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分别

溢香阁三楼,红婆琢磨着语气,比较客观地把景凡和玉寒烟的事情告诉了魔琴宗的这位大少爷玉寒冰。

玉寒冰静静地听着直到红婆讲完,理了理头绪,摇了摇头道:“她的事我这个当哥的也管不了,这孩子脾气倔的很。”

略微沉吟了一下,道:“明天就回宗门,迟则生变。”

红婆点头,心想这兄妹二人的脾气可真是相反,一个老成持重,一个冲动任性。

这时候玉寒烟推门而进,激动地叫了声“哥!”扑进玉寒冰的怀里。

玉寒冰眼中流露出宠爱之色,手上却推开了玉寒烟,冷声道:“一个女孩子家的,注意形象。”

玉寒烟吐了吐舌头,倒是变乖了不少。

玉寒冰道:“怎么样?在红尘界的历练,功课没有落下吧?”

“没有,我可是相当勤奋哒!”

红婆退出了房间,兄妹俩聊了起来。

聊了会,玉寒冰话锋一转,审视道:“听说你交了个小男朋友是不是真的?”

玉寒烟闻言脸色一红,道:“哪有啊,是不是红婆又多嘴了,真是的。”

玉寒冰看着自家妹妹这个模样,心中确定了这事。又道:“怎么,不领我这个当哥哥的见见?”

说着,又端起了茶杯,这茶真香。

玉寒烟嘟着嘴,支支吾吾地说到:“哥哥你这个样子再吓到人家,多不好,而且我们在一起时间还短,你……”

“这有什么。”玉寒冰放下茶杯,站起身来道:“我倒要看看他能不能配的上我玉寒冰的妹妹,配的上,我自然替你高兴,要是配不上,别说爹娘那一关,在我这里他也过不去。”

边说着,已经出了门去。

玉寒烟跺了跺脚,跟了上去。

景凡一个人正在修炼,稳固提升过快的境界。姜星辰和林原两个人去了天地武场,陆子玉去了另一家怡红院。

为了风流快活,陆子玉只能躲开三妹姜星辰,所以远远的跑到了城西。

房门被打开,景凡留在门上的真气被触动,景凡的双眼猛然睁开。向着门口看去,进来一个青年男子,二十八九岁的样子。

令景凡略微吃惊的是他的眼睛,仿佛是一块万年寒冰,透着冷光。

与此同时,玉寒冰也看到了景凡,一双仿佛能把人冻成冰的眼睛审视着景凡。

玉寒烟站出来介绍到:“大哥这就是景凡。”

景凡听的一惊,这末快就见到娘家人了?

“这是我哥,玉寒冰。”

景凡拱手道:“寒冰大哥好。”

见到娘家人,礼貌要做好;留个好印象,以后好洞房。

玉寒冰点头,同时一股如同万年冰山般的气势压向景凡。

冷!景凡只感觉周围的温度瞬间变得很低很低,连忙运转真气抵挡。

抬起眼睛直视着玉寒冰,在这寒冷中,景凡毫无退缩,真气如风如火般运行起来。

那气机越来越凌厉,温度已经极低了,但看玉寒烟的脸色显然这气机是只针对自己的。景凡心中苦笑的同时,调动了风之本源的力量。

只有这样才能悄无声息地把这股气机化解于微风。

玉寒冰不断加大气机,同时心里的惊讶也不断加大,明明只是一个破丹境巅峰连真气归元都没有达到的修士竟然能够抵挡住自己压制到归元境的气机,真是不可思议啊。

“看来,自家妹妹的眼光不错啊。”玉寒冰心中道。

而玉寒烟看着两人大眼瞪小眼,哪能不明白两人在暗中较量什么,拍了拍玉寒冰,道:“哥,你是不是在搞鬼?”

这一碰让玉寒冰气机一滞,苦笑着把气势收回,不过心中却真的很好奇景凡能抵挡住什么程度的气机威压。

“嗯,实力还不错。”玉寒冰开口道,眼中多了一丝赞赏之色。

玉寒烟顿时明白景凡应该是通过了自家哥哥的考验,心中不禁一喜。

景凡亦是松了口气,刚才的威压再大点自己就没那么风轻云淡了,不免感到庆幸。

随即几个人坐下来,慢慢谈论起来。

景凡大感头疼,什么住哪啊,几岁啊,家里什么人啊,产业有哪些啊等等等等的问题真的是一阵头大。

终于送走了玉寒冰,剩下了两个人。

景凡看着面前的仙颜,不由得出了神。

自己心里究竟喜欢这个女子吗?论姿色比陆晚夕要美不少,而且对自己也很好。

但是自己心里那个人究竟是她吗?陆晚夕的身影在脑海久久不去,不由得让景凡心中莫名烦躁。

玉寒烟红着脸摆了摆手道:“看什么,本小姐是不是很漂亮?”

景凡点头,说到:“真漂亮,可惜我们就要分开了。”景凡已经知道了玉寒烟要离开的事。

“要不你跟我一块回魔琴宗,我一定让父亲给你最最好的修炼资源,怎么样?”玉寒烟睁着如同一汪清水般的大眼睛,这让景凡想起陆晚夕。

陆晚夕的眼睛笑起来会弯成月牙,里面仿佛有满天星光,闪闪发亮。

而玉寒烟则是有着江南水灵灵的大眼睛,纯洁而温柔,如同一眼清泉。

“不行,我还要回一次家,然后去一趟西陆。”景凡摇了摇头。

“西陆?这么远去西陆干什么?”玉寒烟疑惑道。

景凡回到:“找一个人。”

鬼姑的那副模样又一次出现在脑海,一身红色的新娘装,披着红盖头,立在鬼姑河面,痴痴等了千年。

“那你怎么去呢?要不我们一起去吧,你回家以后再来我魔琴宗,然后我们乘坐空间传送阵去拜访凌霄仙门,然后用一下他们的传送阵去西陆。”玉寒烟想了想说到,同时在灵戒中拿出一张地图。

这地图其实还是很粗糙的,但大概标明了天道大陆的各块大陆和海洋。

玉寒烟摸着洁白的下巴,沉思道:“你看,这里是四大王朝,这儿是天风城,我们就在这。”

“然后,先去我宗门,然后去凌霄仙门,最后到达西陆,这个路线怎么样。”

景凡想了想道:“行啊,这样最好不过,正愁没有去处呢。”

这次去西陆就当是历练了,景凡想了想就这样拿定了主意。

晚上,景凡四兄弟,玉寒烟和玉寒冰,以及他们师门的几位师兄弟,红婆这么十来个人一起吃了顿饭。

次日,玉寒烟就回魔琴宗了。

“这是我的身份玉牌,到时候拿着它来魔琴宗找我就好了。”玉寒烟对着景凡说到,一双水汪汪的眼睛中充满了不舍。

景凡不顾众人的目光牵起玉寒烟的手,把一丝风之本源打入了玉寒烟体内,认真道:“这是一丝含有我真气烙印的风之本源,你如果有什么危险就激发它护体,一切保重。”

玉寒烟点头,随即玉寒冰在灵戒中拿出一个小型灵舟,灵舟变大,几人登了上去绝尘而去。

剩下的几人,除了姜星辰目光平静外,均是一阵眼热。修真界的底蕴比红尘界深厚太多了。

接下来,陆子玉和林原也纷纷告别。

陆子玉要回陆家突破归元境,林原要回灵猿山找师父。

值得一提的是,林原还带回了少则几百斤的美酒,要好好孝敬自己的师父。

“星辰你有什么去处吗?”景凡对着姜星辰说到。

姜星辰撩了撩头发,道:“没什么去处,就跟着你走吧。”

景凡点头,笑了笑道:“有三妹这么一个强者在身边,我的安全也有保证了。”

“哼!别想让我当你打手,我可不会管你。”姜星辰抱着刀白了一眼景凡。

景凡想起了什么好奇问:“三妹,那天你喝醉后,我听说你说一直在找一个叫陈浮生的人,他是谁啊?”

一阵凌厉刀气划过景凡刚才站的位置,景凡已经跑远了。

“给我站住,再提他我就劈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