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日常游戏:「镜中人」

23:30。

闹钟准时响起,我立刻睁眼。

先去卫生间冲了把冷水脸,清醒了许多。

出来又泡了两桶杯面,下午回来还没吃晚饭,现在将就着应付一下。

吃完收拾好,时间已经来到了23:54。

最后六分钟,我在沙发上坐下,缓缓的调整呼吸,尽量把身体状态调整到最佳。

终于,墙上的挂钟咔嗒轻响,时针分针同时指向12。

「寿命剩余」的‘10’,慢慢变成了‘9’。

同时,手机传来一股震动。

日常游戏,已刷新。

“游戏:「镜中人」”

“你能确定,当你转身后,镜子里的你也会转身吗?”

“游戏要求:午夜12点后,准备两面镜子,一前一后放置,身后的镜子上用红笔画一只眼睛,再点燃一支蜡烛放在身前,最后准备三张纸片人,每一张都从中间划分一条红线,然后对着镜子沿着红线撕开,同时口中要呼唤它快出来。”

“提醒:游戏过程中什么都可能发生,但无论发生什么,游戏完成之前,千万不要回头!”

看完游戏玩法介绍,我心里不得不赞叹,这个游戏设计者,对人类恐惧心理的把握十分到位。

镜子本身就属阴,通常我们对镜子,都很容易产生一种联想心理,总忍不住担心万一里边的人和我们的动作不一,或者照出来的根本不是我们自己。

而这个游戏采用两面镜子,一前一后放置,尤其是身后的镜子上还画着一只眼睛……

一般来说,我们对背后的安全感本就十分缺乏,这是生理与心理的双重本能。

尤其是在进行这样一种“灵异游戏”,心理上本就处于一种紧张状态,加上对镜子和眼睛的联想,背后更是如芒刺在背。

哪怕现在都还没进行游戏,我都忍不住想回头看身后了。

而游戏最后又提醒,‘什么都有可能发生,但千万不要回头看’。可以说这前前后后的心理暗示,拿捏的非常到位。

我不禁苦笑,今晚注定又是一个‘会客’之夜。

闲话少说,游戏总归是要完成的。

接着,我便起身去准备道具。

这个游戏没有限制场地,我决定去我妈的房间进行。

因为她的房间里有一个梳妆台,本身就带着一面比较大的梳妆镜。

我又去找来一面穿衣镜,镜面相对着梳妆镜放置,中间相隔了1m左右。

按照游戏要求,我在穿衣镜上画了一只红色的眼睛,再找来一只蜡烛放在梳妆台上。

最后就是纸片人,这个还得现做,先用笔在白纸上勾勒形状,再用剪刀裁剪下来,同样按照游戏要求,准备了三个。

其实三楼仓库倒是有不少的纸人,但都是纸扎人,换言之都是三维立体的,而这个游戏需要的是二维平面的。

话又说回来,真要我这会儿上三楼仓库去拿纸扎人,我估计也没那胆……

昨晚诡异的事情,以及今早上去时的场景,到现在都还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

把所有道具准备好,就已经12:37了。窗外一颗星星也没有,天气沉闷得很,要下暴雨了。

为免等会儿蜡烛被风吹灭,我先检查了一遍门窗,全部关好,再把窗帘也拉上。

回到梳妆台,然后拿出手机,打开了飓风直播。

一打开,一波水友就涌了进来。

寡人卖个萌:“前排围观!每天晚上一个做死小游戏,今晚又开始了!!”

老道求包养:“后生,听老道一句劝,活在这脏兮兮的人世间,对有些东西还是要保持些敬畏。赚钱重要,但命更重要啊!”

巧克力味棒棒:“主播哥哥,自从看了你的直播,现在楼梯不敢走了,一个人都不敢睡觉了,我不管,你赶快来陪伦家/害羞~”

【打酱油的飘柔送出一顶皇冠!】

【咬耳朵的师太送出一把大宝剑!】

【……】

“各位朋友晚上好,我就闲话少说,给你们看下,这是今晚我要进行的游戏挑战。”

“三个纸人,两面镜子,一只蜡烛,这个游戏叫做「镜中人」。”

“游戏具有一定危险,请勿模仿!”

简单的说了两句,我把手机放在一旁,可以拍摄到我的侧身,以及两面镜子。

至于绿沉枪,为免被拍到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我提前把它放在地上的。

接着,我把蜡烛点燃,关掉灯。

游戏,正式开始。

轰隆——

窗外开始滚动闷雷,忽而一道电光照得窗帘一亮。

我坐在梳妆台前,屏气凝神,尽量不被窗外的动静分心。

蜡烛的火焰幽幽微微,照着镜子里的我,有几分说不上来的古怪。

由于我的身形遮挡,从面前的镜子里也看不到身后镜子里的我,这在某种程度上,已经勾起了我的想象。

我拿起第一张纸片人,微微抬手,对着梳妆镜,沿着纸片中间的红线,从头到脚,开始慢慢撕裂。

“出来吧……”

按照游戏要求,我的口中开始呼唤,即使我也不知道是叫谁快出来。

大概三十秒,我撕开了第一张纸片人,并没有任何异常发生。

心头微微松了一口气,当我拿起第二张时,背后忽然吹起一股冷风。

一瞬间的寒意,侵肌入骨,我的背后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我隐隐感觉到一股注视的目光,就在身后,冰冷的盯住了我。

我咽了口唾沫,强忍着回头的冲动,打算加快速度,赶紧结束。

“出来吧……”

“出来吧……”

“出来吧……”

撕开第二张的速度,明显比第一张要加快了些,其实我很想直接一下就撕开,但又担心游戏判定作弊,或者通关不达标,到时候再来个惩罚就更麻烦了。

直到第二张完全撕开,身后的冷意已经使我汗毛倒立!

窗外的闷雷时而落下,滚雷声中夹杂着一阵细微响动,我很确定是从身后传来的。

就好像,有什么东西正从我身后的镜子里,奋力的钻出来……

而我面前的镜子,也似乎发生了某种变化。

烛光映照下,镜子里的我变得古怪至极,明明还是我的五官,但又有一种离奇的错觉,好像他并不是我。

或许是光的角度问题,从下往上,所以镜子里照出的面颊,上部分笼罩在一片阴暗之中,尤其是那一双眼睛,阴冷的像是一条毒蛇,目不转睛的盯住了我。

我试着稳住心神,赶紧拿起来第三张纸片,准备迅速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