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新玩具??

提现申请发起成功后,我退出界面,发现粉丝涨了三千多个。

私信更是密密麻麻,数不胜数。

昨晚听到警笛声,我立马就退出了直播,现在一个个都跟被猫抓到似的,疯狂的询问后续。

我注意到一个账号发的最多,光他一个人就是99+。

而且这个名字,“打飘柔的酱油”可还行?

立马我就想到了昨天被我拉黑的“打酱油的飘柔”……

“不会是那小子的小号吧?”

点开一看,还真是。

随意翻了翻他发的消息,大概就是问我是不是被带进局子去了。

我估摸着十有八九,肯定又是跟人下了注………

你们尽兴,回你一个字算我输。

我又看了看其他的消息,大都是些没营养的,不过其中有几条引起了我的注意。

有公会发来的邀请,也是工作室抛出的橄榄枝。考虑到平台收益那个坑爹的分成比例,或许加入公会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不过我现在对谁都不熟悉,怕就怕加入进去被人卖了还帮着数钱……

而且,一旦加入了组织,肯定就要按照规章制度办事。这对于我来说,恐怕是个要命的限制。

想了想,还是关掉了手机,一个也没理会。

我直播最主要的原因是为了完成续命游戏的任务,钱只是次要。如果加入进去,按照他们的规则来办,恐怕就没有个人那么方便了。到时候一不小心整个违约,搞不好就得背一屁股债。

现在这个收益比例虽然低,但多多少少够用就行了,没必要那么贪。

再等等吧,魏哥说过,等这次结案后,我应该还能得到一些奖金。

下午六点过,天色偏晚,橘黄的落日仍挂在城市西头。

一缕缕明黄的光,从窗户洒落进来,照在沙发上那道单薄的身影上。

大概是强迫心理作祟,犹豫再三,我还是拿着纸巾过去,把小煤球那油光光的嘴巴和手擦了一遍。

还别说,这安安静静睡着的模样还挺漂亮,吃点东西,现在面色也红润了不少。

尤其一张小嘴巴,嫩嫩的,嘴角流出来一丝丝亮晶晶的东西。一张脸蛋也嫩嫩的,让人忍不住想上手捏捏。

想是这么想的,手也是这么做的,都怪我这该死的身体,太过诚实……

嗯,手感还不错。

我正欣喜,像是发现了一个好玩的新玩具。

结果,她醒了。

那双眼睛迷糊糊的睁开,我吓了一跳。

“啊那个,我就擦擦,我没别的意思啊。”

我尴尬的起开,示意着手上的纸巾。

她坐起来,揉了揉眼睛,明黄的光打在她的身上,像一只刚睡醒的小猫。

“渴。”

她咕哝着,发出了一个音节。

我有些懵:“哈?”

“口渴。”

“哦哦……”

这下我才听明白,转身去给的接了一杯温水。

拿过来,她用双手捧着,咕嘟咕嘟喝了个干净。

我接过空杯子,又问了一句。

“对了,你吃药吗?”

小煤球的眼睛逐渐回神,目不转睛的看着我,一句话也不说。

我寻思魏哥把药给我,我得让她吃了才行啊。不吃怎么能好呢,早点好起来,早点离开不是……

这么想着,我又去接了一杯温水,打开那一大包药,按照服用说明分配好,然后又走回沙发边。

“来,把药吃了。”

“不吃。”

“听话,吃了才能快快的好起来。”

小煤球还是摇头,连眉头都皱了起来。

“苦。”

“你把药吃了,我给你糖。”

这下倒是没再摇头,但也还是没吃,两只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我。

“不信是吧,那你等着我。”

我把水和药都放在茶几上,然后去我妈的房间,橱柜里翻出来大半口袋白兔糖。

我抓了一把放进兜里,剩下的又放回橱柜,接着返回客厅。

“喏,尝尝。”

我手里拿着一颗糖递给小煤球,又忽然注意到茶几上的药不见了。

“昂?药呢??”

“吃了。”

小煤球低下头去,躲开我的眼神,慢慢的那颗白兔糖剥开,放进嘴巴里,然后眼睛亮了亮。

我扫了眼茶几上原封不动的水,投去质疑的目光。

“真的吃了?”

小煤球抬起头来看着我,认真的又点了点头。

我慢慢挪步到窗边,看向窗外,正起着微风,外边的树林在夕阳下翻起一道绿色的树涛。坝子里散落着几颗五颜六色的胶囊,没能一并丢出院子……

再次回头看去,小煤球的眼神已经变得无辜起来,甚至有几分撒娇的意味。

这跟医院里那一言不合就咬人的小魔头一点都不像,我严重怀疑,这送过来的该不会是个假的吧??

“撒娇也没用,必须吃药。”

我又重新拿了药过来,端着水杯一并递过去。

“你乖乖的把药吃了,我还有糖。”

说着我又从兜里摸出来两颗白兔糖,小煤球的眼睛睁了睁,然后听话的把药吃了,苦的直皱眉头。

“喝点水。”

小煤球接过杯子,像是担心我不给糖,咕嘟咕嘟把水也喝了个干净。然后打了个嗝,张开嘴巴让我看,表示这次是真的吃了。

“这才乖嘛,这是奖励你的。”

我把兜里的糖全部都摸出来给她,一下子,小煤球满足的像个小孩子。

这让我不得不再次怀疑,这真的是我昨晚上找到的那团小煤球??

上午那一言不合就咬人,张口闭口就要吃掉“它”的小魔头,原来还可以这么乖??

七点过,最后一缕夕阳也褪去,夜幕开始一点点的降临,殡仪馆后的树林里传来一阵一阵的虫鸣鸟叫。

我让小煤球去洗个澡,把身上满是油渍的病号服换下来。

结果我发现,这殡仪馆里似乎并没有她能穿的衣服。

我妈以前的,我也都给她烧过去了,现在,除了我的还是我的。

没辙,只能将就了,明天再去买吧。

我给小煤球找了一件大号的T恤,下摆垂到大腿,感觉都能当裙子穿。

再给她带找了一条短裤,也是大的出奇。好在是系带的那种,不然根本穿不稳。

我自己也简单的冲了个凉,把衣服全部洗好晾起来,就准备睡觉了。

凌晨12点还得起来“玩游戏”,现在最好先养足精神。

我让小煤球睡我妈以前的房间。我自己回房,设了个23:30的闹钟,倒头也睡了。

夜幕很快降临,天色彻底的黑了下来,房间里只剩下风扇呼呼的响声。

半梦半醒间,好像有什么东西,爬上了我的床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