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焚死者

「火舌之吻」:

“我永远也不会忘记,一个吻竟会来的如此炽烈,我的一切都被她舔舐成灰烬。”

“游戏要求:午夜凌晨过后,到泸港市楠安家具厂,找到「焚死者」绝望的痕迹,并在上面重新点燃火堆,召唤‘它’的归来!”

如我所料,这APP从来不按常理出牌,光看介绍我就有些背心发毛。

‘焚死者’,就是那位自焚的保安吗?

召唤他的归来……

不对啊,刚才那个「浑身焦黑」的不是他吗?

重新看了两遍游戏要求,又让我抓到一个值得斟酌的词汇。

‘焚死者’,并没有说是焚死的是保安……

而刚刚仓库那位,明显也是被烧死的,但是游戏却还要我‘召唤’一个。

难道说,被烧死的,不止一个人?!

现在是凌晨1:43,游戏要求在凌晨后完成,显然我不可能等到明天凌晨。

所以,我只能接取下来,并且必须在天亮前完成。

和昨晚一样,我根本没得选。

把手机返回直播界面,我再次返回右边的厂房。

重新回到焚烧痕迹处,把周围的碎屑、木块、垃圾等,收集过来,堆放成一小堆,然后点燃。

烟雾,一股股升起,和着木头焚烧散发出的气味,在空荡的厂房里迅速弥漫开。

火苗,先是蹿起一缕,随着我投入更多纸质和塑料等易燃类垃圾,它逐渐开始壮大起来。

很快,周围就亮堂堂一片。

有点发潮的风,吹着火光摇摇曳曳,映照出我身后孤零零的影子,和那些成堆的垃圾明暗交错。

同时,空气中的气味也变得更加混杂,有原本就发潮发霉的垃圾和木屑味道,现在又多了它们焚烧后散发的气味。

合着烟雾,钻入鼻腔。

我扇了扇鼻子,往后拉开了些距离。

按照游戏要求,我在「焚死者」被烧死的地方点燃火堆,就能把‘他’召唤出来。

所以接下来,我就只需要等着‘他’出来了?

火堆越烧越旺,不时的爆出噼啪的声响,熊熊的火光在整片空荡的黑暗里,尤其的醒目。

我干脆关掉了头灯,转而拿起了绿沉枪,全神警惕的戒备着四周。

同时也有一丝丝好奇,被焚死的人被召唤回来,会是什么模样?

是和仓库里那位「焦人」一样,还是拾荒的老大爷说的那样。浑身冒着火光,嘴里发出绝望的惨叫。

而且,如果我召唤出来的这位才是‘自焚的保安’,那仓库那位浑身焦黑的又是谁呢?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仿佛又回到了昨晚「手牵手」的游戏环节,在一片未知和恐惧的萦绕当中,漫长又紧张的等待。

最煎熬的是,我明知道接下来会发生古怪的事情,我还必须在这里等着。

就像极了昨晚,我知道床底下会伸出来一只手,但我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伸出来。

我必须克服退缩的本能,硬着头皮在火堆旁等着。

很快,半个小时过去了,周围依旧死寂又空荡。

期间,我还往火堆里又添了一次材料,确保它维持着熊熊燃烧的状态。

炸开的火星子,仍旧噼啪作响,我把拎着的绿沉枪,断口那头杵在地上,火光摇晃着我杵着枪的影子,有几分说不上来的怪异。

我转过身,背对着火光,看着面前的影子。

给我的感觉,就好像它要挣脱控制,挣扎着想要站起来一样。

可任凭我的影子如何晃动,绿沉枪的影子却是岿然不动,抓在我影子的手上,隐约生出一股万夫莫开的气势,我的耳边又响起那一阵尸山血海般的厮杀……

我扭头看向手里的绿沉枪,它身上仍旧裹着黑布,但是一丝一缕的寒意竟是透过了黑布,浸入了我的掌心。

让我有一种握着一根烫手的寒冰的怪异错觉……

莫非是姜维将军要出来了???

正当我犹豫要不要把绿沉枪丢开时,余光恍然注意到地上迅速重叠的影子!

一个人影,从我身后猛地袭来!

我连忙左移躲避,但还是被砸到了右膀!

咔的一声脆响,立刻就传来一股锥心的痛!

再看突袭者,是个男人。

男人浑身都罩在宽大的雨衣里,帽沿拉的很低,背着光,看不清模样。

他手里拖着一条钢管,一步步朝我逼近。

那钢管拖在地上的响声,就像是催命的死亡乐曲,在空荡的厂房里回响。

“啧啧,居然被躲开了。”

“原本只想给你一个痛快,既然你这么不领情,那我只能,收起怜悯了。”

我捂着右膀,缓缓往后退着,脑子里在飞速的思考,应该怎么脱身?

硬刚吗?右膀子挨了一下,估计会有些吃亏。

跑吗?好像也不见得跑得过。

“别怕啊,我保证一寸一寸敲碎你的骨头,让你体会人间极乐……”

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他的声音有些尖锐,不比钢管拖在地上的声音好听多少。

在他的步步紧逼当中,我忽然站定了,双眼死死的盯着了他。

“你就是杀人凶手!”

话音落下,男人脚步一顿,也站在了原地。

果然,我诈对了!

能在这个时间点出现在这里,并且一上来就对我下死手,除了凶手我实在想不到还能有谁。

“两年前,你在这里杀了人,害怕被发现,你把尸体用粉碎机搅碎,然后合进了床板里……”

“你以为,这样就能毁尸灭迹,瞒天过海了吗?”

“善恶到头终有报,举头三尺,有神明!!”

沉默,数十秒的沉默。

忽然,男人笑了,笑得前俯后仰,像是听了什么天大的笑话。

“你笑什么?”

我皱起了眉头,愈发警惕的看着他。

他笑得快要直不起腰:“所以那张床,该不会被你买到了吧?

我没有回答,算是默认。

“你可真是个幸运的小倒霉蛋,千分之一的概率啊,说真的,你不去买彩票,我都替你可惜。”

“仅凭借一张床,你就能查到这里来,不得不说一声佩服。”

“不过,也到此为止了!”

话音逐渐变冷,知道最后一个音节落下,男人猛地挥起钢管朝我砸来。

我瞪大了眼睛,满脑子只剩下一个字,快!

他的速度太快了,已经超出了我对人类极限的认知!

几乎下一秒,他就欺身到了我的面前,实心钢管爆出呜呜音浪,对着我当头砸下!

我根本避无可避,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狰狞的面庞迅速放大,只有一只独眼!

慢动作般,钢管划过一道完美的抛物线,砸上了我的天灵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