛然一拧,却发现景凡钢筋铁骨根本拧不动。

“喂喂喂,你干什么?难道还想非礼我吗?好啊,没想到啊,你竟然是这样一个小色女,露出真面目了。”景凡也不知为何,在玉寒烟的面前总想调戏她,可能是受到风流少年陆子玉的影响太大了,也可能是玉寒烟长得太美了。

“你给我滚!你这个臭流氓!”玉寒烟和景凡打闹了一番。

随即认真道:“我要回去了,家里人来接我了。”

“奥。”景凡突然心中一紧,家?难道是魔琴宗?这个家真够远的。

“你家在修真界魔琴宗?”景凡试探性地问道。

玉寒烟咬着嘴唇,点头道:“嗯,严格来说,我是魔宗弟子,为修真界正道所排斥,但我们宗门却不滥杀无辜为非作歹的。”

玉寒烟怕景凡误会,连忙解释道,同时用紧张的大眼睛看着景凡。

景凡溺爱的摸了摸玉寒烟的头,道:“不管你是正道天女还是魔道妖女,你都是我的小仙女。”

玉寒烟感受到一股莫名的心动,同时丹田海中更是有着一股股如同音律的波动在玉寒烟的丹田中以一种玄妙地轨迹运行着。

玉寒烟红着脸,两人拥在一起。

又是雨天,细细地雨丝直直的落了下来,没有风,只有雨打屋檐的声音。

长廊中,一个初次定情的女孩和一个回心转意的男子就这么拥在一起似乎一直到天荒地老,朦胧细腻地雾雨好像是上天的赠礼,美丽温柔。

次日,安静的翡翠溢香阁迎来了几位客人。

三楼红婆房间内,正坐上坐着一黑袍男人手中捧着一杯香茗正津津有味地尝着。

“红婆不回宗内看来也是有原因的,这红尘中的香茗果真是令人留恋万分。”玉寒冰说道。

红婆妩媚地笑了笑:“大少爷说的哪里话,我这么一个俗人能在俗世混口饭吃已经是心满意足了。”

玉寒冰也不在这件事上纠缠,看着周围华丽的布置道:“寒烟没在这里闯出什么祸吧?她那古灵精怪的性格可不安分。”

红婆踟蹰了一下,道:“闯祸倒是没有,只是……”

“但说无妨。”玉寒冰放下了手中的香茗,看向红婆。

这时候,红婆才看到玉寒冰眼眶中的瞳仁有着淡淡的白色雪花一闪而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