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镜子里是谁?!

“出来吧!”

“出来吧!”

“……”

随着我的呼唤声,面前镜子里的我,开始缓缓前倾,阴沉的面颊逐渐靠近,感觉下一秒,他就要从镜子里站起来一样!

啪嚓——

一声清脆的破碎声响,一瞬间把我的神经绷到极致!

是身后!

身后的镜子,碎了!

在这死寂的房间里,一丁点的动静都格外的清晰,而这镜子破碎的声音,立马让我心头狂跳。

本能般的,我想要回头看。

但是现在回头,是不是意味着游戏就失败了?

手中的纸人,还剩下一半。

我绷紧了全身,手上加快了些微速度,从头到脚逐渐撕开,口中的呼唤却是无意识的越来越急!

轰隆——

窗外又是一道滚雷落下,巨大的雷声滚荡中,卧室的房门外传来砰砰两声巨响。

有东西在撞门!!

而我面前镜子里的自己,整个前身都已经撑在了梳妆台上,镜子里的蜡烛变成了森然青色,照着他的脸颊铁青一片!

它像是顶着一股巨大的力量,慢慢地站了起来,铁青的脸越靠越近,直到抵在了镜面上!

紧接着,镜面被顶起来一个脸型的轮廓,一点点向外凸出,梳妆台上的蜡烛剧烈摇晃!

它要破镜而出!!

纸片人还剩下最后一点点,我一咬牙,一下子全部撕开!

毫不迟疑,撕开瞬间,我一把抓起了地上的绿沉枪,猛地就朝着面前的镜子上砸去!

砰嚓!!

绿沉枪准确无误的砸在镜面凸起的脸廓上,整面镜子立刻碎裂,隐约中,我听到一声不甘的嘶吼!

没有丝毫停顿,我立马回身又是一击,身后的镜子也应声而碎,哗啦散落一地。

甩动绿沉枪带起一股猛烈的风,蜡烛一下子就熄灭掉,一旁的手机也被打到了地上,瞬间黑屏。

同时窗外一道闪电划破,窗帘上印出一道女人的身影!

“又是她!”

一眼我就认出来,这就是周三那晚,在我的卧室窗帘上出现的那道人影!

电光一闪而逝,房间又陷入一片黑暗。

我攥紧了手里的绿沉枪,决定退到门边把灯打开。

可我刚准备退步,地上的手机忽然长震,碎裂的屏幕亮了起来。

我一把将它抓起,来电显示,吴洙瑶!

这个点打电话来……

我心头微微一凝,莫非小煤球又闹了?

确认接听,我还没来得及问,电话那头就传来吴洙瑶虚弱又惊慌的声音。

“快来……救楠楠!”

话音还没落下,电话那头又传来一声巨大的响动,手机里只剩下一阵嘟嘟的忙音。

来不及细想,我收起手机,拎起绿沉枪立马就冲下楼去。

跨上小电驴,马力直接拧到最大,风急火燎就朝着宠物收容所赶去。

路上风吹的很大,这是暴雨的前奏。

闷压的空气躁动不安,我的心头比狂雷更急切,同时疯狂祈祷,一定要撑住!

当电话被挂断的那一刻,我就意识到我忽略了什么……

余海平!

“撑住!一定要撑住啊!!”

很快我就冲进了市区,直奔三环。

半个小时后,我一个急刹,停在了宠物收容所门口。

门店的灯牌亮着,门却大开着,里面一片漆黑。

我一把拎起绿沉枪,一头就冲了进去,放声大喊。

“小煤球!”

“瑶瑶!”

“你们在哪儿?”

轰隆——

窗外炸雷滚动,门店里亮了下。

屋子里桌椅掀翻在地,许多的宠物笼子被破坏,好几只猫狗淌着血,气若游丝。

“余海平,有本事你冲我来!”

我愤怒的嘶吼,把一楼区域找了个遍,一个人影都没有。

没有片刻停留,我立马又朝着二楼冲去。

我不敢想象,小煤球和吴洙瑶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一定要把余海平那王八蛋碎尸万段!

一楼用作店铺,二楼作为生活区域,我一上来,入目仍是一片混乱。

“瑶瑶!!”

在翻到的沙发后面,我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吴洙瑶,从她的右肩到左腹,被撕裂出三道深可见骨的爪痕,鲜血淋漓!

血泊之中,还躺着一条头颅碎裂的大金毛,吴洙瑶用仅存的力量抱着它,双眸紧闭。

我扑过去,将吴洙瑶失去垂危的身子抱起,不停地呼喊着她。

她费力的撑开眼皮,眸光逐渐暗淡,沾满鲜血的手指,颤巍巍指向破碎的窗口。

“快…救…楠楠……”

我跟着看向窗外,大滴大滴的雨水已经砸落下来,我的一颗心也沉到了谷底。

然后一咬牙,我将吴洙瑶放在了旁边沙发上,拉过一条薄被盖在她身上,迅速打了个120。

“瑶瑶,你再坚持一下,救护车马上就来了!”

我蹲在沙发边用力握着她的手:“我得去救楠楠!”

吴洙瑶已经说不出话来,只是微不可查的点了下头,手上用着最后的力气把我往外推。

我知道她的意思,现在也没时间给我犹豫,我一把拎起绿沉枪,一个冲刺直接从破碎的窗口跳了下去。

这是二楼,距离地面三米多高,我跳下来顺势一个滚身,化解掉了冲力。

这个窗户跳下来,位于收容所的后面,摆在我面前的是一条阴暗逼仄的巷子,东西贯通。

我不知道余海平走的是哪一边,而且两边延伸出去,还有无数个岔巷。

就在我一筹莫展时,西边巷子深处,忽然传来一声惊叫。

没有任何犹豫,我立马化作一支离弦的箭,飞速朝着那边冲过去。

很快拐过几条巷子,我冲进一条死胡同。

而就在这胡同里,我发现了他们的身影!

可当我看清里面的情形,我的脚步又一下子生根,僵在原地。

就在前面,小煤球面无表情的垂手站着,身上还穿着白天新买的白纱睡裙。

而在她身后,秦丽人一身旗袍,手中的刀尖滴着血,冰冷地看着地上哀嚎的男人……

那男人,正是余海平!

余海平的两条手臂翻转着,准确的说,他的四肢都呈现出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扭曲着,像是刚被一股巨大的力量生生掰断!

断裂的骨茬间,那诡异的肉芽涌动着,试图着将断裂的四肢修复。

我赶紧给魏哥发了条紧急短信以及定位,然后拎着绿沉枪一步步逼近上前。

哀嚎的余海平,四肢扭曲的像是丧尸,抽动着竟然爬了起来,四肢着地,整个身子倒过来!

他的眼睛已经没有了人的特征,两团黑漆漆的空洞,嘴角裂着,锁定住了我。

紧接着,化身一头捕食的饿狼,猛地就朝我扑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