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她咬我!!

传达室。

那张三条腿的椅子依旧摆在门口,不过没有再晃了。

我咽了口唾沫,硬着头皮走过去,小心翼翼地贴着门框进入房间,尽量不去碰它。

但它还是倒了……

有那么一瞬间,我全身一下子僵住,瞪大了眼睛看着它。

过了好一会儿,它都一动不动,我才壮着胆子继续往里面走,强忍着不回头看,也不去看那个褪色的暖水壶。

我开始环视房间,每一面墙壁上都被画满了涂鸦,但是一眼,我就被床前的地面上的一幅涂鸦吸引住了。

因为我确信,之前我来的时候,这里并没有任何痕迹。

我屏息凝视,一步步走近过去,蹲下……

看清的瞬间,瞳孔骤然一缩!

这是用木炭画的,一个背着包,拿着一根长条武器的人形涂鸦……

这不就是我吗?!

虽然构图十分简陋,线条也非常的粗糙,但是我看到它的第一眼,一下子就想到了我自己!

这就是我背着直播包,手里拿着绿沉枪的样子啊!

我伸出手指,轻轻抹了下,在指尖捻了捻,刚画的!

吱呀——

门口又传来椅子的响动,两个笔筒骨碌碌从红色掉漆的办公桌上滚落下来,那个褪色的暖水壶已经到了我的身后……

一切,我都没有理会!

我的目光从涂鸦上缓缓移开,锁定床边,那里有一小块木炭……

再次打量这张单人床,依旧是那么凌乱,但是,和这个积满灰尘的房间相比,床铺上一尘不染……

我伸手,把那一小块木炭捡起。

指尖传来一丝丝余温,微不可察。

放在掌心,我仔细的端详着它,丝毫不理会身后的椅子、暖水壶、笔筒,全部都剧烈的晃动起来。

甚至那张红色掉漆的办公桌,那个只剩半面穿衣镜的立柜,以及破碎不堪的绿框木窗,全部都剧烈的摇晃起来。

黑暗中,像是有什么怨念深重的东西,在挣扎着醒来!

端详罢,我把小块木炭轻轻握在了手心。

然后,缓缓俯身,看向了床底……

下一瞬,四目相对。

一个脏兮兮的小姑娘,就躲在床底,蜷缩的像团小煤球。

“楠楠?”

我试着喊她的名字,她没有应声,但也没有抗拒。

壮着胆子,我伸出一只手,慢慢的向她伸去。

她往角落里缩了缩,警惕的看着我,又带着几分好奇。

“别怕,我是来救你的。”

可能是感受到我的善意的,在我鼓励的注视下,她试着抬手。

小心翼翼的,牵住了我的手。

纤弱,冰冷。

我心里一喜,正准备哄她出来。

可紧接着,手上就传来一股大力,猛地把我床底拽去!

砰!!

我的额头重重的撞在床框上,同时,小臂上也传来一股剧烈的痛!

嘶——

她咬我!!!

一觉醒来,已经是中午了。

昨晚做完笔录回来,配合着魏哥把我砸的粉碎的床板收走,强撑着冲了个凉回房,就着地上的床单被褥,倒头就睡了。

唔——

伸了个懒腰,逐渐回阳。

不知道是不是9倍体质卡的原因,一觉醒来,感觉我的精气神旺盛到有点爆棚。

就是肚子有点饿……

把手机电插上,决定去泡两桶杯面,凑合凑合。

可是一开门,我的脚下又生根了!

门上面,又多了一个暗红的血手印!

“昨晚,它又来过了?”

我皱起了眉头,脸色绝对说不上好看,心里又产生了去地下尸库看看的想法。

不过在此之前,先把杯面吃了再说……

主要是真的饿!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体质增强了的原因,胃口好像也变大了。

两桶杯面下肚,竟然一点水花都没有。

没办法,接着又泡了两桶,这才算是有了点底。

然后拎起绿沉枪,挂了双人字拖,就下楼往地下尸库去。

走到大铁门前,我又迷惑了。

门上的铁链和挂锁都有被蛮力拉扯的痕迹,就好像门后有什么东西,暴躁的想要破门出来!

但我用的铁链和挂锁都是加粗过的,以前为了防偷尸的贼,我爹专门请人做的。

现在,挂锁和铁链都完好无损的挂在铁门上面。

那么问题就来了,里面的东西并没有出来。

那我门上的血手印又是哪儿来的??

难道这个殡仪馆里,还有第三位“朋友”?!

不敢再细想下去,检查了下挂锁和铁链都没问题,我又重新回了楼上。

和昨天一样,去卫生间接了一盆干净的水,仔仔细细的把手印擦掉。

再次回到房间,在电脑桌边坐下。

拿起手机,打开续命游戏。

「特殊伙伴」试炼已经完成,今晚12点后找到“床板里的朋友”,就可以尝试邀请她成为特殊伙伴。

关于昨晚试炼的“遗愿”部分,其实就和我推测的一样,找到赵楠楠。

最后,我在传达室的床底下找到了她,结果出来就晕了,被魏哥安排送去医院了。

准确的说,她还咬了我一口……

看着右手小臂上一个淤青的牙印,我就有些脑瓜疼。

没错,脑门儿上还撞了个大包!

算了……小姑娘没事儿就行了。

撇开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再次查看「挑战游戏」面板。

「看不见的客人」和「七步成尸」仍然没有被刷新掉。

「直播」的完成进度,涨了一大截,50%。

嗯?50%??

就很奇怪……

前天晚上直播了一点点,都是27%,怎么昨天晚上播了这么久,才涨23%??

略微思索,我想到了一个可能。

要求是本周内进行两次直播,完整的直播一次,进度应该只能到50%。

而前天晚上播到一半,手机就突然关机了,没完成。

所以昨天晚上的,只能算是补足前天晚上?

也就意味着,这周内我还要再播一次。

准确的说,是完整的再播一次。

今天周五,还有两天,两次日常游戏。

手机继续充电,我打算再去冲个凉,然后去市里换个屏,还得买个床。

嗯,还得买几箱杯面……

刚起身,手机就响了起来。

来电显示,魏哥打来的。

我接通:“魏哥,怎么样,凶手抓住了吗?”

“还没。不过根据昨晚你提供的线索,已经初步锁定南岸家具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