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仓库、纸人

我确定这不是小煤球的,因为昨晚小煤球走到转角处就停下了,根本没上来。

而且,这第三种脚印是赤脚,昨晚小煤球穿了鞋的。

虽然昨晚秦丽人也是赤脚,但是她的脚印带着血,一眼就可以区分出来。

这个赤脚没有血迹,但脚印却有些怪异,像是人的,但又有一丝古怪……

具体我说不上来,但根据脚印的朝向,可以判断,它在楼梯间有过完整的往返。

它是先下来还是先上去的,我不确定,但脚印到二楼就消失了。

因为到二楼就没有灰尘了,无法判断它是进入了二楼生活区域,还是去了一楼,甚至地下尸库。

而这脚印的源头,显然就是三楼仓库……

我停留在仓库门前,这扇防盗门已经恢复了正常模样,但不知是不是心理因素,我的脑海里仍浮现出昨晚,它缓缓蠕动的暗红色,以及深渊般的恐惧感。

进,还是不进?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打开了挂锁,攥紧了绿沉枪,轻轻推门,走进。

啪——

我打开了灯,入目,一片说不上来的诡异。

三楼用作仓库,堆积着许许多多的纸人,纸马,花圈,棺材等丧葬用品。

父母生前都是把这些东西分门别类,整整齐齐堆放好的,可现在全部都凌乱不堪,乱成一团。

不!也不能说凌乱,就是所有的东西都离开了原来的位置,横七竖八的满屋子都是……

注意,全部都是站着的!

感觉就像是,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它们就全部活了过来,然后在这荒弃的三楼仓库里,尽情的开着party。

莫名产生这样一个荒谬的想法,我的潜意识居然没有驳斥,就仿佛真相本就是这样。

呲呲——

瓦斯灯泡许久没有使用,电路有些老化失灵,灯光变得十分的不稳定,忽忽闪闪。

我环视着满屋子的纸人纸马,心里隐隐生出一种荒诞的错觉……它们好像都在看着我?

这种感觉绝对说不上美妙,我立刻打消了把它们恢复原状的念头,并且果断转身就打算下楼去。

可我刚一转身,一个纸扎童女忽然就倒在了地上。

我本能地看过去,犹疑一下,还是走过去,把它扶了起来。

纸人面带笑容,惨白的纸脸上点着一道红艳艳的嘴巴,还有两抹淡淡的腮红。

灯泡忽闪,明暗一瞬,像是它的眼睛眨了一下。

我心头一阵发毛,放下它,果断退出了仓库。

出来,我把门带上的瞬间,里面又传来一声细微响动。

我的动作随之一僵,想心不定,缓缓凑近了猫眼,朝着里面窥去。

只见刚刚被我扶起来的那个纸人,现在又倒在了地上,准确的说是倒在出来的通道上,面孔正朝着我。

隔着猫眼,它似乎冲我一笑。

再看其他,不觉间,所有的东西都转过了身来,全部都冲着我笑……

这渗人的一幕,看得我头皮一阵发麻,攥紧手里的绿沉枪,转身就往楼下跑去。

回到二楼客厅,我连忙接了杯水,仰头就灌了下去,仍是心有余悸。

三楼有古怪!

有大古怪!!

看来回头还得找把大锁,把三楼的门也加固一下才行……

心头暗暗打定主意,眼角余光却瞥见小煤球端着一盆水从卧室方向过来,然后去了卫生间。

我注意到那盆水有些泛红,里面还泡着一张抹布。

这破丫头大清早搞什么飞机??

我一阵狐疑,到卫生间门口瞄了眼,她正在搓洗染红的抹布,动作生疏又笨拙。

没来由地,我想到了一个可能……

不动声色走回卧室门口一看,果然,门上的血手印被清理掉了。

没看出来,这小煤球还是挺勤快的嘛。

嗯,值得褒奖。

我点点头,又回到客厅,拿出电水壶,开始烧水准备泡杯面。

饮水机本来是可以烧,但一次也烧不了多少,留着给小煤球吃药可能差不多。

把水烧开,我一口气直接泡了八桶。

小煤球把抹布和盆清理干净,没等我叫她,自觉的就过来乖乖的坐下了。

吃完杯面,又哄着小煤球把药吃了,然后准备出门。

得带她去买几身合适的衣服,还得再买一些杯面屯起来才行。

昨晚洗的病号服还没干,现在小煤球只能穿着我的白T和大裤头上街了。其实她本身长得就好看,穿啥都好看,就是有些大的离谱……

很快下楼,锁好门窗,我把小电驴从车棚里推出来,只有一个头盔。

没办法,我只能又去找了一个安全帽,给小煤球戴上。搭配她这一身宽大的体恤和裤头,像极了马上要赶赴工地的搬砖人。

不过工地上哪有这么娇滴滴的小姑娘,总之这一身搭配就很戳笑点,我是硬憋着没笑出声。

在小煤球不满的注视下,我立刻摆正了脸色,当先跨上车去,然后让她坐到后座,出发。

十多分钟后,我们进入市区。

本着勤俭节约过日子的想法,我打算带着小煤球随便找个地摊解决一下就可以了,结果这妮子一脸嫌弃,把头撇开,连正眼都不看一下。

得!谁让咱摊上了呢?

没办法,只能往市中心去,准确的说是往大学城那边。

大学城东西都比较实惠,而且款式类型也比较多,毕竟主要客流都是学生。

半个小时后,我把小电驴停在了大学城外,准备带着小煤球进商场去逛一逛。

这两年来,小煤球应该还是第一次接触这么多人,面无表情的小脸儿下透出几分紧张,隐隐又带着几分好奇,一双眼睛不停的东张西望着,小手紧紧拽着我的衣角,一点也不肯放松。

其实我也怕她走丢,拽着也好。

“走吧,进去看看。”

今天周六,学生和上班族都是难得的双休,商场里的人也是格外的多。

小煤球跟在我的身后亦步亦趋,对周围的一切都充满了好奇,又带着几分紧张的戒备。

尤其是她这一身穿搭,惹得不少人侧目观望,而每当有人看过来,我都能感觉到她身子明显的紧绷,拽着我衣角的小手也格外用力。

犹豫了一下,我主动牵住了她的手,试着给予她一份安全感。

她没有抵触,紧绷的身子也稍稍放松了几分。

我打算带着小煤球去二楼逛逛女装,结果前面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人群当中忽然爆发出一股热潮,一窝蜂的朝着前面涌去。

密密麻麻的人群瞬间拥堵,我能感觉到小煤球一下子的惊慌,我忙把她护住,避免被人群冲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