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谁的脚步声?

挑战游戏的「直播」进度,却还差一丝丝,但就是这一丝丝现在怎么也涨不上去。

估计是秦小琴和那个诡异的影子都消失了,现在的直播只能算是普通性质,所以不计入游戏进度。

这就意味着,我还得再播一次,得把这最后一次进度补齐。

重新返回直播间,看了下人数已经突破5000,而且这个数字还在飞速的上涨,假如今晚有好的取材可以继续播下去,突破一万人次应该没什么问题,今晚的收益估计又是几大千。

但现在,日常游戏已经完成,如果要播下去,想要留住人气的话,只能试试追进门里去看看,现在不少的弹幕都在狂刷让我追上去看看。

我再次抬头看了眼那道诡异的门,渐渐的它已经恢复了正常,但隔着烛光看上去,仍有些隐隐绰绰的头皮发麻。

犹豫了一下还是算了,游戏任务已经完成,没必要再犯险。关键是最开始我以为不会有危险,所以绿沉枪也没拎上来。

毕竟想着秦小琴也没理由害我,我还得邀请她成为伙伴。拎着绿沉枪邀请人家做伙伴,多少有些不太合适。

但怎么想也没想到,除了秦小琴,还会多出来一个诡异的影子。

没有理会狂刷的弹幕,我果断退出了直播,把手机揣进兜里,准备下去补觉。

刚准备迈步,一个脚步声就清晰的响起,我抬起来的脚掌,生生僵住……

显然,这个脚步声肯定不是我的,我都还没有踩下去。

可是这荒弃的楼道里,除了我,还有谁呢?

我不就玩了个游戏,到底引出来多少东西?这还有完没完了?!

轻轻的,我屏住呼吸,试着把提起来的脚步踩了下去,尽量不发出一丁点声音。

可紧跟着,又是一声脚步响起。这次是在我踩下去之后,可是却间隔了一秒多钟,声音和我的脚步有些脱节。我很清楚,这脚步声根本不是我发出的。

啪嗒——

又是一声!

有点像拖鞋踩在楼梯上的声音?

这次我确定了,它是从拐角下面传来的!

有什么东西,正从二楼往我这边上来!

我想开灯,但开关在分别2楼和3楼入口,我现在正处于两层楼中间的转角平台,我只能看到通向下面二楼的楼梯部分,更下面的绝大部分被扶手挡住了。

我需要再往前一步,就可以看到通往下面的整个楼梯道……

那脚步声拖拖沓沓,走的很慢,像是一个正在梦游的人,一步一步缓缓朝着我这边走上来。

我手上没有任何称手的武器,没有把绿沉枪带上来,这是个严重失策!

蜡烛的光亮有限,风吹着幽幽微微,我再次把手机摸出来,现在身上带着的也只有这个了……

我把手机抓在手里当做板砖,要让我逮着一下子,凭借9倍体质的爆发力,就算你是怨气冲天的冤魂,我相信我也能给你一巴子拍散!

心中打定主意,慢慢的,我开始抬起另一只脚,一点一点靠近楼梯口,躲在转角扶手下。

脚步声,越来越近。

我猫着腰,全身紧绷,好似拉满的弓。根据那不断逼近的声音,我甚至都能判断出它还剩几级台阶!

待那‘东西’踏上最后一阶,我拉成满弓的身子霎间爆发,举着的手机当即爆出一声风响,呼的砸下!

可几乎瞬间,我的动作又猛的顿住,手机距离她的脑袋不过咫尺。带起的风,一下子吹动了她的发。

“小煤球?”

“不是!大半夜的你不睡觉,跑上来干嘛?”

我收起手机,心底松了一口气的同时,隐隐又窜起几分怒意。我刚刚要是不及时收力,这一下要是拍实在了,那后果不堪设想。

这破丫头脑子本身就不好使,要是再让我给结实拍一下,要真给拍傻了,那我不得摊上一辈子???

小煤球没理会我,甚至我刚刚差点脑袋都给她打歪,她连眼睛都没眨一下,就像丢了魂一样,仍旧迈着梦游一般的步子,走上来,然后在我身边站定,抬头看向楼梯上面……

我下意识的跟着看上去,烛光幽微,一个女人站在第13级台阶上,左手拎着一把滴血的刀。

秦小琴?!

她又出来了!

她赤着脚,一身黑色的旗袍散发着冲天戾气,上面有着一团团暗红色的玫瑰图案,淋漓的血迹顺着她的脚踝往下淌。

风吹过,刀尖一滴粘稠的血液滴到台阶上,立刻沾满灰尘。

咕嘟——

我重重的咽了一口唾沫,隐隐约约,我看清了她的脸,脑子里几幅画面迅速重叠。

前天晚上做「手牵手」游戏,被拽下床那一下,在床底和我四目相对的女人;

在楠安废弃家具厂,厂长办公室,唯一一张四个人的照片上,多出来的女人;

眼前的女人……画面全部重叠!

难怪当时看到照片上那女人,有那么一瞬间感觉如此熟悉……

好家伙!

这‘同床共枕’了少说也得有三百多天,能不熟悉?!

所以接下来我该干嘛?邀请她成为特殊伙伴吗??

我的眼神,不自觉的瞄向她手里滴血的刀,我是真怕贸然伸出手,她会不会给我一刀子?

“妈妈……”

就在我犹豫间,小煤球却忽然开口,话语间没有一丁点的情感波动。

然后,秦小琴提着刀,打着赤脚,一步,一步,朝着楼梯下走来。

顿时我就不淡定了!

说好的朋友呢?说好的伙伴呢?

我都没有带绿沉枪,你这还把刀都带出来了?这合适吗??

秦小琴一步步逼近,我下意识的往后退缩,她的步子优雅,每一步落下,都在布满灰尘的阶梯上留下一个深深的血足印。

拎着刀的手轻飘飘,像是捏着一把西餐刀具一样,刀上的血迹,和她旗袍上暗红的玫瑰两相映衬,画面说不出的诡异。

终于,她走了下来,在小煤球面前停下,四目相对。

这时,我已经退到了转角的角落里,全身高度紧绷,稍有不对,我立刻就能爆发蹿开出去。

但说实话,看着她手里那把滴血的小刀,能不能蹿出去我心里一阵没底。

兴许是察觉到了我的想法,她缓缓的转过头,看了我一眼……

我有一种直觉,我要敢动一下的话,它会在瞬间将我撕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