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涂鸦的秘密

没有任何犹豫,我立马就关掉直播间,把手机收了起来。

然后把黑布裹着的绿沉枪,重新塞回钓鱼包,再放进我的直播专用包。

收拾好,我主动朝着外面走去。

刚走到门口,十来个民警就包围了过来。

“原地别动!”

“把手举起来!”

我老实的站在原地,举起双手,一把把雪亮的手电照的我快睁不开眼睛。

“别开枪!我是主播!我发现的命案!”

民警当中走出来一个年青男人,一看到他我立刻呼喊出声。

“魏哥是我!李让!”

魏哥抬手挡了遮眼睛,耐着性子道:“把你那头灯关掉!”

“哦哦哦。”

忙不跌我把头灯关掉,主动朝着魏哥走过去。

魏哥全名魏青,之前我的车祸就是由他经手的。

“你小子深更半夜的跑这儿干嘛?闲的?”

“我直播啊。”

“大半夜的跑这儿来直播?”

魏哥扇了扇鼻子,上下打量着我,看的我心头有些发虚:“一身这么臭,掉粪坑了?”

“我这不户外探险直播嘛,不下心掉垃圾坑里了。”

续命游戏我肯定不敢说,只能祈祷赶紧糊弄过去:“哎呀魏哥,别老围着我了,赶紧抓凶手!”

“我在这里发现了碎尸现场,刚刚那凶手都跳了出来,你要是再晚来一会儿,我估计你就得给我收尸了。”

“少贫嘴,凶手呢?”

“好像是往那边跑了……”我指了指仓库的方向,仓库后面是一片密林。“当时就我一个人,没敢追。”

“小陈,小刘你们带队沿着这个方向追,其他人跟着我取证现场。”

魏哥说完,立马就有两个人站出来,带着十个人朝着仓库的方向追去。

剩下两个,跟在魏哥身后。

“李让,你带路吧。”

“没问题。”

我带着魏哥等人返回右边的厂房,找到粉碎机,看着他们进行专业的取证。

然后再次回到焚烧痕迹处,地上的一堆痕迹明显是刚刚扑灭的,还冒着烟。

魏哥转过头看我。

“别看我啊,这里以前真烧死过人。传闻说是有个保安自焚,但我感觉没那么简单。”

“这一堆是你刚点的吧?”

我挠了挠后脑勺,算是承认了。

“既然你都知道这里发生过命案,那你知不知道你这种行为会破坏现场?”

“我是因为发现那个凶手可能还在这里,所以我故意点火,打算把他引出来……”

魏哥看了我两眼,没再说话。

这里取完证,我又带着他们去看了那口棺材。

里面空空如也,只发现了一些焦黑的蹭擦痕迹。

我想到了那个浑身烧得焦黑的人……

接着又去仓库,大门锁着。

他们带着工具钳,暴力开锁,直接破门而入。

里面的捆绑痕迹,包括床框底下的血字,我都一一都指明出来。

不过有一点奇怪的是,没见着那个「焦人」。

按理说,它现在应该还关在这里面才对。

当然,没见着也好,毕竟到时候真要问起来,这东西我也不好解释。

从仓库出来,我认真的告诉魏哥,这废弃家具厂里可能还有一个幸存者。

魏哥问我是不是还发现了什么线索。

我如实的讲述了在我床板里发现的人体组织,并表明是根据铭牌上的生产地址一路找到这里来的,然后又说了那位拾荒老大爷口述的传闻,选择性的隐瞒了续命游戏的存在。

“总之,我一开始以为被碎尸的是失踪的赵楠楠,但直到我发现仓库那副床框下的血字,我才意识到遇害的并不是她。而且极有可能,她还活着!”

魏哥皱了皱眉头,做思索状。

“其实两年前我接手过这个案子,她的姐姐赵安安来报的案,说她失踪了。我们尽了最大的努力,但是到现在也没找到。”

“根据你的描述来看,不排除她还活着的可能。但是,如果赵楠楠还活着,现在都已经过去两年了,你觉得她还躲在这座废弃的家具厂里?她为什么不来报案呢?”

“她为什么不报案我不知道。但是魏哥你想想,那个凶手为什么还要返回这里?你再想想血字上的内容,有没有可能是赵楠楠知道凶手,而凶手还没有抓住她!”

有些部分我不能说出来,说出来也很难让人相信,我只能把能说的部分,尽我所能阐述清楚。

“不管怎么说,凶手既然在这样一个深夜返回这里,都足以表明这里还有秘密。”

魏哥听完我说的话,陷入了一阵沉思。

沉默片刻后,他通过对讲机召回了一支小队。

小队成员汇报,在密林里确实发现一些痕迹,但是深入密林后就消失了。

魏哥让另外一支小队继续搜索,剩下的人搜寻废弃家具厂,重点寻找幸存者,赵楠楠。

说完后,魏哥让我别慌着回去,到时候还要做笔录。

关键我也没打算现在就回,我的试炼还没完成,必须要找到赵楠楠才算完。

不过这些我肯定不能说,只是拍着胸脯表示,愿意跟他们一起找。

魏哥看我的眼神多了几分赏识……

这家具厂就那么大,基本上都被我找过了。

接下来,我拉着魏哥一起上了右厂房二楼。

左边有三个加工区,和厂长办公室。

剩下右边,以及公共厕所还没找过。

但是一圈搜寻下来,还是没找着。

不由得,我有些泄气。

到现在就只剩下职工宿舍了。

难道,真的要上去吗?

我回到一楼,环视四周有些束手无策,心里更是一百个不愿意去职工宿舍。

四周除了成堆的垃圾和木屑,也就只剩下一些古怪的涂鸦。

墙体上,承重柱上,甚至一些地面上,都画着黑色的涂鸦。

“画笔”取材很简单,全都用的未燃尽的木炭。

莫名的,我好像抓住了一丝异样。

仔细回想,涂鸦这个元素,似乎遍及整个废弃家具厂……

我慢慢走近一根承重柱,仔细的看着上面的涂鸦,整体笔画和结构都比较幼齿,甚至有些抽象。

以涂鸦的高度来看,涂画的人不会太高。

顺着这根承重柱往前,我慢慢到了一堵墙前,同种风格的涂鸦遍布了大半面墙体,高度始终保持在1.55米左右。

1.55米以下的墙体涂抹的满满当当,最高的地方不超过1.65米,这个涂鸦的人身高大约在1.6米左右。

仔细辨别,这些涂鸦的痕迹,新旧不一……

有些甚至是最近才涂抹上去不久!

沿着墙体慢慢走动,我的心跳逐渐加速。

花草,人物,猫咪……幼齿?

蓦地,我想到了一个地方……

没有任何犹豫,我立刻转身就往外跑去。

使用9倍体质卡后,我的速度奔跑如风,不到三分钟我就到了职工宿舍楼下。

望着一排排黑洞洞的门窗窟窿,我强忍着头皮发麻的感觉,一咬牙冲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