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火舌之吻

当!!!

预想中的剧痛和空白都没有出现,而是一声金铁交兵的巨响,以及一阵令人牙酸的金属颤鸣。

我喘着粗重的呼吸,看着左手举着绿沉枪,稳稳的横在头顶……

男人的钢管,距离砸碎我的脑袋只差分毫!

他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显然,他也没有料到这突如其来的变故。

紧跟着,他再次举起钢管,换用双手高高的抡起。

可下一秒,他那满脸的狠戾猛地僵在了脸上。

一个灰色的枪尖,从他的胸口刺穿出来,距离我的眉心咫尺之遥……

我的影子,不知何时出现在他的身后,双手持着半截灰色的绿沉枪,一个刺击洞穿了他的胸口……

杀人了!

这是我脑子里产生的第一个想法。

第二个想法是,还开着直播……

男人低着头,不可置信的看着胸口的枪尖。

那枪尖,以及影子,一点点虚化消散,又重新回到了我的身后。

我攥着手里的绿沉枪,一步一步往后退开。

数十秒后,男人慢慢的又抬起了头。

对着我,裂开一个诡异的狞笑。

然后我就眼睁睁看着他胸口上那个通透的窟窿,破裂的肉茬肉眼可见的生长,长出无数的肉芽密密麻麻交错扭曲,逐渐把窟窿填满……

我忽然想起了绿沉枪的一条特质,对鬼怪类有着非同一般的震慑力。

所以,眼前这个男人,不是人吗?!

男人仍旧背着光,从我的角度看去,他背后的火光颜色开始加深,一点一点的朝着血红色靠近,比之前更亮!

“嗬嗬嗬——”

熟悉的老旧的风箱被拉响的声音,这一次,前所未有的清晰。

血红的火光映照着,我变了脸色。

男人也变了,脸色陡然变得惊慌起来,感觉比我还要恐惧!

“余海平!!”

喑哑滞涩的嘶吼,从男人身后传来。

我清晰地看着他浑身一颤,慢慢的转过了身去。

借此,我也看到了他身后的东西……

焚死者!

一个全身燃着大火的人形,火焰像是被它的血液浸染,血红一片。

它怨毒的盯住了男人,浑身的火焰愈发炽烈,仰天发出了一声干涩的嘶吼,喉咙和声带仿佛都已经被大火烧毁。

男人毫不犹豫,转身就跑!

「焚死者」像是早有预料,几乎同一时间就追了上去。

一前一后的速度都极快,一下子就冲出了厂房,远远的还能望见外面一团血红的火光。

但很快,那火光也消失不见。

厂房里重新陷入一片死寂,只剩下火堆中的星子溅开,发出细碎的噼啪声。

火光逐渐恢复正常,我一下子脱力,瘫坐在地,背心已经被冷汗湿透,脑子里只剩下一片空白,以及右膀一阵一阵锥心的痛。

这时,落在一边的手机震动了一下。

我麻木的把它捡起来,屏幕已经碎了。

“「火舌之吻」已完成。”

“奖励寿命卡一张。”

“直播间人气突破五十万,奖励体质卡一张。”

「火舌之吻」的完成算是意料之中,但是这个直播人气奖励,还算是个意外之喜。

接着我伸手摸包里,果然,两张卡片。

暗黄的续命卡,被火光照着,像是一块古老的琥珀,里面的繁复纹路,如同血液般流动,中间一个阿拉伯数字,1。

只能增加一天的寿命?

看来这次游戏的完成度应该非常的低,也可能与那个男人的出现有关。

看得出来,「焚死者」与那个男人应该有仇恨,所以不太好说,它到底是被我的火堆引出来的,还是被那男人引出来的。

但不管怎么说,游戏完成了都好,一天的续命卡也总比接受惩罚好。

没有过多的纠结,我直接把续命卡拍向额头,寿命剩余从‘8’又变回了‘9’。

(昨天是6+3,现在已经过了凌晨,-1,所以8+1。)

然后是体质卡,卡片的大小形状和续命卡都一样,但质地上看起来不太一样。

续命卡像是琥珀,这体质卡更像水晶,而且颜色是紫色。

我仔细看了看,里面繁复的纹路好像也不一样,但有一个特性相同,纹路都像血液,缓缓的流动。

这张体质卡中间的数字是9,意思是9天内体质无敌吗?

我看了下用法和介绍,有点小失落,9是9倍的意思,用法和续命卡一样,直接拍上额头就是了。

不过有总比没有好,话不多说,拍向额头,卡片化作一蓬紫色的光点,闪烁消散。

那个暗紫色的‘9’,印入我的眉心,缓缓消失不见。

紧接着,我的身体里便开始发生变化。

血液迅速沸腾起来,肌肉变得结实坚韧,我的身上更是冒起阵阵滚烫的热气。

体内的骨骼也发出一阵阵咔咔的声音。

就连我右膀的骨裂,都迅速的恢复如初,甚至变得更加坚硬。

整个变化持续了一分多钟,等一切都平静下来,我握了握拳头,一股爆炸性的力量简直要喷涌而出。

现在的我,等同于普通人的9倍体质。

算上我原本的力量,说一句一个打十个不过分吧??

刚刚还有点小失落的情绪,一下子一扫而光,已经被强大的自信心取代。

重新拎起绿沉枪,轻若无物!

现在那个男人要是敢再返回来,我一定能打得他满地找牙!

不过体质变化后,体内排出来的一些杂质和污垢,现在全部都腻在身上。难受不说,还非常的难闻。

我嫌弃的扇了扇鼻子,决定赶紧完成试炼,回去好好的洗个热水澡……

试炼只剩下「遗愿」部分,应该是找到赵楠楠就可以了。

现在那个男人被「焚死者」追逃,估计无暇顾及我这边,真得抓紧时间了!

我把屏幕界面重新返回直播间,观看人数已经有5173个了。看到我再次出现,弹幕瞬间刷屏。

庙里的黑丝:“主播居然还活着!!!”

打酱油的飘柔:“不愧是我大哥!就一个字,勇!!!”

巧克力味棒棒:“啊啊啊!主播哥哥你好帅啊,人家好喜欢~~”

纯洁的红领巾:“真·命案现场实播!已报警处理!警察叔叔正在飞速赶来的路上!!”

「熬夜小郎君送出一辆跑车!」

「拱白菜的红唇送出一组火箭!」

我从弹幕当中大概得知,那个男人从身后偷袭我那一下,我躲开的动作过于猛烈,那时手机就已经掉了。

只是当时我在跟那男人对峙,没注意到。

所以,直播间只看到地上的影子突然多出来一个,然后就是我被打了一下。

后面的过程,手机掉在了地上,他们只听见声音。

嗯,没看见也好……

我刚准备把手机重新固定回支架上,就听见外面一阵急过一阵的警笛声传进来,刺破深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