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游戏刷新

突然我感觉脑子有些发涨,先前是完全没有线索,现在是一缕又一缕的线索,全部乱成一团。

难道是赵安安?

也不太可能,那个拾荒的老大爷说过,赵楠楠失踪后,赵安安夫妇曾找过她。

赵安安没有失踪,被囚禁在这里的不太可能是她。

最主要的是,她还活着。

而曾被囚禁在这里这位,大概率已经死了。

从最开始,我的床板里发现人体组织,根据“信件”的试炼找到这里,截至发现这木板上的血字,“信件”提示已找到。

其中的隐形逻辑,就足以说明,被合进我床板里那位,就是曾被囚禁在这里这位。

她也许是搭建逃生梯被发现了,然后被杀害,再被毁尸灭迹。

但我有一点想不明白,除了赵楠楠姐妹,哪里还多出来一个女人?

等等,多出来的女人……

一刹间,我又想到了在赵怀昌的办公室,发现的那张唯一有四个人的照片。

上面那个多出来的女人……

时间关系上来说,那极有可能是赵楠楠的生母!

秦丽人生赵安安,死于难产。

一年多后,赵怀昌和另外一个女人又生下了赵楠楠……

我感觉我已经抓住了一丝头绪,背后一大团的迷雾快要呼之欲出。

可就在这时,紧锁的大铁门被撞开了,发出一声巨大的声响!

毫无防备,我被吓了一跳!

立刻朝着门口望去,门上的锁和锁链,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打开了……

而此时,站在门口的,是一个通体焦黑的“人”!

我不知道还能不能将它称之为“人”,但它确实拥有着人的外形,但全身被烧得皮肉翻卷,焦黑一片,已经看不出哪怕一丝的原来的模样。

真正让我瞪大了瞳孔的是,它的胸口上,洞穿着一个枯槁的窟窿!

显然,这就是我在赵怀昌办公室遭遇的那个东西!

它居然跟到这里来了?!

「焦人」一进来就锁定了我,拖着一条断腿,“嗬嗬”的就朝我冲了过来!

我哪里还顾得想其他,连忙从床框底下钻出来,转身就钻进了一摞摞的木板之间的缝隙。

那「焦人」果然跟着我追了进来,但是这里面的过道十分狭窄,它拖着一条断腿,想要追上我显然不容易。

我关掉了头灯,在那些过道缝隙中左穿右突,注意分辨着它的断腿在地上拖行的声音。

然后蹑手蹑脚的,绕到了它的左边,隔着两摞木板,我屏住了呼吸。

缓缓伸手,按在了摞好的木板堆上,逐渐发力。

最后一咬牙,猛地推倒过去,转身就跑!

轰轰!!!

每一摞堆积的木板都有3m高,中间的过道缝隙不到50cm。现在被我推倒一摞,立刻就像是多米诺骨牌一样,轰轰轰一摞接一摞的压倒下去!

那个「焦人」一下子被压在了底下,一时半会儿估计是出不来了。

我迅速跑向大门,但是居然又被锁上了!

瞬间,我心头咯噔一声!

说明暗中,还有一个人!!

而且,他很有可能窥伺了我今晚上所有的行程!

所以才在我进入仓库后,故意把这个「焦人」引过来,并开门放它放进来,跟我锁到一起……

细思恐极!

这摆明了是要置我于死地!!

轰隆——

那「焦人」已经快要从木板堆中爬了起来,这实在出乎意料!

来不及多想,我连忙又冲向进来时的简易楼梯,迅速的爬上去,一个纵身跳起,抓住了窗台。

两条腿蹬着墙壁,翻了上去。

再次前跃,双手吊住了榕树枝干,慢慢的往前挪过去,直到踩到树干。

等我从树上下来,都已经快脱力了,大口喘息着。

看来有时间,真有必要锻炼锻炼身体了……

不过现在显然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仓库里面又传来巨大的响动。

而我知道,暗中还有一个人在窥视着我,这种敌在暗我在明的感觉实在算不上美妙。

我打开头灯,把绿沉枪重新拎在手上,迅速的沿着土路返回。

现在是凌晨1:17,试炼已经完成了一半。

找到了「信件」,就只差她的遗愿还没完成了。

我得抓紧时间,赶紧完成,赶紧离开了!

能在这个时间点出现在这里,并且对我产生杀意的,盲猜也只有凶手了!

不过我有点想不通的是,刚才仓库的大铁门,不管是被打开还是被重新锁上,竟然一点声音都没发出?这就很不科学!

而且,他是怎么把「焦人」引过来的?

还有就是,这个被烧焦的人,就是那位自焚的保安吗??

怀揣着诸多疑惑,我又重新返回了上面那片空地。

左边是员工食堂,右边是有粉碎机的厂房,而且厂长赵怀昌的办公室就在二楼。

前面是职工宿舍,后面就是进来时的那个移动板房车间。

现在还剩两个地方,我没有探索。

第一个就是职工宿舍,还没有上楼去看看。

第二个,是右边这个厂房的二楼。当时那个古怪的笔筒堵在了右边走廊,我就只能去了左边。

所以,现在该去哪里?

要完成那位“朋友”的遗愿,假设真是我所理解的那个意思,那就意味着我必须找到赵楠楠,并且要成功的把她救出去。

如果前面一个假设成立,那赵楠楠就一定还活着,而且一定还在这座废弃的家具厂!

可是,几栋建筑基本上我都找过了,她能藏在哪儿呢?

而且,如果暗中窥伺的那个人,真的是凶手。

那是不是意味着,他也在找赵楠楠?

“2005年出生,现在也该是个十五六岁的大姑娘了,能躲在哪儿呢?”

我再次拿起手机,一直没有理会直播间,人气不减反增,竟然已经有3000多个人了。

一个个想看又不敢看,弹幕刷的飞起,礼物也不少。

光是今晚上的直播收益,我估计都能有好几千……

“各位,如你们所见,我已经找到了遇害者的遗书。通过内容分析,我怀疑还有一名受害者,还被困在这座废弃家具厂中。”

“而刚刚你们也看到了,仓库的门被人为的打开,又被人为的锁上了,对方想要置我于死地!”

“初步猜测,那极有可能就是凶手!”

“现在,我需要找到剩下的那名被害者……抢在凶手之前!”

“如果接下来我遭遇了什么不测,麻烦各位帮我报个警!”

其实说这些都是废话,真要遭遇了什么不测,报警还有个屁用。最好是现在就赶紧报,这也是我隐含的意思。

但是我不确定,假设警察来了,会不会对我的行动造成这么干涉?毕竟我的试炼还没完成。

说完这些,看到满屏的“已报”,我没由来的竟松了一口气。

然后想了想,又点开了续命游戏。

凌晨早已经过了,日常游戏应该也刷新出来了。

以这软件的尿性,我担心又给我整个凌晨后的游戏,要是现在不完成,就只有等明天凌晨,而明天显然就逾时了。

果然,又多出了一项未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