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你的生命倒计时

过了许久,我终于还是没忍住,打破了沉寂。

“你的伤,怎么样了?”

吴洙瑶怔了一下,轻声答复:“医生说已经在愈合了。”

我点点头,看来昨晚的续命卡确实有效,几乎划破内脏的重伤,这才一天,竟然就可以行走自如了。

“还痛吗?”

神使鬼差,我又问了一句,不过话一出口,我就想给自己一个大嘴巴子。

这他喵问的不是废话吗!

吴洙瑶轻轻点了点头,不过紧接着又摇头,小声的说了一句:“不痛了。”

我知晓她的性子,没有戳穿她,也没有再继续追问下去。

不过这样一来,气氛一下子又陷入了沉默……

正当我犹豫着要不要再说点什么,吴洙瑶却主动开了口。

“李让。”

突然叫到我的名字,我还有些没反应过来。

“嗯?”

“我发现,你真的变了好多。”

吴洙瑶转过头来看着我,目光平静的让我感觉到一丝的不自在。

“就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

“有吗?”我下意识的摸鼻子:“我没感觉啊,你看我还是和以前一样喜欢摸鼻子,嘿嘿。”

“是的。”吴洙瑶点头:“你紧张的时候就会下意识的摸鼻子。”

我:“?!”

“所以,你在紧张什么?”

“害,我有啥好紧张的,你一个姑娘家都不紧张,我紧张个屁。”

我打起笑脸,转过头去,避免和她的眼睛对视,摸鼻子的手也僵硬地放了下来。

同时脑子里飞速运转,想起昨晚去收容所的时候,手里还提着绿沉枪,最后急着救小煤球,直接从二楼窗口跳了下去……

她该不会察觉到了什么吧?

或者,昨晚余海平也在她面前显露了什么?

就在我如坐针毡,打算提议返回的时候,吴洙瑶又开口了。

不过却也没再追问,而是说起了自己……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开这个宠物收容所吗?”

闻言,我一愣,然后如实地摇头,等着她的下文。

“在很多人看来,我有一个可以保研的大好机会,就算不读研,也可以轻松拥有一份高薪工作,但是……还有些事情,也得有人去做啊。”

“每次我看到城市街头的流浪猫,或者受伤的狗狗,那种心情我无法跟你描述出来,我也没有能力去改变这个状况,我只能尽我所能,给它们一个家。”

“我们人的一生,从出生到正常死亡,大概有六七十年。普遍来说,猫猫和狗狗只有十来年。我们一辈子可以养很多只猫,很多的狗狗,但它们绝大部分,终其一生,就只有一个主人。”

“倾尽了自己的一生,却被毫不犹豫的抛弃掉……假设宠物和人的世界反转过来,或许你可以试想一下那种感受。”

吴洙瑶面色平静,但我能听得出来,她的声音明显带着一丝颤动,显然她的心绪无法平静。

至于她说的假设,我试想了一下,莫名其妙竟又联想到了我的父母,想到自己现在一个人,和那些被抛弃的猫猫狗狗估计也没什么区别……

兴许是感觉到我的情绪变化,吴洙瑶犹豫了一下,慢慢地伸过手来,轻轻拍了拍我的后背。

我不想表现的这么矫情,于是又强打笑脸道:“搞半天就这个原因啊,我还以为跟电视里那些狗血剧情一样,背后通常都有着个把感人肺腑的故事。”

没想到我这随口一说,吴洙瑶的动作僵了僵,慢慢的又收回了手,低下了头去。

我立马感觉不对劲……

不会真让我说中了吧??

顿时我就想狠狠给自己两个大嘴巴子,哪壶不开偏提哪壶啊这?!

吴洙瑶沉默半晌,轻声开口:“小金是我经历的第二次。”

闻言,我下意识地转头看向旁边的土丘……

“其实,从昨晚到现在我都在想,如果能用我的命来换小金的命那该多好,我本就应该死掉一次的了。”

“七年前是小黑,现在又是小金……如果不是我,它们是不是都会活的好好的。”

吴洙瑶的语气越来越低落,声音越来越小,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

其实真要怪起来,这次的事情,应该怪我才对。

如果不是我的疏忽,把小煤球托付给她,余海平也不会找上门,小金不会死,吴洙瑶也不会……

我沉默的抬起头,看着她头顶上淡淡的红色数字,‘10’,在我的注视下,它缓缓变成了‘9’。

与此同时,我裤兜里的手机传来一股震动。

不用看我也知道,12点了。

游戏刷新!

头顶的数字变化的瞬间,吴洙瑶皱了皱眉头,然后抬手捂住了心口。

我也皱眉,料想应该是伤口发作了。

只是没想到,这倒计时竟然和她的伤口直接挂钩。大概数值越低越危险,疼痛可能也更难忍。

迟疑着,我低声的开口问。

“假如,你的生命还剩下最后9天,你最想做什么?”

吴洙瑶的额头上已经浸出了一层细汗,她抬起头来,认真的看着我,竟然笑了。

“如果真的只剩下最后9天,那我要去动物园看长颈鹿,还要去水族馆看好多鱼,嗯……再去吃一次李记馄饨……”

说着,她一根一根的数起了手指头,发现还有好多好多的事情都没做过,倒也暂时忘却了伤口的疼痛。

说来这数指头的举动,更像是小煤球会做的事。看着吴洙瑶认真细数的模样,月光下的侧脸说不上来的美,我情不自禁地伸手,握住了她的手。

“别数啦,从明天开始,我带你一样一样的去完成吧。”

我被我自己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一跳,吴洙瑶也有些没反应过来,她抬起头,呆呆地对视着我的眼睛。

足有好几秒,她轻轻点了点头,嗯了一声,手上也并没有拒绝……

我略微有些尴尬,干咳两声,放开了吴洙瑶的手,下意识的想要起身躲开,却忽略了小煤球还挂在我身上。我身子一动,她差点就摔在了地上,幸亏我眼疾手快一把接住。

这破丫头睡得也是真的沉,哼唧了两声,居然这样都没醒。接着我把她背起来,她就像一只八爪鱼一样,双手双脚紧紧的缠着我。

“已经12点过了,我们也回去吧。”

吴洙瑶点头,然后把短锄和铁锹放进纸箱子里,一手抱着箱子,另外一只手拿着手电,我们一起返回了殡仪馆。