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特殊伙伴」:秦丽人!

不敢动!

全身僵住,无形中好像有一只手,一把握住了我的心脏,我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

好在就一眼,她又转过头去,继续向前,一步迈进了小煤球的影子里,然后一点点消失不见。

那股无形的力量这才松开,我大口的喘息着,后背已经被汗水濡湿,就连手里的蜡烛都被我捏变了形。

我想要上前,问问小煤球怎么样了,但是看着她的影子,我心里又直打退堂鼓。

小煤球埋着头,就这么一声不吭的看着自己的影子。烛光摇晃,影子也跟着明暗晃动,我总担心它忽然又爬起来……

许久,小煤球终于抬头,转身开始下楼。步子和上来时一样,拖拖沓沓,像是在梦游。

轻轻地吁了一口气,我刚准备跟上去,手机又忽然震了一下。

我拿出来一看,续命游戏的消息提示,已邀请到一位特殊伙伴,秦丽人。

这就邀请到了?

不对,我邀请她了吗??

而且她明明融进了小煤球的影子里,这跟我算是哪门子的伙伴??

咦……

不对不对!

更本质的问题是,这不是秦小琴吗?怎么变成秦丽人了!

我连忙打开个人中心。

玩家姓名:李让

寿命剩余:8(天)

特殊技能:无

特殊道具:绿沉枪(残缺)

特殊伙伴:秦丽人

我揉了揉眼睛,仔细查看「特殊伙伴」一栏,确定上面写的是‘秦丽人’,我整个人都蒙了。

再次看向小煤球摇摇晃晃的影子,一个颠覆性的推论,轰隆隆在我脑海中迅速成型。

如果不是APP故障,这位伙伴是真的叫‘秦丽人’,那就意味着从一开始我就搞错了……

错的离谱!

一开始我以为被碎尸的是小煤球,结果追查到一半又发现是秦小琴,这眼看着案子都快结了,又给我来个终极反转,居然是秦丽人?!

那当年难产而死的是谁?秦小琴吗??

等等,刚才小煤球叫秦丽人‘妈妈’……

所以,当年赵怀昌是先和秦小琴生下了赵安安,秦小琴难产而死,后面赵怀昌才又和秦丽人生下了小煤球!

但是,秦小琴为什么要以秦丽人的名字死去?

秦丽人又是为什么以秦小琴的名字存活于世……

秦丽人是赵怀昌的合法妻子,秦小琴是秦丽人的孪生妹妹……这三个人到底在搞什么飞机??

瞬间,我感觉头都大了!

有钱人就可以玩的这么花吗??

很显然,这个案子还有隐情,不过暂时我找不到头绪……

小煤球已经走到了楼梯下,正转过身来一眨不眨的看着我。我心头一阵发毛,赶紧撇开乱七八糟的想法,立刻跟了下去。

回到二楼生活区域,看着小煤球‘毫不客气’的又朝着我的卧室走去,我心里一阵犹豫。

我在门口站定,正搜肠刮肚的想着该怎么开口,小煤球又转过身来看着我。

明明什么都没说,但那双逐渐冰冷地眼睛却又什么都说了……

我一个激灵,果断进屋。

跟着小煤球重新回到床上,她继续抱着我,紧挨着我睡了过去。

我是一动也不敢动,本来就担心万一越界,秦小琴不会轻饶我,哦不,应该是秦丽人。

现在好了,这阿姨直接跟小煤球的影子合二为一了,合着我这抱着的到底是小煤球还是秦丽人??

抱着谁我不知道,但我知道这是颗烫手炸弹……

睡是不敢睡的,我把床头灯点着,一动不动的充当着一个抱枕。

但光亮似乎影响到了小煤球的睡眠,只见她面无表情地爬起来,啪的一声关掉,然后又重新缩回了我的怀里。

这下可就更刺激了……

黑灯瞎火的,怀里趴着一个……不,或许应该称之为‘一对’更为贴切。

一个小的就够难缠的了,现在还加一个大的,这简直不给活路啊!

好容易才昏昏沉沉的睡过去,半梦半醒间又听到几下拍门声。睁开眼睛时,天色已经大亮了。

手上逐渐恢复知觉,下意识握了握,一团香软……

然后怀中的人儿拱了拱,发出两声不满的哼唧。

一下子,我就清醒过来,看了眼右手握着的一团,触电般立马缩回!

我怎么能干这种事,这还是个未成年啊!

最关键的是,指不定她妈就在旁边看着呢……

我缩手抽身,决定离开这张‘是非之床’。

但小煤球却像只粘人的猫,我挪开一点点,她就粘上来一点点,最后一声哼唧,干脆把腿也搭了上来,整个人化身条八爪鱼,紧紧的将我缠住。

艰难的咽下一口唾沫,我企图用这口唾沫熄灭掉心头的火焰……

这小煤球昨晚上不知道是干了啥,把大衩子都踢到了一边,现在就剩一件极不合身的白T,宽大的下摆遮到大腿,往下一片白皙玉润,凝脂如霜。

最要命的是,那两条腿现在就紧紧的缠在我身上。

这日子是真没法过了啊!

我强迫自己转过头去,一点点的把她从身上扒拉下去,然后逃也似的冲出房间。

直接冲进卫生间冲了个冷水澡,降火。

洗漱完出来,就发现小煤球也起来了,正揉着惺忪的睡眼,站在卧室门口,仰头望着门上的血手印。

等等,血手印!

我皱起了眉头,立马上前。

怎么又出现了……

片段闪回,我想到昨晚,半梦半醒间听到的拍门声。

到底是什么东西,每天晚上都来拍我的门,它到底想干什么??

让小煤球去洗漱,我转身拎了绿沉枪,直接下楼又往地下尸库去。

锁链和铁锁都还挂着,但上面已经出现了一些剐擦痕迹。

就仿佛里面的东西暴躁着出不来,外面还有一个东西,在试图着帮它开锁……

我的额头浸出一丝冷汗,还是那个问题,地下尸库的东西没有出来,那门上的血手印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莫非这殡仪馆里,真的还住着第三位‘朋友’?

紧接着,我立马想到了昨晚上的游戏,那个诡异的影子……

“三楼!”

毫不犹豫,我拎着绿沉枪,立马又朝着三楼冲去。

设计上的原因,三楼的楼梯间没有窗户,即使现在是白天,整个楼梯间依旧昏暗不清。

我把灯打开,一步步往上走去。

第13级台阶已经消失,只有楼梯上的灰尘,还印着我昨晚留下的脚印。

在拐角向上的那段台阶上,还印着一列血足印,格外扎眼。这是昨晚秦丽人留下的。

我仔细辨别台阶上的足迹,发现除了我和秦丽人,还有第三个人的脚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