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最后的“信件”

这个建筑很大,但是很隐蔽。

周围种着许多的小叶榕,每一株都枝繁叶茂,很容易就把它遮掩住了。

这是个仓库,外墙还用石灰刷着禁火之类的标语。

相比较来说,这个仓库是整座废弃家具厂保存最完好的建筑,连大门上的锁都是崭新的。

应该是废弃前不久才换的。

很大一把挂锁,扣在层层铁链上。

那铁链得有三指宽,指头粗细。

撬锁进去,不太现实。

我只能沿着仓库边缘寻找突破口。

有窗户,但是窗口设置的非常高,得有五米了。

仓库外墙光秃秃一片,没有任何借力点,想要徒手爬上去也不太可能。

我只好把目光看向那些榕树,试图找到一个“机会”。

几乎绕着仓库走了大半圈,终于在特别靠近尾巴的地方,发现一棵榕树的树枝伸过去,刚好是一个窗口。

由于缺乏修剪,部分树叶都伸进了窗口里面。

我查看了一下四周,确定没有什么“东西”再跟着我,然后把绿沉枪插回背包里,手机固定在调节支架上。

关掉手电,开启头灯。赤手空拳,开始爬树。

这棵小叶榕树干十分的粗壮,以前应该会定期修剪,但现在荒废了,它的根须交错,全部都失去控制的野蛮生长。

可以下手的地方挺多,但其实并不好上。

爬到主干分岔上,我小心翼翼踩着枝干,向着窗口接近。

说实话,我有点担心它会断掉。

尤其延伸向窗里的末梢部分,肯定是不能直接踩上去的。

这边距离窗口大概一米多点的样子,应该可以尝试跳过去。

我脚下踩稳,沉心静气,预算好距离,然后双腿发力,一下子扑了过去。

双手抓住了窗台边缘,脚下蹬着墙壁,咬紧牙关,一点点的翻了上去。

我蹲在窗台上,头灯往里面照去,堆着许多半成品家具。

有少数是拼装起来的,但绝大部分是木板,一摞摞的的堆满了大半个仓库。

真正让我目光一滞的是,许多的木板堆成了一个简易的阶梯形状,而且就通往我所在的这个窗口。

可惜的是,还差一些距离。

就好像有个人都快要堆到窗口了,却被外力干扰,强行打断。

窗口距离阶梯,不到两米。

我试着跳了下去,然后顺着这个木板搭制的简易阶梯,顺利进入了仓库。

回身再看这个简易阶梯,足足堆了3m多高,要堆出这样一个半金字塔型,可不是小工程。

我不相信是有人吃饱了没事干……

联想大门上新换的挂锁,我隐约生出一个大胆的猜测。

很快,我就找到了佐证。

地上有血迹,还有一捆登山绳,但是被割断了。

断口处非常的粗糙,茬结分散,显然是被钝器生生磨断的。

种种迹象表明,曾有人被囚禁在这里!

他费尽力气,磨断了束缚的绳子,然后用那些木板,想堆积一座逃生的阶梯。

最后关头,却被人发现了……

那么,新的问题就来了。

谁被囚禁?

被谁囚禁??

为什么囚禁??

我环视偌大的仓库,一切都隐没在黑暗之中,这里面或许还隐藏着别的秘密。

或许,这里还能找到其他线索!

那些堆放的木板一摞挨着一摞,每一摞都足有两三米高,中间留着一些狭窄的通道。

我沿着这些通道穿行,毫无规律可言。

时而左转,时而右折,时而直走,时而停步,我在寻找地上的痕迹。

有没有可能,曾被囚禁在这里的,就是赵怀昌的小女儿,也就是赵楠楠……

如果真是她的话,那她最后的“信件”,极有可能就在这里了!

想到这里,我心头竟有一丝丝激动。

找了大半个晚上,终于是看到希望了……

不过这么大一个仓库,又堆着这么多的木板,要找一封“信件”又谈何容易?

随便往哪块木板缝隙里一塞,估计这辈子都难以重见天日。

不过,设身处地的想一下……

赵楠楠被囚禁在这里,哪来的纸笔?

这个“信件”,恐怕并不是专指的纸质,而是一个代指。

重点是上面的内容,赋予了它“信件”的意义。

“最后的信件……”

我环顾四周,目光最终落向那些木板。

假如我是赵楠楠,我被囚禁在这个地方,我需要想办法自救。

窗口的路已经被断掉,大门也被锁死,最后剩在这里的,也就只有这些木板了!

但是这么多木板,要是每一块的翻过来找,那要找到什么时候?

不对不对,肯定还有什么地方遗漏了。

赵楠楠要求救,她不可能把求救的“信件”藏的太死。

诚然,如果太明显的话,很可能就会被囚禁她的人发现。

但是彻底藏死了,就没有人能发现了,也就没有人能来救她了。

所以,会藏在什么地方?

不能被囚禁者发现,但要有机会能被外面的人发现……

机会……

等等!

这是个仓库……

囤货,出货……

货!!

猛地,我脑子里灵光一闪,立刻跑回进来的地方。

这里摆放着几个成品家具,有柜子,有书桌,还有床体框架等。

我挨着把每个都翻过来查看,里里外外任何一个角落都不放过。

终于!

在那个床体框架的木板底部,我发现了三行血字!

我钻到床底下去,头灯照着,仔细辨别。

“救命!我们被囚禁了!”

“快去救楠楠!!”

“泸港市楠安家具厂!”

血迹早已干涸,但仍旧触目惊心。

看清字迹,我的目光却愣住了。

救楠楠?

救赵楠楠??

所以,被囚禁的这里的不是赵楠楠?

那被碎尸的……

嗡——

手机震了一下,我立刻查看。

是试炼提示,最后的信件已经找到。

现在就还剩遗愿没有完成。

不过,我已经彻底迷惑了。

从一开始我就是当做赵楠楠的线索来代入的,现在却发现,被害者极有可能另有其人。

如果要完成他的遗愿,是不是就要按照这血字上面说的,去救赵楠楠?

那么换句话说,是不是就意味着,赵楠楠还没死?

那死的人又是谁呢??

是谁被碎尸了,被合进了我的床板里?!

她跟赵楠楠又是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