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日常游戏:「回音」

暗暗留了一个心眼,我相信余海平绝对不会那么轻易善罢甘休。

严格来说,是我打破了他的一切。

甚至,我还知道他的一些秘密……

以余海平对付赵安安等人的手段来看,他绝不可能允许我这样一个,既是知晓他的秘密的隐患,同时又是仇敌的存在,脱离他的掌控范围。

真正让我琢磨不透的是,他那个诡异的肉芽,恐怖的愈合能力,到底是怎么回事?

赵楠楠和赵安安先后陈述了事件所有始末,但谁也没提到余海平身上这个秘密。

由此我大胆猜测,恐怕还有一些隐情……

我退出了挑战游戏版面,打开个人中心。

玩家姓名:李让

寿命剩余:9(天)

特殊技能:无

特殊道具:绿沉枪(残缺)

特殊伙伴:无

经过漫长的等待,在我的注视当中,「寿命剩余」一栏后的‘9’,缓缓地变成了‘8’。

我下意识看时间,果然,凌晨0点!

嗡——

手机随之一震,日常游戏刷新!

“日常游戏:「回音」”

“我一直跟在你身后,不管你会不会回头。”

“游戏要求:午夜凌晨12点过后,找到一处荒弃的楼梯间,手持一支蜡烛,反复上下,同时在心中默念你想见之人(已故)的名字。”

“过程中什么都可能发生,身后可能会多出奇怪的脚步,地上可能会多出神秘的影子,甚至楼梯也可能会诡异的多出来一阶……”

“不过你最好小心的是,如果呼唤出来的亡人不能成功送走,你就会被带走成为替身!”

有点古怪……

这个游戏,让我想到了民间的一个灵异游戏,数楼梯。

想在这里,当即我就百度了一下。

果然,都差不多。找一处荒弃的楼梯,手持一支蜡烛,反复上下。

略有不同的是,‘数楼梯’就同字面上的意思一样,来回的数楼梯有多少级,而这个‘回音’要求的是让我念已故之人的名字。

网上找不到‘回音’的攻略,但是搜索‘数楼梯’的灵异游戏,一下子就跳出来一大堆。

我大致浏览了下,那些自称玩过的真实经历,无非就是分为三大类,第一,数着数着就会发现多出来一级台阶;第二,背后出现神秘的脚步声;第三,地上的影子会多出来一个。

所有的故事版本,都是在这三大类上进行加工,关键是还说的有鼻子有眼,让人难辨真假。

继续往下翻了翻,也没找到什么有用的信息,不过倒是又发现了一个不太起眼的故事版本。

这个是以朋友的口吻进行转述的,总体意思就是说,当事人消失了。

看到这里,我立马想到‘回音’游戏的一则提醒……如果不能把叫出来的亡人送走,就会成为它的替身。

不管这个故事是不是真的,都感觉有些不谋而合的意味,我心里也开始有些发怵起来。

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说,这个游戏也确实如我所料,是与‘特殊伙伴’相关的。

我完成了昨晚的试炼,获得邀请「床下的朋友」成为‘特殊伙伴’的资格。

现在线索已经明朗,床下那位‘朋友’多半就是秦小琴。

而这个游戏让我呼唤亡人,隐含的逻辑其实就是让我把秦小琴叫出来,然后邀请她成为‘特殊伙伴’。

既然都是要做伙伴的‘朋友’了,总不至于害我吧?我默默给自己喂定心丸。

更何况我还帮她破了惨案,还找到了她的女儿,完成了她的遗愿,无论怎么说,她都没理由害我!

想到这里,我也不再犹豫,立马去找了一只蜡烛过来,然后就朝着楼梯走去。

游戏要求是找一处荒弃的楼梯,这一条在我的殡仪馆里就可以满足。

殡仪馆三楼用做仓库,很少上去,尤其是在我父母走后,我更是一次都没上去过,通往三楼的楼梯也都已经铺起了一层厚厚的灰尘。

我来到通往三楼的楼梯转角,往上数去,一共12级台阶,最上面是一道暗红色的防盗门紧闭着,平时也都是锁着的。

可能是少有人上来的缘故,三楼楼梯间的瓦斯灯泡很少使用,现在被我打开,昏昏微黄,有些忽闪不定。

我抓紧时间,把蜡烛点燃,然后打开了直播间。

打酱油的飘柔:“我去!大哥你又开直播了?昨晚上警察叔叔都没把你带走??”

庙里的黑丝:“楼梯,蜡烛,这该不会是又要玩灵异游戏吧??”

寡人卖个萌:“外瑞古德!跟着主播学习,每天晚上一个作死小技巧/狗头。”

【熬夜小郎君送出10个告白气球~】

【纯洁的红领巾送出1个魔力圈~】

“各位朋友们晚上好,又到了午夜12点的时间,今晚我给大家直播一个灵异游戏,‘回音’。”

“现在呢,我是在一个倒闭的殡仪馆里,大家可以看得出,这个楼梯上面的灰尘都已经铺了厚厚一层,上面那道门通往的是一个仓库。”

“不过仓库今晚上我们就不进去了,先来完成这个游戏吧!”

简单的说了几句,直播间的人数已经上涨到了两千多,经过前面两天晚上的直播,看来我还是涨了不少的活粉。

我把手机固定好,放在转角处,镜头仰起,正对着面前的楼梯。

没有理会直播间里越来越热闹的弹幕,我直接关掉了楼梯间的瓦斯灯,手持蜡烛,面对着眼前的楼梯深呼了一口气。

然后,我迈出了第一步,口中轻声默念‘秦小琴’的名字。

呼——

一股冷风,从楼道涌上来,蜡烛的火苗摇了摇。寒意入体,我的身体立刻紧绷起来。

接着,我迈出第二步,口中再次默念,依旧是冷风侵袭,整个楼梯间空静的只剩下我的脚步声,还有回音。

没有停留,我继续往上迈步,每迈出一步,我就默念一遍‘秦小琴’的名字,同时在心头默默数着楼梯的阶数。

就有点好奇会不会真的像网上说的那样,会多出来一阶?

倘若真的多出来一阶,那踏上去又会是通往什么地方的呢?

很快,我就已经上了九级台阶,越往上感觉寒意越重,冷风像是从防盗门下的缝隙里灌出来,吹得火苗摇摆不定,好几下都差点熄灭掉。

我壮着胆子继续往上,摇曳的烛光,照着我的影子也跟着摇晃不定。

下意识地,我分出一部分心神留意着脚下的影子,有些担心它会不会不知不觉就多出来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