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阿姨让我跟你一起

我迷迷糊糊的惊醒过来,浑身僵住,一动不动。

那东西一点一点的,从床尾往床头爬。

我身上搭着一条薄薄的被单,“它”钻了进来,在我的身边躺下。

我擦!

这怎么还睡下了???

我强忍着翻身去看的冲动,背心一阵一阵发寒。

紧接着,“它”贴了上来,一只手从腰后抱了上来。

猝不及防,我浑身一激灵,果断伸手摁开了灯!

结果,开灯后的一幕,让我当场石化。

小煤球……

我这拳头愣是攥的嘎嘣响,强忍着把她踹下去的冲动,我问:“大半夜的你不在房间里好好睡觉,跑我床上来干啥?”

小煤球丝毫不觉得哪里不妥,甚至抱在我腰上的手又紧了几分。

“你不晓得男女授受不清吗??”

我试着把她的手掰开,结果她一句话就让我生生僵住。

“那个房间里已经有人了。”

我感觉背后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这小煤球通灵的本事我是知道的,她说有,那百分百就是有!

敢情我这殡仪馆里还真有第三位“朋友”?不是!以前我咋从没发觉这么热闹??

我咽了口唾沫,又问:“你害怕?”

“不怕。”

“那你跑我这儿来干啥?”

“我不想跟她睡。”

“……”

这理由还真是……还真是我的荣幸?

“那你把它吃掉再睡不就行了。”

“不能吃。”

“为啥?你打不过它??”

“她是楼下那个照片上的阿姨。”

一句话,我的身子一震。

楼下照片上的阿姨……

我仔细解读着小煤球这句话里的意思。

楼下灵堂里,除了我爹妈的照片,别无别人。

所以……

“要不你就睡这儿吧,我去睡沙发。”

说着,我就要起身。

“不要。”

小煤球又抱得紧了几分,整个人往我身上贴。

我咽了咽唾沫,强自打消心头的邪念。

“大哥,你要睡这儿我不拦你,不过你总不能拦着还不让我去睡沙发吧?”

“阿姨说有危险,让我跟你一起睡。”

我妈说的???

有危险……这就不得不引人深思了。

再看小煤球死也不可能放手的样子,行吧,那就睡吧。

把灯关掉,我重新躺下,这姑娘一下子整个人都扒拉上来。如果此时要用一种姿势来形容的话,肯定像极了一只树袋熊。

没错,我就是那棵树。

还别说,这小煤球外表看起来瘦瘦弱弱,营养不良的样子,可实际上身材还是很好的,是一样没落下啊。

再加上女孩子自带的幽香,整个人扒拉在我身上,香香软软的,我竟有点心猿意马。毕竟我这二十多年的黄金单身贵族,啥时候有过这种肌肤之亲?

是个正常男人都忍不了,但我这忍不了也得忍啊,指不准秦小琴此时就在哪儿盯着……

我要是胆敢越雷池半步,搞不好阿姨就得提前送我gameover!

再一想往后,要是每天晚上都这么煎熬,那这破日子得啥时候是个头啊?!

接着,要命的来了……

这小煤球一个人在废弃家具厂里躲了两年,出于一种极度缺乏安全感的心理,所以现在对我特别的依赖,整个身子贴我身上蹭来蹭去,蹭着蹭着就往怀里钻,粘人的活像一只小妖精。

挂钟,在墙上发出细微的咔嗒声响,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心里一遍一遍默念着《金刚经》,只希望时间赶快过去。

太煎熬了……

怀揣着一颗躁动的心,逐渐的沉沉睡去,23:30闹钟准时响起,我一下子睁眼把它关掉。

又看了看怀中睡得酣甜的小煤球,这才松了口气。

我试着把她的手挪开,轻轻地,尽量不惊动她。

可我刚挪动一点点,她一下子又抱了上来,而且抱的更紧了。

我心说大哥,你这就有点强人锁男了啊,那我要是半夜尿急,你这抱着又不撒手,那我不完犊子了吗?

距离游戏刷新还剩半个小时,我必须得起床去做些准备。

我再次伸手,试着将小煤球的手挪开,这次她却抱的格外的用力,我也不得不加大些力道。

然而我一用力,她就醒了……

一双眼睛悄无声息的睁开,黑幽幽的盯着我,小脸上似乎还有几分不满,看得我一阵发毛。

“咳,我就是去上个厕所,很快就回来。”

说着,再次试着把她的手拿开。

这次小煤球没有再抱着不放,不情不愿的,总归是任由我把手挪开了。

我拿上手机,挂了双人字拖,一把抱起床头柜上的包就跑了出去。

包里有我的绿沉枪,仍然还是用黑布裹着的,装在钓鱼包里,再塞进直播专用包,昨晚上回来到现在都没拿出来。

我来到客厅,把东西全都放到桌子上,然后去卫生间洗了把脸,在冷水的刺激下,有些昏沉的脑袋终于彻底清醒过来。

拉过毛巾随意擦了擦,再次回到客厅,时间已经来到了23:39,还有21分钟。

趁着这个时间,我把绿沉枪从包里取出来,再把上面的黑布也解开,放到一边。

接着我又浏览了一下续命游戏的几个版面,日常游戏下面一栏是空的。

挑战游戏下面仍然是三个,「看不见的客人」和「七步成尸」都是熟客了,排在第一和第二。

第三个是「直播」,完成度是50%,意味着本周内我还要进行一个完整的直播。

我在犹豫今晚要不要再来一次,毕竟过了12点就周六了,这次游戏后,本周就只剩下周末最后一次了。

要求的是本周内进行两次直播,按照前面两次的经验来看,完成进度完全有可能因为突发事件而缩水。

所以,谁也不能保证一次就能完全通过,保险起见,今晚还是播吧。

而我之所以犹豫的原因是,经过前面两天晚上的直播,人气上涨了一个较大幅度,这意味着观看我直播的人会很多,来自五湖四海三教九流的都有,谁也不能保证会不会被“有心人士”盯上。

这是今天翻私信时,突然意识到的一个警钟……

我本来都快将余海平抛之脑后了,但突然又意识到,假设我开直播时,他也混进直播间里来,我根本没办法识别谁是谁。

通过我的直播信息,有一定几率,他能找到我!

假设是在我的殡仪馆里还好,或许他并不能那么轻易找到。但如果像昨晚上那样去户外,去一些本来就很危险的地方。

通过蛛丝马迹的检索,铁了心要找到我在哪里,应该不算什么难事。就怕到时候我既要应付游戏本身的危险,另一方面还要提防他的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