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小煤球吃醋了??

拥挤的人潮带着我和小煤球一起往前涌去,最后在一楼中心区域停了下来。

围绕着商场中心的舞台,周围拥堵的水泄不通,人山人海,每一个人都在热情的欢呼,闪光灯啪啪的响个不停。

我发现,拥堵着的绝大部分都是学生。

朝着台上看,一个女生拿着话筒,正在主持着一场开业活动。

那女生气质格外出众,一身酒红色的小西装,把高挑的身材凸显的淋漓尽致,同样酒红色的头发盘在脑后,干净中又添了几分明亮的色彩。

她的五官标致,带着大方又得体的微笑,第一眼说不上惊艳,但细看就很有一种出众的气质,属于耐看型,而且越看越觉得赏心悦目。

最关键的是,我认识她……

正看着,忽然感觉手臂一痛。

嘶——

我低头一看,小煤球正愤愤的咬着我,小脸儿上写满了极度的不满。

“疼疼疼疼疼疼疼!!!”

小煤球哼唧着松开了嘴,一双幽怨的眼睛看向了台上,透露出一股子浓浓的敌意。而且摩拳擦掌着,作势就要冲上去。

我连忙伸手,一把将她拎了起来,像只八爪鱼。我是真怕她一言不发冲上去就把人给咬了……

“大姐你又要干嘛?”顾不得手臂上的疼痛,我一脸警惕的看着小煤球。

不知道是不是在生我的气,她从鼻子里轻轻哼了一声,没有理我。

“咱就买个衣服,人在台上也没招惹咱,犯不着逮着个人就咬吧?”

还是没理我,看来确实是在生气。

不过我就纳了个闷儿,好端端的我又没招你惹你,这又是生的哪门子气??

二十多分钟后,活动终于结束,人群开始散去。我拉着一脸闷气的小煤球,准备继续去二楼。

“嘿,李让。”

刚走出去几步,就有人追上来,轻轻拍了一下我的后肩。

我转过身,看清来人,就是刚刚台上那个女生。

“真的是你啊!”女生有些惊喜:“刚刚在台上我就看到你了,但是人有点多,我不太确定是不是你。”

“嗯。”我点点头,算是打招呼:“好久不见。”

“确实好久都没见到你了,你好像变了很多诶。”

“是吗。”我有些狐疑,不会是被看出来什么了吧。

“嗯嗯,变帅气了。”女生掩嘴轻笑。

我摸了摸鼻子,有些不好意思,正想着该怎么答复,主持台那边就传来喊声,是叫这女生过去。

“你等我一下哦,我去把服装换了就来。”

女生对我说完一句,忙应着跑回去。

我都还没搭上话,紧跟着手臂上又是一痛,我嘶的一声,反手又将小煤球拎了起来。

这破丫头,小脸气鼓鼓的,极度不满的看着我,我满肚子的火气,一下子又蔫了。

惹不起……

不过我转念一寻思,这破丫头,该不会是在吃醋吧???

我狐疑的看向她,她赌气的把头别开,看向别处。

啊这……

似乎有些不太妙啊。

其实我跟这女生并没有什么,只不过是以前认识,然后我父母资助过她。

她叫吴洙瑶,跟我同届的,就读于泸港市师范大学。我学的汉语言文学,而她是经管类,还是个学霸,记得她是直接保研来着。

不过毕业后,她却做了一个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的决定,没有继续读研,也没有去任何公司,而是自己开了一个宠物收容所。

按理说,以她的履历,就算不考研,要找一份高薪工作也是非常简单的事,可谁也想不通她为什么会选择这样一条路。

宠物收容所也不是那么好开,得需要场地,需要医疗,需要护理等等,她一个女孩子办起来多少有些吃力。

后来是一次无意,我跟家里提起这个事情,父母主动提出资助,也算是帮了她不少的忙。

其实被我父母资助过的人不少,但她确实是让我们全家印象最深的一位,可能也有部分原因是因为她那份与众不同的气质吧。

在大学时候,她就曾连续四年被评为“泸院最美主持人”,据说还是商学院的院花,不过这些我没怎么关注。我们的关系大概也就是认识,最多她再对我家有点感激。

很快,吴洙瑶就已经换好了衣服出来,一件浅色卡通印花短袖,一条卷边阔腿牛仔裤,一双ins小白鞋,一个白色小方包,头发梳成一个丸子,比之刚才台上的那一份气质干练,现在更多了几分甜系休闲。

“怎么换啦,刚刚那身还挺像那么回事儿,职场女强人。”我率先开口打趣。

“那是主办方提供的,穿完当然得还回去啊。”吴洙瑶笑的格外亲和,尤其是注意到了我身边的小煤球:“这位是?”

“啊,这是,是我妹妹。”我直接无视小煤球快要暴走的目光:“你叫她楠楠就行。”

“楠楠真可爱,不过还从来不知道你有个妹妹。”吴洙瑶说着,想要伸手摸摸小煤球的脑袋,却被小煤球一下子躲开了。

“咳…这是我一个远房表妹,第一次来城里,有些怕生。”

“这样啊。”吴洙瑶点点头若有所思,然后打开包包拿出一袋糖果来:“楠楠不要害怕,我是你哥哥的好朋友,你叫我瑶瑶姐就可以啦。”

小煤球没有理会吴洙瑶的话,糖果却是委实不客气的接了下来,然后看着人家还一脸敌意……

我赶紧干咳两声打圆场:“咳,那个,你刚刚在台上是做什么?”

“帮忙主持一个开业活动,他们会付给我两百块钱的酬金。”

“那还挺不错。”

“嗯嗯,这还是一个师妹帮我联系的。”吴洙瑶说着冲我一笑:“这个师妹说不定你也认识。”

“我也认识的?”我想了一下,并不记得认识什么师妹,还有这种渠道的,那更没有了。

“就是你们人文学院的,沈悦宁。”

“哦哦,听说过。”确实听说过,是个校花来着,家里好像挺有钱。

“对了,你们今天来做什么呢?带妹妹逛街吗?”

“嗯,带她买点衣服。”

吴洙瑶闻言,往小煤球身上一看:“确实应该买一些,这么可爱的女孩子,就应该打扮的漂漂亮亮的。”

说着看向我,话锋又一转:“不过你这个当哥哥的,会挑女孩子的衣服吗?”

我习惯性的摸鼻子:“这个嘛,看看再说咯。”

“好啦,走吧,我跟你们一起,正好我也要买点东西。”

“那就麻烦你了。”

“跟我还客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